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1章:又见九儿

马上记住斗罗大陆小说网,这里有诗和远方www.douluodaluxs.com,若被转/码,可退出转/码继续阅读,感谢支持!

越看这些资料,江浩对日本人的恨意越浓,这不是家恨,这是国仇,每个中国人都应该铭记这段历史。

时间一晃一个多月过去,春节临近,江浩收拾了一下,买了些礼物,开着车回了老家。

中国人的春节,有人说没了新意,走亲戚、喝酒、打牌,成了固定模式,可每到这个时候,人们还是不远千里奔赴回家,只为与家人团聚。

回到家后,江浩和父亲一起去看家里盖的小别墅,整体建筑已经起来了,两层半的主体,前面还有一个一百多平方的院子,等明年开春以后装修,想来弄好后一定非常棒。

父亲背着手站在那里,看着别墅说道:“好是好,就是太花钱了,还有,你们兄弟两个人,就这么一套房子,以后可咋分啊。”

江浩笑了。

“爸,这套别墅等建好后,你就和我妈来住,我和我弟那是以后的事情,还早着呢。”江浩道。

“早啥早啊,过了年,你都27了,你弟弟也20了,不早了。”江爸道。

“没准我们以后还会在外面买房定居呢,您这心操的。”江浩道。

老头不说话了,

最后点点头,“男儿志在四方,能闯荡出去那是本事,你们哥俩自己奔,我和你妈不拦着。”

一直到正月十五,江浩都在家陪着父母,过了十六,弟弟妹妹去上学,江浩顺道把他们送去县城,这才开车回了滨海。

其实他现在没必要非得住在滨海,他在这里也没工作,只有一套租住的房子,可能就是对这座城市了解了,住习惯了,大学加毕业工作,在这里待了五六年,这里气候很好,宜居,他也就没打算换。

让江浩诧异的是,这段时间系统也没有发布新的任务,难道他们也过年去了。

其实这个系统发布任务本来也没有什么准确时间,有时候半个多月来一回,有时候一两个月才来一回,一副月经不调的样子,根本没啥规律。

这段时间他学习了很多知识,可这些资料太过庞杂,就比如日军侵华战争,每一个时期,每一个地方,每一场战役,都能写成几本书,他也只记住了历史大事和时间段落,至于细节,就算那些研究国内战争史的专家,也未必能记住每一场战役的细节情况。

他想九儿了,有些等不及了,打开系统面板,用思维在九儿的图标上点了一下,

刷~~~

九儿的图标爆出一阵亮光,江浩刷的一下消失在房间中。

下一瞬,

江浩就觉得自己躺在温暖的被窝里,怀里还有一个温暖的身体,他摸了摸,手里的饱满传来一阵熟悉感。

是九儿!

江浩心里一阵激动。

他回来了,而且是穿越到他离开的那一刻,这也让江浩弄明白了一件事情,他离开电影世界后,这些世界的时间会陷入停滞,固定不动。

江浩激动的抱住九儿,小声呢喃道:“九儿,我回来了。”

九儿迷迷糊糊间觉得有人叫他,感觉到身后的男人,闭着眼睛问道:“当家的,你要起夜吗,我去给你拿夜壶。”

九儿说着慢慢爬起身,拿出洋火点燃桌上的蜡烛,房间内顿时亮了起来,她找到夜壶站在炕下面,确见男人只是笑呵呵的看着她,却没有起身撒尿的意思。

“咋的了?”九儿问道。

“我不尿尿。”江浩笑呵呵的说道。

“那你半夜起来干啥。”九儿放下夜壶。

“就是想你了。”

九儿白了他一眼,“睡觉前才要了人家,现在又说这些,睡觉。”九儿爬上炕,又依偎在江浩怀里,江浩抱着她的身子,身子不胖却肉肉的,摸上去非常舒服。

“好好睡觉。”

“嗯,睡觉。”

江浩没有做什么,就这么抱着九儿睡着了,睡的很香甜。

天亮了,

江浩忽然醒来,大声喊了一声“九儿”。

九儿从外面快步跑进来,手里还端着一盘馒头,看着坐在炕上有些发愣的江浩,问道:“当家的,咋了。”

江浩看到九儿,笑了。

不是做梦。

九儿放下馒头,坐到炕沿摸摸男人的脑袋,又摸摸自己,“没发烧啊,看来是睡魔怔了。”

江浩一把抱住九儿,“九儿,我真想你了。”

九儿被江浩的动作弄得一愣,脸颊上出现一抹娇羞,“都老夫老妻了,咋还说这个,快起来洗洗脸吃饭了。”

江浩这才松开九儿。

早餐是馒头稀粥,两个炒青菜,很简单,但江浩却吃的很开心,“九儿,吃完饭我带你去街上转转,给你买两身漂亮衣服。”

“你今天不去酒坊上了。”九儿问道。

“那边有罗汉大哥看着,没事,再说出酒也还要等些日子呢。”江浩道。

九儿脸上露出笑意,她自然也想和男人一起去逛逛街,可他们刚来,这段时间忙东忙西的,九儿也就跟着王嫂去去附近的菜市场,对他们住的这座小城都不是很了解。

特意多带上些钱,江浩带着九儿出了家门,他们住的地方算是城边,主要是为了距离酒坊近,这里的房子相对也便宜些,同样的价格,可以买一个不错的四合院,在城里只能买一套小房子。

来到县城最繁华的一条街,青石铺路,这里水系发达,两边都有水沟,清水哗啦啦的流过,店铺上悬挂着各种牌匾,墙壁上贴着大幅民国美女广告画报。

街上人来人往,逛街的、赶脚的、拉车的、过路的、做小买卖的,组成一幅活的民国画卷。

九儿亦步亦趋的跟着江浩,江浩瞅瞅她那小心翼翼的样子,伸手想去牵她的手,九儿赶紧躲开,“当家的,街上这么多人看着呢,拉手会被人笑话死的,回去随你拉。”

江浩只能无奈笑笑。

两人走进一家成衣铺子,这里主要卖西式服装,男的西服、领带、皮鞋,女的西式女衫、大衣、帽子等等都有,江浩拿了一件西式女裙递给九儿,“这件怎么样,去试试看。”

九儿看了看,在江浩耳边小声说道:“这些衣服让我怎么穿得出去。”

“这也不透不漏的,怎么穿不出去。”江浩诧异道。

“这是那些女学生、女文员,留过洋的女人们才穿的衣服,我可穿不出去。”九儿用力摇头道。

穿着习惯和审美是长期养成的,既然九儿不愿意,江浩自然也不会强求她去改变什么,如果非要逼着她改变,她会很难受,很不自在。

改变之后,她也就不在是九儿了。

两人继续逛街,来到一家中式女装店,这次九儿就显得欢喜多了,不停看那些衣服,在一件裙衫面前看了很久,想来应该是喜欢,江浩问老板“这件多少钱。”

“五十八个大洋。”老板道。

九儿咋舌,立刻松开摸着衣服的小手,小声说道:“可够贵的。”

老板笑笑道,“这是一套丝质裙衫,上面还有一些蜀绣,自然价格要高些。”

“喜欢就买下来。”江浩对九儿道。

九儿摇摇头,小声对江浩道:“太贵了,我可舍不得买。”

“没事儿,咱还有些钱。”江浩道。

“咱还得过日子呢,以后日子还长着呢,咋能一下子全花了呢。”九儿十分不舍的说道。

最后,江浩还是给她买下了这套裙衫,九儿抱在怀里像是抱着一件宝贝,欢喜的对江浩道:“等过中秋节的时候穿。”

看着她幸福开心的样子,江浩心里感觉特别舒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