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3章:离开海岛

马上记住斗罗大陆小说网,这里有诗和远方www.douluodaluxs.com,若被转/码,可退出转/码继续阅读,感谢支持!

划着木筏来到海上,江浩心里还有一丝丝期待,再次吹响海螺号,可惜,并没有一个欢快的身影跃出水面。

看着大海,江浩喃喃道:“小米,希望你能快乐的活着,等长大后做了妈妈,也生一个像你一样可爱的小姑娘。”

“对了,记住千万不要去日本海,那里有一群丑陋的家伙专门捕猎海豚!”

“希望你能平安一生。”

......

一天,

两天。

一月,

两月。

一连几个月过去,江浩过着最原始的生活,头发蓬松的像狮子绒毛,胡子已经可以碰到胸口,完全就像一个野人。

几个月过去,可仅剩的那一点孤独值始终不能完成,卡在99%上。

站在木筏上思索,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,最后,他做出一个决定。

离开海岛!

不能再等了,自己在岛上已经生活了一年时间,恐怕最后完成任务的契机并不在这里,是时候离开了。

这是最后一搏,如果不成功,就算承认任务失败退出也无妨了。

“接下来,我要为离开做准备。”

江浩说完狠狠把长矛射入海中,等拉上来时,长矛上已经多了一条十公斤左右的大鱼。

既然要离开,就要做一个更大的木筏,这之前江浩就已经做了准备,他已经伐了几十颗椰子树,现在已经晾干了。

至于绳索,江浩也准备了不少,用来捆扎木筏。

对了,还要有一个风帆,他记得电影里,查克在海岛上住了四年,最后飘来一块大塑料板,他觉得这块大塑料板可以做帆,这才萌生出离开海岛的想法。

可是现在江浩并没有这块塑料板。

没有怎么办,那就自己做一个,用什么做,就用藤条编一个风帆出来。

然后就是收集足够的淡水和食物,对食物江浩不是很担心,主要是淡水,他不可能带太多淡水,可在大海上,又无法补充淡水,这是大海上最难的一关。

来吧,开始吧。

把木头全部搬到海边,用冰刀战斧整理好,然后用绳索仔细捆扎,这是一个双层木筏,这样浮力更大,江浩不至于泡在水里。

经过半个月的努力,木筏终于弄好了,下一步,制作藤条风帆,扛着冰刀战斧走进树林,吧能够收集到的树藤全部砍回去,做成大小合适的条开始编织。

江浩准备一次成型,选了一根结实的木头做风帆桅杆,直接在桅杆上编织,这次对江浩来说是个挑战,因为他也是第一次做这种东西,一开始失败了好几次,可最后还是被他弄成了。

藤条风帆大概有5米宽,为了能兜住风,江浩还特意在里面加了棕榈树叶,这样让这个风帆可以有更大阻力。

把风帆安装到木筏上,是可以转动的,用来调整风向,用几条绳子固定住,一个完美的风帆船就造好了。

接下来就是食物和水。

江浩编织了几个封口筐专门用来装食物,只要把这些筐在木筏上固定好,就算有风浪也不怕掉出去。

至于盛水的东西,江浩也找到了一样好东西,那个救生筏。

虽然他救生筏里的气慢慢跑没了,可是江浩却舍不得丢掉他,就在他考虑如何储水时,无意中在山洞角落看到了他,立刻试验了一下,完全可以储水,而且一下子可以存储好多,这下江浩高兴坏了。

从原先的注气口注入水,想喝时,直接从注气口一吸就能吸出来,非常方便,而救生筏内部还可以做床。

水床。

经过这一个多月的努力,终于用淡水把救生筏充满了,这些水,估计够江浩在大海上生活一个两个月的。

自从有了离开荒岛的想法,江浩感觉浑身充满干劲,也不在想之前意志消沉,每天都有干不完的活,心里充满希望。

万事俱备只欠东风,真的是只欠风了。

出海一定要选择时机,南太平洋也有雨季,雨季是风暴肆虐的季节,一定要避开,这些知识江浩在书上看到过,而现在就是雨季的尾巴,再有半个月就可以过去了,所以说,知识不会是没用的。

半个月时间一晃而过,雨季过去了。

江浩发出一声欢呼,“哈哈,老子终于可以离开这破地方了。”

看看山洞,这里全都是他生活过的痕迹,他的那些收藏品没办法带着,只能放在这里,江浩只准备拿走几样东西。

当初在那些邮件里,发现过一瓶香槟酒,可他一直舍不得喝,这次正好带在船上应急,还有就是他在海岛上生活这一年收获的珍珠,他专门做了一个布袋,用绳子挂在腰上。

看着墙壁架子上的那个排球,江浩说道:“威尔逊先生,我要离开了,现在这座城堡由你守卫,你要尽到一名骑士的义务,看护好好城堡和这些宝藏,再见。”

说完江浩提着香槟酒大步离开。

来到海边,树藤风帆插好,然后把救生筏水袋搬上船,四个大筐搬上船,然后用绳子固定好,就算他们掉到水里,也只会浸泡而不会丢掉。

筐子里东西很丰富,新鲜烤鱼、咸鱼干、腌海带、腌蕨菜,几十个木瓜,几十个椰子,如果不出问题,这些食物足够江浩吃三个月的。

江浩看看,已经差不多了。

把两把绳索长矛丢到船上,打掉楔子,木筏下面有几根原木,江浩卖力推着木筏下海,挥挥手,告别这座无名的荒岛,江浩开始了自己的大海旅程,前路不知道会有什么。

虽然有风帆,可木筏行驶的非常缓慢,用了半天时间才看不到原来的小岛,江浩也不急,其实急也没用,他就躺在救生筏水床里,随风逐流。

漂漂荡荡,日升日落,

江浩在海上已经过去了几天时间,这段时间大海还算平静,可飘出来几天,江浩也没有看到船的影子。

茫茫大海,一叶扁舟就像一滴水一样渺小。

现在一切只能看天意,在大海里,面对无尽黑暗,这种感觉让人心生畏惧,江浩默默祈祷,“三清道祖、秦观帝君,请保佑我江浩顺顺利利完成任务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