第14章:官如匪

马上记住斗罗大陆小说网,这里有诗和远方www.douluodaluxs.com,若被转/码,可退出转/码继续阅读,感谢支持!

二蛋他娘的叫声惊动了在吃早饭的酒坊伙计们,众人纷纷跑出来。

“怎么了,喊什么。”二蛋他爹紧张的问道。

“他爹,大伙快去掌柜的屋里看看,掌柜的屋里没人,被翻得乱七八糟,柜子也给砸了,好像出事了。”二蛋他娘气喘吁吁的说道。

众人一听立刻往坡上掌柜的房子跑去,可到了院子门口,人们又都停下了,掌柜的有麻风病,他们平时都不接触掌柜的,怕染上病,就连坡上这间房子都很少过来。

众人眼睛纷纷看向罗汉。

罗汉是酒坊的工头,岁数最大又懂酿酒,在这群人中说话最有威信,罗汉瞅了一眼大伙,硬着头进去,嘴里还喊着:“掌柜的,掌柜的你在吗。”

房子里根本没人回声。

罗汉走进屋里,看到桌子翻在炕上,柜子被砸了,乱糟糟一片,一副被蹂躏过的样子,知道出了大事。

伙计们心里也是好奇,从墙头往里巴望。

罗汉走出来,瞅瞅大伙沉声说道:“怕是真出事儿了,咱们分头在附近找找,看能不能找到掌柜的。”

“那要是找不到呢。”有伙计问道。

“找不到就报官,掌柜的丢了,咱们可不敢瞒着。”罗汉道。

人撒下去整整找了半天,可根本找不到李麻风的踪迹,最后罗汉只能带着几个人去城里报官。

这可是大案,高密县穷,十八里坡酒坊也算是有名的地方,警察局长钱东来亲自带着七八个警察赶过来,钱东来骑马,当兵的只能跟着跑,十八里路跑的这些人气喘吁吁。

钱东来作为警察局长,轻易是不出来的,不过这次他却来了,那是因为他心里打着小算盘,这家伙是有名的贪财又好色,十八里坡酒坊经营这么多年,他想看看能不能在这里刮一笔。

停在李麻风的房子前,钱东来不敢进去,这可是麻风病住的地方,他贪财但更惜命。

“你,还有你,你们两个人进去查看现场。”钱东来指着两个巡捕说道。

那两个被指到的家伙一脸苦色,可又不敢违抗命令,只能硬着头皮进去,大致扫了一圈,什么也没敢碰,不到两分钟两人就跑出来了。

“报告局长,人没了,有被抢劫翻动的痕迹,怀疑李麻风是被人掳走了。”

钱东来心里骂两个人废物,这些东西报案的伙计们都说了,还用他们看吗。

“能看出是什么人做的案吗。”钱东来问道。

两个巡捕对视一眼,心说我们怎么知道,硬着头皮道:“估计,是土匪做的吧。”

两个家伙这是纯属胡说八道了,随便糊弄过去再说。

钱东来看向酒坊伙计们,“你们昨晚可听到什么动静。”

伙计们站在一块,有些战战兢兢的,他们都是平头百姓,最怕见官,因为在他们心中,当官的都不讲理。

“没听到什么动静。”

“嗯,我们睡的挺死的,什么也没听到。”

几个人七嘴八舌的说道。

钱东来扫了一圈,看到门上贴的喜字还是新的,问道:“这喜字怎么回事啊,酒坊最近有喜事儿?”

罗汉道:“回局长话,前几天掌柜的娶了亲,新媳妇三天回门,老板娘昨天一早回娘家去了,还没回来。”

钱东来眼珠一转,说道:“三天回门,这里就出了命案,这里面有蹊跷啊,那个新媳妇有很大嫌疑,你们几个,去把那个新媳妇给我抓来,本局长要好好审审。”

四个巡捕带着一个认路的伙计,一起赶往九儿娘家去抓捕九儿,此刻九儿刚刚和他爹吵了一架,独自骑着毛驴回返十八里坡,在半路上两帮人碰上,警察直接将九儿压了回来。

钱东来看看有些惊恐的九儿,暗自摇了摇头,心说:“长得真不赖,可惜啊,被李麻风睡过了,李麻风临死还弄了一个好女子,要不是和李麻风睡过,老子一定把这女人弄回去用几个月。”

钱东来一脸官威,沉声说道:“说,是不是你想要谋夺李家财产,和人串通谋害了李麻风,要不然怎么会那么巧,刚结婚几天李麻风就被人掳走,生死不明。”

九儿吓得脸色发白,可还是硬撑着说道:“局长老爷,我真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我回了娘家,住了一晚就回来了,其他的,我什么也不知道啊。”

“哼,这点小伎俩,在我面前根本不管用,来人啊,抓回城里严加审问,我就不信问不出同伙。”钱东来喝道。

几个巡捕上去按住九儿,九儿吓得不住挣扎,“局长大人冤枉啊,我没有害人,我真的没有害人。”

可就算她性子烈了些犟了些,终究只是一个乡下女子,哪见过这种阵势,烧酒坊的伙计们更是不敢动,不过心里都叹了一声,九儿落到官府手中,想要好生回来怕是难了。

九儿被带走,当晚就被投入女牢,九儿抱着腿窝在墙角的茅草上,身子不住颤抖。

到现在为止,她都不是很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
十八里坡酒坊,

一群伙计在炕上或坐或躺,有的抽旱烟,有的捏虱子,有的抠脚丫子,二蛋他娘把笸箩放在腿上,一下下的纳着鞋底。

罗汉扫视一群人,磕了磕烟袋锅,说道:“这事儿,咱们不能见死不救,东家的生死不明,老板娘入了大狱,咱们必须想想办法。”

二嘎子把一个虱子用指甲盖挤爆,皱着眉说道:“咱们只是伙计,给东家干活,能有什么办法。”

罗汉又按了一锅烟丝,说道:“把老板娘先救出来。”

“怎么救。”二蛋他爹问道。

“花钱,那钱东来是高密县有名的贪财鬼,那家伙就是想要敲诈一笔钱,如果咱们不去捞人,老板娘肯定出不来,只要钱使到了,把人弄出来问题不大。”罗汉道。

“可是咱们哪来的钱啊。”大壮问道。

“东家屋里或许还有钱吧。”二壮说道。

“有个屁的钱,估计早被土匪搜刮走了。”大壮道。

“罗汉大哥是想让咱们凑钱吗,咱们那三个半大子,估计连警察局的门房都通不过去。”二蛋他爹道。

众人沉默。

罗汉点上烟,吧嗒吧嗒抽了几口,看着如豆的灯火说道:“或许有别的办法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