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8章:治安官很愤怒

马上记住斗罗大陆小说网,这里有诗和远方www.douluodaluxs.com,若被转/码,可退出转/码继续阅读,感谢支持!

“梆梆梆。”

房门被轻轻敲响,费德勒太太打开门,看到一袭黑衣的玛莲娜,露出惊讶表情,随后上前牵住玛莲娜的手关切说道:“哦,玛莲娜,没想到是你,我去参加了尼诺的葬礼,真是令人悲痛,你过来是有什么事情吗。”

玛莲娜沉静的说道:“我来找伯纳诺先生。”

“伯纳诺先生,哦,他应该在画室画画,我这就去通知他你来了。”费德勒太太把玛莲娜领进屋,特意倒了一杯热咖啡,里面放了两颗方糖。

喝了一口苦中带甜的热咖啡,玛莲娜感觉一股热流流入心田,这种感觉好舒服。

江浩听到玛莲娜来了,立刻放下画笔下楼,看到玛莲娜后,江浩笑笑说道:“欢迎你来做客玛莲娜,非常抱歉,刚刚在画画满手都是油彩。”

玛莲娜抬起头,看到江浩穿着一件衬衣,袖子挽起,手上还沾着不少油彩,玛莲娜说道:“伯纳诺先生,我现在需要一份工作,我想我可以做你的模特。”

江浩大喜。

终于迈出一大步了。

这个女人真的很难接近,她敏感而脆弱,电影里,她爱她的丈夫,丈夫的死对她打击很大,可小镇上却没有一个人真正关心她,男人们都怀着各种坏心思接近她,她只能把自己包裹紧。

可最后,打败她的是饥饿。

只要她来到自己身边,江浩就不会再让那种事情发生,最起码不会让她处于饥饿中,为了食物去出卖自己。

江浩看到桌子上那杯已经喝光的咖啡,明白了些什么,看看时间已经11点钟了,大声对费德勒太太道:“费德勒太太,请准备中午饭,我现在就有些饿了。”

“好的先生。”费德勒太太在厨房回应道。

“请准备的丰盛一些,我要请玛莲娜女士吃饭。”江浩再次说道。

“我知道了先生。”

玛莲娜有些拘谨的说道:“伯纳诺先生,其实不必请我吃饭,我可以回家吃。”

江浩笑笑:“我们是邻居,你还会变成我的工作伙伴,我请你吃饭难道不是应该的吗。”

“玛莲娜,你不知道,艺术是需要灵感的,而灵感来自哪里,沟通,如果我们彼此熟悉,明白对方的内心世界,这将会在我的画中体现出来,那样才能画出有灵魂的画作。”

江浩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。

玛莲娜对艺术不是很懂,更不懂什么绘画技巧,只能江浩说什么就是什么。

午餐很丰盛。

甚至可以用奢侈来形容。

这样的伙食,就算是锡拉库扎镇的镇长也未必能经常享受到,或许只有过圣诞节的那天才有。

玛莲娜吃的很优雅,不过速度却一点不慢,她确实饿坏了,而现在有一桌美食在前,她感到了幸福。

吃过午餐后,玛莲娜对江浩问道,“伯纳诺先生,你觉得我何时开始工作比较合适。”

“从你进门后就已经开始了。”江浩笑着说道。

玛莲娜微微惊讶道:“午餐也算吗?”

“当然,我说过,画家和模特要增进了解,交流很重要,走入彼此的内心是最高境界,所以从现在开始,以后每天中午和晚上,你都在我这里吃饭,我们要时刻交流。”江浩道。

玛莲娜有些窃喜,还有些忐忑,“这不合适吧。”

“不,没什么不合适,这是工作,而且平时都是我一个人吃饭,很孤单,有你陪着,我感觉这是一种幸福。”江浩道。

“那,谢谢你伯纳诺先生。”

“不用感谢,我说了这是工作。”

两人继续坐着喝咖啡,这么轻松的工作,让玛莲娜都有些不好意思了,“伯纳诺先生,我能看看你的画室吗。”

“当然,在楼上,跟我过来。”

两人来到楼上,画室是二楼一间向阳的客房改造的,一个很大的房间,房间内的光线很充足,窗户打开就能看到远处的大海,风景不错。

房间内摆满画画的工具,稍显杂乱,架子上挂着一幅还没有完成的画,就是窗外大海的景色。

江浩看看玛莲娜的一身黑衣,神情中还带着一股淡淡的哀伤,她还没有从丧夫的悲伤中走出来,不过看着却更加惹人怜惜,他忽然有种把这个画面画下来的冲动。

搬来一把椅子放在窗台下,找了一下光线,对玛莲娜说:“你坐在上面我看看。”

玛莲娜有些不明所以,不过还是乖乖坐在椅子上。

“侧过去一点。”

玛莲娜听话的微微转身。

阳光照射在她的侧脸上,让人有一种看到罗马雕塑的感觉,很有立体感,她脸上那种淡淡的哀伤,微微低垂的眼帘,让江浩一下子就有了灵感。

“玛莲娜,不要动。”

快速换了一张画布,一边拿起颜料板调色,一边看着玛莲娜的绝美面容,心里想着如何构图。

画笔快速动起来。

不多时一个模糊的身影出现在画布上,随着时间推移,江浩的画完成的越来越多,等到夕阳照进房间的时候,江浩舒了一口气,初画终于完成了。

剩下的,就是根据情况进行调整。

玛莲娜已经坐了3个多小时,一动也不敢动,这是她的工作,她很想完成好它。

“玛莲娜,过来看看。”江浩说道。

玛莲娜问道:“我现在可以动了吗。”

“当然。”

玛莲娜扭了扭僵硬的脖子,慢慢站起来,感觉身体恢复了控制权后,才走到江浩身边,看向那副画。

画布上,是一个一身黑衣的女人。

美丽而优雅。

尤其是那双眼睛,带着一股淡淡的忧伤,看到那双眼睛,会让人生起探究的心思,她为何忧伤,为何难过。

“很美。”

玛莲娜忍不住说了一句。

可说完之后她就觉得不对,自己怎么能说自己很美呢。

“是的,很美。”江浩没有看玛莲娜,盯着油画继续道:“这是我迄今为止,觉得最满意的一幅作品,我准备给她取名“玛莲娜”。”

玛莲娜很是惊讶:“用我的名字吗。”

“是的,你的名字,我希望它以后,能够像蒙娜丽莎那样出名,所有人都能记住这个名字,玛莲娜。”江浩道。

玛莲娜的心微微一颤。

赶紧压下这种感觉,“那以后你还画我,要起什么名字呢。”

江浩笑笑,“都叫玛莲娜,就像莫奈的睡莲,有几十幅之多,以后,所有你的画像画,都叫玛莲娜。”

就在这时,房间被轻轻敲响,费德勒太太走进来,“先生,晚饭准备好了,您和玛莲娜小姐可以用餐了。”

晚餐稍显简单,可也比一般家庭要吃的好得多,吃过晚餐后,江浩道:“我们出去走走,顺便送你回家。”

“不必了,距离很近。”

“这是工作,我们还需要彼此交流沟通。”

“好吧,伯纳诺先生,如果您觉得确实需要。”玛莲娜道。

两人走出别墅,此时太阳已经落下,天边只留一点浅灰色,远处的海湾传来轻柔的波浪声,风把玛莲娜的头发吹的微微扬起,两个人就那么安静的走着。

两家距离不过百米,只用几分钟就到了,在大门口,玛莲娜转身对江浩道,“谢谢你,伯纳诺先生。”

“不用客气,祝你晚安。”

“也祝你晚安。”

玛莲娜打开房门走进去,转身时看到江浩还站在门口对着她微笑,她回了一个微笑,慢慢关上房门。

躺在床上,玛莲娜有些睡不着,她在思念自己的丈夫,忽然,伯纳诺的身影钻了出来,她赶紧摇摇头,可不多时,那个身影再次跑出来,侵占了她的脑海。

玛莲娜有些懊恼的用毯子捂住脑袋。

睡觉。

......

一连几天,玛莲娜都到江浩的别墅工作,午餐和晚餐也都会在这里吃,两个人有时候画画,有时候聊天,经过几次微调,江浩的第一幅“玛莲娜”终于完成了。

很完美的一幅画,最起码江浩是这么觉得,他把画装进画框,就挂在画室一侧的墙壁上。

而这几天玛莲娜出入江浩别墅的事情,镇上的人自然知道了,男人们义愤填膺,女人们更是不断吐出恶毒的言语。

“我就知道她是个荡妇,耐不住寂寞,你们看看,这才过去一个多月,她就又开始找男人了。”

“他肯定和那个画家上床了,他们从早腻到晚上,一直到天黑才会送她回去。”

“谁知道晚上画家是不是会钻进玛莲娜的房间,他们可只有一百米远呢。”

“看着吧,那个画家也只是玩玩而已,艺术家都是那样,他们离不开女人和酒,可从不会对一个女人专情。”

“真是个贱货,还不如去做妓女呢。”

听到玛莲娜经常出入画家的别墅,治安官心里很愤怒,塞西利奥觉得,既然玛莲娜的丈夫死了,这是留给他最好的机会,决不能让别的男人抢去。

要不是前些时候撞折了腿,没准他早就把玛莲娜弄到手了。

拄着拐杖走出治安所,迈着有些瘸的步伐,来到自己的车上,向着海边驶去,汽车很快来到江浩的别墅,他拄着拐杖下车,用力砸响别墅房门。

费德勒太太打开门,就看到一脸不善的治安官,有些惊讶的问道:“治安官先生,您好,您有什么事情吗。”

“叫那个画家出来见我。”治安官语气阴沉的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