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0章:小弟未央生

马上记住斗罗大陆小说网,这里有诗和远方www.douluodaluxs.com,若被转/码,可退出转/码继续阅读,感谢支持!

江浩年少英俊,虽家中贫困,但本人颇有才学,如今又表现出过目不忘之能,是人都知道,他早晚会有大出息。

之前父母病故守孝,不能定亲娶妻,所以一直拖到现在,现在看来,这不就是妥妥的金龟婿吗。

等他日科举高中,哪怕只考个举人,那也是妥妥的老爷,那些有见识的人,自然愿意攀上这样一个今后可能有大出息的女婿,尤其是那些精明的商人。

“江公子,这可是一门好亲,取了美娇娘,又得千金财,打着灯笼难找啊。”宋媒婆继续舌灿莲花的说着。

媒婆的话江浩是不信的,在媒婆嘴里,给足了酬金的都是美娇娘,至于嫁妆,自己需要靠出卖自己换取金银吗。

“宋媒婆,我现在一心求取功名,暂时还不想娶妻,请帮我回了曹家吧。”江浩决然说道。

宋媒婆一听,立刻急道:“江公子,别着急拒绝,可要好好想想,老婆子真没骗你,那曹家小娘子真个是生的标致,这么好的事情,打着灯笼都难找呢。”

江浩摇摇头,“明年院试,我要专心备考,不想其他。”

“莫非江公子是嫌弃曹小娘年龄大些,曹家还有个二女儿,今年16,生的娇俏可人,也是良配,曹老爷说了,嫁妆同等。”宋媒婆赶紧说道。

江浩心里好笑,这还两手准备呢,看来那位曹老板还真的很看好自己。

江浩坚定的摇摇头,“福伯,送这位宋媒婆出去吧,我要看书了。”说完不再理会媒婆,再次坐下拿起书卷看起来,一副不理外物的样子。

宋媒婆还想再说什么,福伯已经上前,“不要在打搅我家少爷看书,我送你出去。”

“唉~~唉~”宋媒婆唉了两声,可看江浩一副只看书本的架势,知道没戏,只得悻悻走了。

福伯送了媒婆出门后回来,来到江浩身边说道:“少爷,说起来,你年岁也不小了,是时候定一门亲事了。”

“不着急,不着急,我心中自有计较。”江浩笑着对福伯说道。

随后一连数日,又有四五波媒婆登门,都被江浩推拒了,之后来的人渐渐就少了许多,江浩才再次过上安稳日子。

随着传播,江浩有过目不忘的事情被越传越广,整个南昌城可谓人尽皆知,这些日子,只要江浩一到东街凉亭,就有很多人围聚过来看热闹。

顾客自然是不会少的,送出昨天的画作,接受新的顾客,一般不超过半个时辰就能完事儿,随后江浩就会收起白布招牌离开,回家用上一个时辰画画,一天的事情就做完了。

剩下的时间,就是悠闲看书。

这些日子江浩也着实赚了些钱,把钱都交给福伯,其他的不说,每日的饭食却是变得比以前好了许多。

这日江浩照例去东街凉亭作画,接了生意在往回走的路上,忽然有人呼喊他的名字,“润玉兄,润玉兄...”

江浩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,忽然一个年轻男子窜到他面前,“润玉兄,没听到小弟叫你吗。”

江浩这才反应过来,自己的字不就叫润玉吗,这些日子也没人叫过,差点有些忘了。

这人穿着一身月白青花袍,头上丝巾扎头,手中拿着一把折扇,脸上带着贱贱的笑容,正目光灼灼的看着江浩。

江浩看清这人后,神情有些微楞,因为他一眼就认出了这个家伙,竟然是未央生。

可他原来的记忆里,好像没有这个未央生的存在啊。

江浩礼貌的拱拱手,“你是?”

未央生笑嘻嘻的说道:“润玉兄有礼了,小弟未央生,虽然你我第一次见面,可润玉兄的大名,最近我可是如雷贯耳啊,其实说起来,你我也算同年,现在我们都在官学里挂名呢。”

“刚刚我在人群中看你画作,画中人物真个是惟妙惟肖,传闻说那种画法是你自创,小弟也喜欢丹青,有心请教这才追过来,还请润玉兄不要觉得我唐突。”

江浩恍然,原来是这家伙自来熟。

自己这些日子出来画画,是为了吸引宁王注意,宁王没来,没想到却把未央生给引来了。

江浩看过原著和电影,知道这家伙也算才高俊秀,有一手好画技,不过性子却是放荡,不喜科举,一心想着尝尽天下美色,可是想到他是个三寸三秒男,江浩又觉得好笑。

江浩脸上不自觉的就露出了笑意,未央生不明所以,问道:“润玉兄为何发笑。”

“啊,哦,没什么,原来是未央兄,有礼有礼,想要交流画技,自然没问题。”江浩拱手说道。

这家伙怎么说也是主角,虽然最后惨了点,自己想要接触宁王,这家伙也算一条线。

未央生一听江浩同意,脸上笑意更浓,不过这家伙笑起来,总是带着贱贱的样子。

“润玉兄,眼看就要晌午,我请你到花满楼吃酒。”说着就拉着江浩往前走。

两人来到酒楼,要了一间雅座,点了四五个菜两壶花雕,只喝了两杯,未央生就打开了话匣子,“润玉兄,我刚刚看了你的画,用浓淡表现,虽古已有之,但润玉兄的画法又有所不同,画中人物更现生动。”

“不过我看润玉兄画的都是男子,润玉兄为何不画仕女图呢。”

江浩摊摊手,“没有机会。”

明朝礼教森严,平民女子到是无妨,为了生计只能上街,那些大家闺秀却是极少有出门的机会。

未央生立刻露出恍然状,“对对对,街上又能见到几个绝色,”说道这里,未央生冲着江浩挑挑眉毛,“我之前画仕女画,就到青楼去,那些女人,你想怎么画就怎么画,润玉兄可以试试。”

江浩淡淡说道:“没兴趣。”

未央生一愣:“为什么?”

“没有灵魂的躯壳而已。”江浩道。

未央生啪的一拍手掌,大声说道:“润玉兄好见识,我一开始也是兴致勃勃,后来画多了,发现都是假笑媚俗,渐渐也没了兴趣。”

“不过我又发现一个好地方,城外灵能寺,经常有大家闺秀、巧家新妇去上香,可以一饱眼福,呵呵呵呵。”未央生发出一连串的贱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