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9章:江浩的手下们

马上记住斗罗大陆小说网,这里有诗和远方www.douluodaluxs.com,若被转/码,可退出转/码继续阅读,感谢支持!

画室内,玛莲娜坐在椅子上,眼睛看着江浩,江浩不时抬头看看玛莲娜,在画布上涂抹,他在创作第二幅作品,一副玛莲娜的正面画像。

就在这时费德勒太太敲响房门,脸上带着一丝紧张说道:“伯纳诺先生,镇上的治安官找您,他就在门外,不知道有什么事情。”

江浩立刻想起那个留着小胡子的中年人,

当初自己在他车上动了手脚,算他幸运,没有撞死他,只是撞折了一条腿,时间过得真快,他已经能出来跑了吗。

江浩下楼来到门口处,治安官拄着拐杖站在院里,看到江浩后一脸阴沉,“画家先生,我曾经警告过你,离玛莲娜远一点,你没有听从我的劝告。”

“现在,我给你最后一个机会,两天之内离开锡拉库扎,要不然,我会让你品尝拘留所饭菜的滋味。”

江浩看看这个瘸腿治安官,平静的说道:“以什么罪名。”

“黑帮分子,黑手党残余,你觉得够了吗,我保证,你会在拘留所里过得很幸福。”治安官脸上带上一抹蔑视和戏谑的笑容。

虽然打击黑手党最严厉的时候过去了,可是只要和黑手党挂上边的,治安官都有权先抓人,至于审判,那就是以后的事情了,用这个方法,治安官可没少收拾人。

不过这家伙还真没冤枉江浩,他碰到正主了。

江浩点点头,“很好的理由。”

“两天时间,滚出锡拉库扎,要不然下场你将无法承受。”治安官最后警告了一句,转身拄着拐杖,一瘸一拐的走了。

江浩回到别墅,看到有些紧张的费德勒和费德勒太太,笑笑说道,“没有事情,费德勒太太,你继续准备晚餐吧,费德勒,帮我做一件事情。”

“先生您请吩咐。”费德勒赶紧说道。

“去码头老阿雷西欧酒馆,去叫一个人过来,就说我让他们过来的。”江浩道。

“叫谁?”

“随便,只要你说出我的名字,会有人跟你来的。”江浩随意说道。

“好的先生。”

费德勒拿起自己的衣服,快步走出别墅。

江浩回到二楼,此刻他已经放下心情,准备继续自己的创作,可他打开房门后,就看到玛莲娜已经站起来,眼睛里含着泪水在看着他。

“伯纳诺先生,我想是我给你带来了麻烦。”玛莲娜语气低沉的说道。

看着女人哀伤的样子,江浩走上前,说道:“不,玛莲娜,这不是你的错。”

“可确实是因为我,我都听到了。”

说到这里,玛莲娜眼眶里的泪水忍不住滑落下来,江浩不自觉的就想要接住它们,好像这样就能阻止女人流泪一样。

他的大手抚摸在玛莲娜的脸上,擦掉她的泪水,玛莲娜微微有些发愣,有些受惊的看着江浩。

“玛莲娜,不要把责任揽到自己身上,这不是你的错,是因为他们心中的觊觎,占有欲和贪欲,才会让他们做出那样的事情,而不是因为你做错了什么。”

“放心,我没事,一切都会过去的。”江浩道。

“可是治安官的警告,如果你不听从,他真的会把你抓进监狱,他有那个权利。”玛莲娜担心道。

伯纳诺对她很好,她不希望伯纳诺因为她,而遭受不公正的待遇,那样她会非常难过。

“玛莲娜,这是男人的事情,让我来处理,好吗,我们继续画画,我想在日落前,把这幅画完成。”江浩道。

玛莲娜重新做回椅子,可是在她的眼眶里依旧含着泪水,睫毛上沾着泪珠,看到这一幕,江浩感觉心里微颤,他拿起画笔,在画作上的玛莲娜的眼里,点上了泪花。

费德勒一路快走来到码头那间破旧吧,他站在门口,听着里面嘈杂的声音,心里有些害怕,可是伯纳诺先生的吩咐他必须完成,深吸一口气,推开了酒馆房门。

酒馆里人很多,刚刚还很嘈杂,可费德勒一进来,立刻没了声音,所有人的目光全都看向他,眼中满是警惕,费德勒感觉自己像是被一群狼盯上一样,这些人随时可能会干掉自己。

费德勒咽了一口唾沫,现在只能硬着头皮试试了,他语气有些颤抖的说道:“我是伯纳诺先生的管家,伯纳诺先生让我来叫人。”

房间内立刻变得异常安静,人们的呼吸都好像屏住了。

一个长相粗犷的家伙站起来,用粗犷的声音问道:“你是说伯纳诺先生。”

“是的,伯纳诺先生。”费德勒赶紧道。

“有什么事情,您请说。”这个粗犷的家伙用粗犷的声音,说出了您这个敬语,让费德勒感到非常惊讶和诧异。

“伯纳诺先生说,叫一个人去他那里,有事情。”费德勒道。

“好的,我知道了。”

费德勒感觉今天的事情很诡异,可他不觉得多知道什么对自己有好处,转身要往外走,这时那个粗犷的家伙说道:“管家先生,我开车带你过去,这样快一点。”

在走出酒吧门口时,那个粗犷的男子转身道:“你们都待在这里,哪里也不要去,我去看看伯纳诺先生有什么吩咐。”

“是。”

所有人齐齐应是。

码头老阿雷西欧的破酒馆,虽然破旧,却是他们非常重要的一个据点,这些家伙有事会去做自己的事情,没事的时候就会聚集在老阿雷西欧的破酒馆。

顺便说一句,老阿雷西欧也加入了他们,现在酒水采购这一块,就是老阿雷西欧在负责。

汽车很快来到江浩的别墅,粗犷男子下车后,还特意整了整衣服,然后跟着费德勒一起来到楼上。

费德勒敲敲房门,推门进去后,看到江浩还在画画,他小声说道:“先生,人我叫来了。”

“嗯,叫他在客房等我。”江浩头也不回的说道,继续作画。

“好的先生。”

江浩又画了十几分钟,这才放下画笔,看了看整幅画,感觉特别满意,“玛莲娜,休息一下,你可以让费德勒太太给你煮一杯咖啡。”

玛莲娜站起来,出门时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,江浩拍拍她的手臂,“玛莲娜,不必担心,去休息一下。”

玛莲娜下楼,江浩来到二楼隔壁客房,一个高大的家伙站在房间内,见到江浩后立刻恭敬道:“老板。”

是巴沙利,第二批被招进来的家伙,这家伙体格健壮长相凶狠,今年已经40岁,以前是个汽车修理工,别看样子粗犷,可做事却很仔细,也是江浩重点关注对象,现在的职务是小队长。

算是仅次于达维和卢卡的第二梯队。

江浩的脸色变得阴沉起来,对巴沙利道:“巴沙利,以前杀过人吗?”

“是的老板,我曾经在军队服役8年,参加过1935年对埃塞俄比亚的战争,在战场上打死过十几个黑家伙。”巴沙利道。

“现在有一个任务交给你,杀一个人。”

“好的老板。”巴沙利毫不犹豫的答应,他甚至还有一丝兴奋,这可是老板亲自下达命令的任务。

“你不担心我让你杀谁吗。”江浩微笑问道。

“只要不是我的家人,老板叫我杀谁都没问题。”

“包括墨索里尼。”

“是的,如果有机会,我很乐意亲自爆了那家伙的秃脑袋。”巴沙利道。

“就在刚刚,镇上的治安官来了,对我发出警告,让我两天内滚出锡拉库扎,可我不想走,你觉得我应该如何做。”江浩道。

“我明白了老板,今晚塞西利奥会死在自己的床上。”巴沙利面色冷峻的说道。

“不,制造一起意外,车祸什么的,随意你发挥,不过最好不要让人知道是别人杀得,这样可以省去很多麻烦。”江浩道。

巴沙利点点头:“我明白了老板,我会做的很干净。”

巴沙利离开,江浩下楼和玛莲娜吃完饭,晚餐时气氛有些沉闷,江浩也没说什么,晚餐后照例送玛莲娜回家,在门口分别时,玛莲娜还想说什么。

“玛莲娜,安稳睡一觉,明天一觉醒来,你会发现天清气朗,我们明天去野外写生如何,我希望你穿一条裙子,那种可以随风飞舞的裙子。”江浩道。

“好的。”

夜幕深沉的可怕,治安官塞西利奥先生从酒馆出来,他心情很愉快,晚上和那群家伙打牌赢了不少钱,白天的时候警告了那个外来的画家,想来明天他就会乖乖滚蛋。

明天,他准备买上一束花,一盒糖果去看看玛莲娜,用不了多久,那个风骚的女人就会在自己胯下承欢。

他打开车门上车,虽然现在腿走路有些瘸,可不影响开车,不过他还是骂了一句该死的骨科医生。

他刚想发动汽车,忽然觉得脖子被什么狠狠勒住,治安官瞬间感觉到一阵强烈的窒息,他双手下意识的抓向脖子,摸到了一条绳索,他用力挣扎,可是却感觉自己越来越无力。

呵~

呵~~

呵~~~

治安官挣扎了几下,最后彻底没了动静,他的身子被人从驾驶座拽到后面,一个人从后面爬上来,发动汽车向着远处驶去,而在这辆车的后面,另一辆车也亮起车灯紧紧跟随。

治安官的汽车开到路边一处悬崖边,下面是深达十几米的乱石堆,汽车速度一点不减,忽然一个人从车里跳了出来,在地上滚了几滚站起来,而汽车却一头扎向悬崖。

咣当咣当...轰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