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2章:看似正义实则愚蠢

马上记住斗罗大陆小说网,这里有诗和远方www.douluodaluxs.com,若被转/码,可退出转/码继续阅读,感谢支持!

“好~~~”

“真是太棒了。”

“传神,十分传神。”

“江兄的这手画技,自成一家却又不失画理,人像逼真传神,是我见过最好的人像画。”

“江兄原来真的能过目不忘,刚刚只是看了妙音姑娘几眼,就已经记在心里,如此奇能,真是令人赞叹。”张健升在旁边笑着说道。

江浩淡淡一笑,“雕虫小技罢了,父母病故之后,家中困顿,只能想出这么个法子谋生,要不然怕是连吃饭也吃不上了。”

简玉珩立刻说道:“江兄说笑了,江兄有过目不忘之能,他日必然高中,一飞冲天,到时候,可不要忘了你我今日之情谊啊。”

“哎,我看诸位才是真正的南昌城才俊,他日还要诸位仁兄照拂一二呢。”江浩笑着说道。

商业互吹,创造和谐气氛。

未央生看着画作说道:“不如叫妙音姑娘出来,也让她看看这幅画。”

“好啊~”众人同时说道。

不多时,妙音姑娘被请出来,在未央生指点后看向桌上画作,也是一惊,“这,这是奴家吗,真的好看呢。”

说完她似乎意识到什么,脸上微红,说道:“奴家不是说自己好看,是说江公子画的这幅画好看,我觉得,画中人比我本人要好看三分。”

上官申看看妙音,又看看画作,折扇在手上敲了敲说道:“确实,我也觉得画上女子更美,更吸引人,可画上人又与妙音姑娘一般无二,却不知道是什么原因。”

江浩能告诉你,自己修了图吗。

其他人一听,立刻仔细观察起来,随后也是啧啧称奇,最后还是未央生说道:“我的理解是,取其精华去其糟粕,江兄把最美好的一瞬留在了纸上,江兄的画,已经不仅仅是画作,而是传递了一种神韵,所以我等看了才会被画作吸引。”

妙音也是个聪明女子,看看桌上的画,忽然对着江浩屈膝行礼,说道:“妙音见过江公子,早闻江公子大名,今日这幅画作,妙音十分喜欢,不知公子能否送给妙音,妙音愿意免去今日诸位公子所有花费。”

众人都非常惊讶,

未央生大声说道:“哎呀呀,还有这等好事,没想到江兄的画作,可以让吾等免去花费,古有柳三变,今有江润玉,早知可以如此,我应该更早认识江兄啊。”

江浩微微一笑,把画递给妙音,说道:“既然你喜欢,那就送给你吧,至于船资花费就不必免了,反正今天又不是我请客。”

简玉珩、温子然几个人听江浩如此说,先是一愣,随后发出一阵爆笑,上官申笑着说道:“对啊,今天是未央生请客,没必要给他省钱。”

妙音接过画,再次对着江浩微微行礼,眼睛在江浩脸上连扫几下,轻声说道:“如果他日公子前来,妙音必定尽心伺候。”

说着带着一脸娇羞模样,一溜碎步跑回了偏房。

“哎呀,江兄,妙音姑娘这是看上你了,今晚不如就留在画舫,享受一下妙音的温柔伺候吧。”温子然大声说道。

“美女倾心啊,江兄封神俊秀,女子为之神夺啊。”

......

几个人一起出声调侃了一番。

出游怎可无酒,

不多时酒菜上桌,众人开始饮酒,气氛愈加热烈,闲聊着各种话题。

说着说着就说到了宁王,未央生有些书生意气的说道:“宁王专横跋扈,掠夺民财,南昌府百姓无不怨声载道,我等作为读书明理之人,应该为民请命,上书朝廷惩处宁王,你们说是不是。”

未央生说完,船中气氛忽然一凝,江浩没有理会这个没脑子的家伙,只是偷眼打量其他人的反应。

张健升脸上依旧带着笑容,上官申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,拿起桌上酒杯抿了一口,然后专注的欣赏起酒杯上的青花纹来。

温子然和简玉珩对视一眼,简玉珩说道:“未央兄,你喝高了。”

未央生摇了摇头,洒脱说道:“我没喝多,如果宁王不铲除,昌府百姓没有一天好日子过,我准备寻找志同道合的友人,一起联合上书,诸位仁兄,你们可愿意和我一同除此恶贼。”

温子然咳嗽两声,说道:“未央兄,今日我们只谈风月不谈政治,可好。”

未央生看看几人,心里有些失望,随即看向江浩问道:“江兄,你可愿意随我一起做此大事。”

江浩心说,还做大事,我看你是作死吧。

百无一用是书生,觉得读了几本书,就想指点江山激扬文字,为百姓请命,你的心是好的,可做法却是愚蠢的。

那些大奸大恶,哪一个不是阴险狡诈之人,哪一个不是有着雄厚实力,这种行为就是以卵击石。

江浩淡淡一笑:“未央兄,我等读书人,读书上进考科举,至于其他,自有朝廷处理,忠奸善恶不是随意评判的。”

“我觉得温兄说的很对,今日我们只谈风月,政事,现在谈论为之过早,等有朝一日考中进士入朝为官,在考虑如何为民,你们说对不对。”

其他人一听江浩的话,立刻一个个点头应和,“对对对,我看未央兄就是喝多了。”

“不说那些,再把妙音姑娘叫出来,为我们歌上一曲。”

傍晚时分,画舫回到江边,众人相互拱手分手告别,约定他日再聚,江浩踩着夕阳余晖,穿过古街古巷回到自己家中。

他可是看过明史,明朝真不是那么好混的,

正德皇帝昏庸顽劣,太监专权,先有大太监刘瑾,刘瑾被处死后,又出了大太监钱宁,对这些太监,宁王重金贿赂,多有勾连,如果有人告宁王,他却是会第一个知道,未央生的方法根本行不通。

那些宰相大学士,御史言官们不知道宁王在地方专横跋扈、抢夺民财田地吗,知道啊,可是没人管,一个小小书生就想着撬动宁王,简直是痴心妄想。

最后宁王死,也不是因为这些,而是因为野心膨胀,想做皇帝起兵造反,这才被朝廷剿灭了。

未央生看似正义,实则愚蠢,江浩才不会傻傻跟他走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