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9章:心花怒放

马上记住斗罗大陆小说网,这里有诗和远方www.douluodaluxs.com,若被转/码,可退出转/码继续阅读,感谢支持!

回到家中,江浩对福伯道:“福伯,找一个媒婆来,我要去铁家提亲。”

福伯一惊,问道:“铁家,城西铁道人家?”

“对。”

福伯诧异问道:“铁道人做过道官的,听说他女儿家教非常好,又生的绝色,确实是个好良配,可我听说,那铁道人好像是在招上门女婿,少爷这去求亲?”

“呵呵,已经说好了,不招婿,他嫁女,我刚从铁家回来,铁扉道人亲口说的。”江浩说道。

福伯脸上露出喜色,“哎呀,那真是太好了,我赶紧去找媒婆。”

天上无云不下雨,地上无媒不成亲,父母之命,媒约之言,媒婆是很重要的,没有媒婆私自定亲视为无礼,不多时福伯带着一个媒婆过来,江浩竟然认识,正是曾经登门给曹家绸缎庄女儿说媒的宋媒婆。

宋媒婆接了礼金和任务,就笑呵呵的去了铁家,不到一个时辰宋媒婆回来,进门后一脸兴高采烈的说道:“成了成了,老婆子拿到了铁小姐的八字庚帖,从现在开始,江公子就开始准备六礼吧。”

“这些还要劳烦宋媒婆指点了。”江浩说道。

“不麻烦不麻烦。”宋媒婆笑靥如花的说道。

......

铁家,玉香小姐秀楼。

香兰一脸惊喜的跑上楼,一进屋就大声说道:“小姐,快起来,别装了,老爷同意了。”

“什么同意了。”铁玉香转过身诧异问道。

香兰呼哧呼哧喘了两口气,说道:“小姐,刚刚老爷去差人叫来了江公子。”

铁玉香一听立刻坐了起来,抓住香兰问道:“爹爹叫江公子来做什么?”

“小姐你别着急听我说吗。我听到江公子过来了,就冒死偷偷爬到梯子上偷听,老爷又问江公子可愿意入赘,江公子说不愿意...”

听香兰如此说,铁小姐的脸上一下子浮现伤心表情,香兰赶紧说道:“小姐先别难过啊,还有后面呢。”

铁玉香噘噘嘴,“后面又能如何。”

“后面啊,老爷又问江公子,不入赘,可愿意让小姐时长来铁府住,江公子说没问题,老爷问,可愿意抚养他孤老,江公子也说没问题,最后老爷问,可愿意过继一个孩子给铁家,江公子最后也同意了。”

铁玉香瞪大眼睛看着香兰,“然后呢。”

“然后老爷就叫江公子去找媒婆来提亲,江公子就离开了。”

呼~~

呼~~~

呼~~~~~

铁小姐的呼吸急促起来,鼓鼓的胸脯如波浪般上下起伏,“香兰,这是真的。”

“真真切切,我亲眼所见亲耳所闻,小姐,你就要嫁给江公子了。”香兰笑着说道。

“爹爹真同意了?”

“同意了。”

铁小姐想到自己就要嫁做人妻,想到相公是自己最中意的人,脸上升起一抹潮红。

丫鬟香兰看着小姐欢喜的不知所以,她也心里欢喜,为什么,因为她是小姐的贴身侍女,小姐嫁过去,她必然也会被当做陪嫁丫鬟跟过去。

当初第一眼看到江公子,她就爱上了那个剑眉星目、丰神俊朗的男子,小姐想着江公子,其实她何尝不再想,香兰虽然比小姐小两岁,可今年也十六了。

哪个少女不思春!

所以他才千方百计帮着小姐出主意,去东街凉亭看江公子,装病其实都是她的主意,没想到真的成功了。

想到以后江公子与小姐欢好时,自己会在旁边伺候,想到以后小姐怀孕时,自己会代替小姐伺候江公子,哎呀,真是羞死个人了,小丫头的脸越来越红。

铁小姐终于回过神来,对香兰道:“香兰,你说江公子什么时候会找媒婆来提亲。”

“应该会很快吧,估计不会超过一两日的。”

“一两日,那么久啊。”铁小姐说道。

她此刻心里还有些忐忑,生怕中间出现什么变故,没想到下午就传来消息,媒婆登门,老爷同意了江家求亲,已经开始正式走六礼了。

铁小姐的一颗心这才落下,随后变得心花怒放起来,“香兰,爹爹在什么地方。”

“老爷在书房看书呢。”香兰回道。

“你去冲一杯茶,我去给爹爹送去。”铁小姐吩咐道。

铁扉道人的书房内宽敞明亮,书籍排了好几排书架,像个小型图书馆,铁扉道人坐在书桌前,面前摆着一本道书,眼睛却看着窗外。

吱嘎~

房门被推开,铁小姐端着茶杯走进来,“爹爹,看书累了吧,女儿给你泡了一杯茶。”

铁扉道人转头看向自己女儿,越看越是心疼,养了十八年的闺女,却便宜了江浩那个王八犊子。

要不怎么说,老丈人和女婿是天生的仇敌呢,尤其是特别疼爱女儿的父亲。

铁小姐放下茶杯,伸出一对粉拳在爹爹肩膀上轻轻捶打,“爹爹,我给您捶捶肩膀。”

铁扉道人老怀宽慰,闭目享受了一会儿,说道:“女儿的病好了吧。”

铁小姐的拳头一顿,脸上羞红一片,“多谢爹爹成全,我知道爹爹是太过疼爱女儿了,江公子既然答应爹爹,女儿自然会常来家中住,绝不会让爹爹觉得孤苦。”

铁扉道人点点头,“他江家在南昌城独门独户,他又父母双亡,没有太多牵挂,如果是其他人,我还真的不敢信他。”

......

因为要准备亲事,江浩自然不会再去东街凉亭画画,有人问起原因,这才知道江公子订了亲事,乃是城西铁家铁娘子,这件事情自然慢慢传了出去。

这日江浩吃完早饭,刚吩咐老仆人福伯去买大雁和聘礼,准备纳吉之事,也就是俗称的定亲,忽然一群人登门拜访,正是未央生、简玉珩、温子然、上官申、张健升五人。

“恭喜江兄迎娶美娇娘,我等特来恭贺一番。”简玉珩等人说道。

未央生一脸羡慕忌妒恨的表情,“润玉兄,没想到你竟然娶到了铁家娘子,真真是羡煞我了,那铁道人不是说必须入赘吗,怎么就同意嫁女儿了。”

江浩一脸笑意的摊摊手:“世事难料,我也不知道怎么就稀里糊涂走到这一步了。”

低调装逼最气人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