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2章:坑人计划

马上记住斗罗大陆小说网,这里有诗和远方www.douluodaluxs.com,若被转/码,可退出转/码继续阅读,感谢支持!

看完画,又带着江浩欣赏书法,欧阳询、颜真卿、柳公权、苏轼、黄庭坚、米芾、蔡襄这些大家的书法,宁王这里竟然都有珍藏,江浩心说,恐怕这里的书法,后世已经绝迹了吧。

就是这样,宁王还不无惋惜说道:“可惜,我这里没有一副王羲之的真迹,费尽千辛万苦,也只得到了一个冯承素的摹本兰亭序而已。”

“这兰亭序摹本,都说虞世南本得其意韵,褚遂良本得其魂魄,冯承素本最重原貌,我也只有冯承素本的,以后还要想办法得到虞世南本和褚遂良本看看。”

看完书法又往里走,却是摆放着无数青铜器,宁王道,“这些都是商周朝的礼器,我收藏了三五百件,要知道,这可是那些盗墓贼,挖了无数商周王侯的大墓才得到的。”

他随手打开一个铜鼎的盖子,江浩发现竟然不是空的,里面堆满了各种珠宝玉璧,宁王笑着说道:“这里面全都是同墓穴主人的陪葬品,我就把他们放在一起了。”

看到这里,江浩心里微微一动,想到了什么,随即收起念头,继续跟着宁王往前走。

在往前,墙壁上摆着好多架子,上面都是一些大件玉器雕刻品,一件件雕刻的精致无比,人物花鸟花草栩栩如生,宁王道:“这些美玉雕件,我有不下几百件,却每一件都是精品,拿出去都可以作为一个家族的镇宅之宝。”

江浩忽然问道:“王爷,您这宝库中,究竟有多少宝物啊。”

宁王一听,脸上浮现出笑意,“呵呵,太多了,多到我自己也数不清的,我总是找人收集,拿到手后把玩一番就会填入宝库,至于多少件,没有细数过,不过上万件总是有的吧。”

江浩心说,没数过,记不清,很好,那自己就有机会了。

甚至,他心中还生出了一个模糊的坑人计划。

出了宝库,王爷带着江浩和张健升又走入另一个甬道,这次路途较远,走了约莫几分钟,前方竟隐约出现亮光,不多时几人出了山洞,江浩就是一惊。

他们竟然出来了,入眼的是一片草场,一眼望不到边际,更远处,是连绵的高山,远方还能看到一个小湖,湖边有无数马儿在低头吃草喝水。

“这,王爷,这是一个马场吗。”江浩略带惊讶的说道。

宁王呵呵一笑,“没错,当初发现这处地方的时候,我也是非常惊喜,没想到在这大山后面,还有这么一处地方,正好用来养马,我带你去看看。”

众人往前走,不多时过来几个养马人打扮的人上前行礼,“见过王爷。”

宁王问道:“我的那批汗血宝马如何了,是不是已经驯服。”

那几个养马人一听,脸上露出紧张神色,“王爷,还没有。”

宁王一听脸色立刻一沉,“还没有驯服,你们是干什么吃的,一群废物,我之前说过,如果一个月驯服不了,你们这些人都要受罚。”

这些人一听,吓得立刻跪下,“王爷,不是我们不用心,而是那匹马性子太烈,用以往驯马的方法根本不管用,已经咬伤了三个人,甚至现在还绝食了。”

“绝食!”

宁王脸上更怒,“混蛋,要是我的宝马有个三长两短,我让你们所有人陪葬,快,带我去看看。”

几个养马的仆人赶紧起来,带着宁王来到马厩位置,就见一间单独的马厩里,有一匹高大神俊的枣红色马匹,四个蹄子和身上都困了绳子,就是如此,还在不停挣扎踢踏,因为动作太大,绳子勒的马腿都流血了。

宁王一看立刻大怒,从旁边抽出一根马鞭,对着几个养马人就抽了过去。

啪啪啪~

宁王手里的鞭子狠狠抽打在那些养马人身上,打的那些家伙在地上不住翻滚哀嚎。

“我让你们如此对待我的宝马。”

“你们知道这匹马我花了多少钱,费了多少力气才弄来的吗,你就竟然敢让他受伤。”

“如果我的马有事,你们全都陪葬都不值。”

江浩站在旁边,看着暴怒的宁王一副要杀人的样子,原来刚刚的温文尔雅都是骗人的,恐怕这才是真正的宁王。

宁王打累了,那几个养马人浑身是伤的趴在地上,宁王看看自己的宝马,恨恨说道:“在给你们两天时间,如果两天之内在找不到办法,你们就没用了,我会再换一批养马人。”

那些人一听,立刻爬起来跪在地上不住磕头,哀求道:“王爷饶命啊,小的们不是不用心,只是这马太过暴烈不好驯服,我们......”

“哼,我不停这些,我只看结果。”

宁王说着,走到那批红马身边,伸手就想摸摸那匹马,那匹马见有人接近,忽然张嘴猛的向着宁王咬去,宁王一惊,还好闪得快,躲过了这一咬。

吓得立刻倒退几步。

江浩和张健升赶紧上前搀扶,宁王气呼呼的看着红马,喘了几口气,却也不知道说什么。

“可别真的饿死了,这我可是花了几万两银子,才弄来的汗血宝马啊。”

看到这一幕,江浩心里一动,说道:“王爷,不如让我来试试。”

宁王转身看向江浩,诧异问道:“你试试,你试什么。”

江浩道:“王爷,我也曾学过相马、御马之术,或许有些用处。”

江浩不准备完全透露自己可以沟通所有动物的能力,只说懂相马、御马。

“你还会相马、御马?”说完顿了一下,指了指那几个养马人道:“还是算了吧,他们几个虽然不堪,可也是整个南昌府最好的养马人了,也都不能驯服这匹马,你一个书生怎么可能驯服得了它。”

“王爷,请允许我一试,或许能成呢。”江浩再次说道。

宁王想了想,反正也没有什么损失,“也罢,你去试试吧。”

江浩慢慢上前,距离这匹红马大概两三步远的地方停下,红马一开始不住烦躁的摆头嘶鸣,江浩发动‘动物沟通能力’,慢慢的,红马的神情开始有些放松,停止了挣扎。

江浩的眼睛看着红马的一对大眼,缓缓伸出手,动作很慢很轻柔,红马鼻子里喘着粗气,却没有上来咬江浩。

慢慢的,江浩的手摸到了马头上。

宁王、张健升和那几个养马人看到这一幕,都感到十分惊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