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0章:你究竟是谁!

马上记住斗罗大陆小说网,这里有诗和远方www.douluodaluxs.com,若被转/码,可退出转/码继续阅读,感谢支持!

如何发展自己的势力?

从政?对他来说不可能。

当兵,那更是找死,现在可是二战时期。

商人,商人就是政府的羔羊,随时可能被屠宰,就算是现代社会也不能避免。

他觉得最适合他的就是发展黑势力,而且作为曾经的日本地下势力头目,这些他也熟悉,更不要忘了,这里是西西里,是黑手党的发源地。

他还有另外一个优势,他本来就是出身黑手党家族,还是“伯纳诺”家族这种顶级家族。

把管家费德勒叫来,江浩问道:“费德勒,现在锡拉库扎镇还有没有黑手党成员存在。”

费德勒有些发愣,不知道伯纳诺先生为什么会问这些,不过还是老实答道:“伯纳诺先生,现在锡拉库扎镇没有黑手党了,整个西西里也没有黑手党了,黑手党得罪了元首,前两年被清洗了好几遍,很多人被关进监狱,有的甚至直接枪毙,就算有逃过一劫的,也隐藏了起来,没人敢再像从前那样明目张胆的行事。”

“真的没有一点残留。”江浩有些不信的问道。

“或许有,但是我不知道,不过我知道在码头,还有一些人聚集,他们之前好像就曾经跟随过黑手党做事,不过现在成了码头工人,过得很潦倒。”费德勒说道。

江浩心思转了转。

“他们平时在哪里聚集。”

“码头老阿雷西欧的那间破酒吧。”

白天,是一个世界,天黑之后,是另一个世界,所以这个世界,是由两个王者统治的。

天已经黑了,来到码头把车停下,江浩下车来到费德勒说的那间酒吧外面,正如费德勒所说,酒吧真的很破旧,脱落墙皮的墙面,掉了油漆的木门。

站到门外,就能听到里面嘈杂的说话时,看起来还挺热闹,江浩推门进去,顿时有很多双眼睛朝他看过来,随后酒馆内变得很安静。

江浩扫视一圈这些人,发现喝酒的有十来个,可这些家伙看向他的目光都不是很友善,江浩对这些根本没有在意,径直走到吧台前。

“给我来一杯酒,啤酒就可以。”江浩道。

老阿雷西欧看到江浩后微微皱眉,接了一杯酒后放在江浩面前,然后似是无意的说道:“年轻人,喝完酒赶紧离开,你不属于这里。”

这不是警告,是劝告。

江浩拿起酒杯喝了一口,味道真的很一般,就在这时,有一个身材高壮的家伙走过来,江浩现在的身高差不多一米九,这家伙看上去比他还要高,而且粗壮的多。

壮汉站在江浩不远处,说道:“看起来是个有钱的家伙,这一身衣服就值几百里拉,为什么到这里来。”

“喝酒。”江浩淡淡说道。

壮汉忽然一笑,对着其他人笑着说道:“这家伙说来这里喝酒,哈哈,”然后又转过头对着江浩道:“既然来喝酒,那不如请我们也喝一杯吧。”

这基本上就是敲诈了。

“可以啊。”江浩满不在乎的答应道。

江浩对着酒吧老板道:“给他们每人来一杯酒,大杯的威士忌。”

老阿雷西欧看看江浩,有些无奈的摇摇头,他已经尽到了劝告的义务,也就没再多说。

“一共35里拉,先付账。”酒吧老板道。

江浩直接拿出两百里拉放到吧台上,顿时有人欢呼起来,“哇哦,这个小白脸还真是个有钱人,今晚一定好好喝一场,我已经好久没喝醉过了。”

“是啊,没钱都不敢喝醉。”

“我要喝干这小子的钱包。”

第一杯酒下肚,人们在欢呼。

第二杯酒下肚,人们很兴奋。

第三杯酒下肚,已经有人开始胡言乱语。

第四杯酒,已经有人耍起了醉拳。

第五杯酒,已经有人喝不下了,江浩端着酒说道,“刚刚是你们要求我请喝酒的,怎么,现在怂了吗,是男人就继续喝,看能不能喝干我的钱包。”

老阿雷西欧看向江浩,忽然觉得自己这次可能是看走眼了,之前他以为这个年轻人是误入狼群的羔羊,可现在看来,很可能是一只过来找事的雄狮。

5大杯威士忌,就是一整瓶烈酒,这些经常泡在酒吧的酒鬼们都未必喝得下,其他人现在都晕晕乎乎的,可眼前这个人却毫不变色,就好像没有喝过酒一样。

而且现在说出的话,已经明显是在挑衅了,恐怕之前的一切,都是他有意为之。

听了江浩的话,有些人怒了,尤其是那个壮汉,走过来指着江浩道:“小子,你算什么东西,竟然敢这么和我们说话,我要让你知道,这里谁说了算。”

“兄弟们,把这家伙扒光,然后丢出去。”

其他人一起叫好,准备抢劫江浩,而且是那种裸抢,钱他们要,就连这家伙身上的衣服鞋子帽子他们都不会放过,这些可都值不少钱呢。

人们包围江浩,

江浩忽然动了,拳头狠狠得砸在一个距离他最近的家伙脸上。

其他人一看羔羊竟然敢对他们伸出犄角,立刻怒了,“敢还手,打死他,然后丢到海里让他凉快凉快。”

嘭嘭嘭!

噼里啪啦~

稀里哗啦~

一群男人围殴一个男人,可结果确实江浩揍了所有人,他步伐灵活,只要有靠近的,一拳打出或者一脚踹出去,立刻有人中招倒地,其他人补上,可很快再次被打倒。

到后来,江浩下了重手,有几个家伙已经站不起来了,壮汉一看怒了,抄起酒吧的凳子就向着江浩砸去,江浩身子一闪躲过凳子,一脚踹翻壮汉。

壮汉立刻起身,从身上掏出一把刀子,可刀子还没出窍,忽然一个黑洞洞的枪口顶在他的额头,吓得他就是一激灵,立刻不敢动了,其他人看到这一幕,也立刻停下动作。

被枪顶着脑袋,壮汉盯着江浩依旧硬气说道,“除非你打死我,打死这里所有人,要不然你走不出西西里。”

江浩轻蔑一笑:“不,我走得出去,这里没人能拦住我,西西里不行,墨索里尼都不行。”

壮汉忽然意识到什么,开口问道:“你究竟是谁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