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7章:一定狠狠弄

马上记住斗罗大陆小说网,这里有诗和远方www.douluodaluxs.com,若被转/码,可退出转/码继续阅读,感谢支持!

马群狂奔了一圈,最后在湖边停下吃草喝水,汗血宝马似乎感觉到了江浩,抬头向这边看看,奔跑起来,不多时就跑到江浩身边,大脑袋在江浩身上蹭呀蹭的,显得十分亲昵。

江浩查看了一番,点点头道:“嗯,身上的伤好了,看来体力也恢复了,又成了马王。”

嘶溜溜~

汗血宝马扬蹄叫了一声,告诉江浩自己是跑的最快的,在什么地方都是马王。

那几个养马人看到这一幕,眼中都是羡慕,如果自己也能有江公子这样的御马本领,或许也能得到一块铜牌也说不定。

江浩吩咐那几个养马人,平日不必管那匹汗血宝马,宝马性子烈,需要慢慢磨,这几个养马人自然听命。

江浩让养马人散去,做自己的事情,带着汗血宝马往草原深处走,走了约莫一刻钟,来到旁边一处山壁位置,这里距离驻地已经很远,人迹罕至。

江浩一抖衣袖,从里面窜出一个小家伙。

正是那只貂儿。

一对黑珍珠般的小眼睛不住四下打量,江浩摸摸它的脑袋,“自己在这边隐藏好,等有事我会召唤你。”

“唧唧唧唧~”

江浩再次摸摸顺滑的皮毛,“去吧。”

貂儿嗖的一下窜走了,三跳两跳就消失在乱石后面,不见了踪迹。

回到绝世楼,这里依旧是莺歌燕舞酒池肉林,江浩就在山洞中闲逛,这里看看那里看看,只用了半天功夫,就把山洞内的情况了解了一个大概。

这里的面积之广阔,超乎江浩的想象,除了宴会大厅、极乐阁、宝库这些地方,还有不下二百间的贵宾招待房,在另一侧,还有用来驻扎兵俑的地方,那里可以住下两千士兵。

不仅如此,更深处还有粮洞、兵器洞、甲胄洞,和储备各种物资的洞穴,不过那边戒备森严,轻易不让人过去。

从这一点就能看出,宁王早就在预谋,一直在为造反做准备。

回到自己的三十二号贵宾室,发现敏儿就在里面,手里拿着一个木制撑子,正在一针一线的仔细绣着一幅牡丹图,旁边还有一个十二三岁的小丫鬟看着,敏儿见到江浩进来一脸惊喜的站起来,那个小丫鬟立刻怯生生的站好。

“公子,你来了。”敏儿说道。

“嗯来了,这是谁啊。”江浩看向低着头的小丫鬟。

“这是小云儿,我的贴身丫鬟,公子这两天没来,我就把他叫过来陪我。”敏儿道。

“嗯,也好,这样我不在的时候,你也不会太过孤独。”

敏儿赶紧让丫鬟给江浩去泡茶,略带娇羞的问道:“今日公子可要留下。”

江浩摇摇头,先是叹息了一声,引起敏儿注意,幽幽说道:“我家娘子要远行了,这些日子我要多陪陪她。”

敏儿好奇问道:“为何要远行?”

“哎,也是件烦心事,不说了,算了,我要回去了。”江浩说着起身离开。

宁王弄了这么多女人,给那些所谓的贵宾享用,未必没有监视和探听消息的意思,江浩不敏儿是不是间谍,不过他绝对会防着她,而今天这个举动,如果敏儿是间谍的话,自己的话肯定会传到宁王耳中。

小心驶得万年船,他这是在为以后做准备。

一晃半个月过去,明日就是玉香和铁扉道人离开的日子,夜里,玉香和江浩抵死缠绵,一直累到力疲精尽。

第二天一早,车队准备出发,铁玉香还抓着江浩的手不住叮嘱,“夫君,自己要万分小心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

“每月我会给家中飞鸽传书一封信,夫君记得给我回信。”

“嗯,等到了那里安顿好,记得放来几只鸽子。”

......

情话仿佛说不完,可总有分离的时刻,铁玉香依依不舍的登上车,含泪离开了南昌,前往湖广安陆府。

后顾之忧解决了,江浩心中大定,从现在开始,可以施展拳脚了。

江浩骑马来到绝世楼,刚刚到来,就有侍卫拦住江浩道:“江公子,今天王爷来了,问起汗血宝马的事情,知道你没再,说如果你来了,让你前去见他。”

“好的,我知道了。”

江浩来到宴会大厅,这里永远是舞乐不停,花天酒地。

宁王坐在正座之上,江浩立刻上前行礼,“江浩见过王爷,听说王爷找我。”

宁王点点头,说道,“那匹汗血宝马驯养的如何了。”

“进展非常顺利,身上的伤势和暗疾都已经好了,体力也已经恢复,接下来我准备进一步驯服,让他接受骑乘。”江浩道。

“那我什么时候能够骑上它。”宁王问道。

“长则三月,短则一月。”

对这个回答宁王非常满意,脸上笑意不减忽然问道:“对了,我听说你岳父和娘子,离开南昌城了。”

江浩心里一紧,

看来宁王对自己还真的有监控,而且,那个敏儿恐怕真的是间谍,就算不是间谍,也一定会上报伺候之人的情况。

江浩的脸色带上了几分郁闷神色,“是一些家事。”

“家事,我就喜欢听家事,说出来让我解解闷。”宁王笑着追问道。

江浩轻叹了一口气,“哎,我与娘子成婚一年有余,可她的肚子始终没有动静......”

刚说道这里,宁王忽然插口道:“你有问题。”说这句话的时候,眼睛还瞟向江浩的下身。

江浩一愣,立刻大声说道:“我没问题,尺寸十足坚挺有力耐力持久。”

这种事情,男人不能忍的。

宁王哈哈一笑,“那又是怎么回事。”

“是我家娘子,之前找过几个副科大夫看过,都说我娘子体寒,极其不容易怀孕,也吃了几副药,可根本没有效果。”

“不孝有三无后为大,我江家本就只剩下我一个人,我最大的愿望就是为江家开枝散叶,可现在这种情况,别说子孙满堂了,一个都难。”

“我岳父也很着急,他本出身道家,说起他有一位同门师兄,住在湖广,乃是医药大家,前些日子还来信问候,说有时间聚一聚,岳父就想着,带我家娘子去找她师兄调理一番,所以带着我家娘子去了湖广。”

江浩说的理由非常充分,他和铁玉香成婚一年多,铁玉香肚子却是没有动静,现代社会或许还没什么,可这在古代却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情。

女子不能生育,那可是天大的问题,是‘七出’第一条。

宁王本来对江浩也没有太多怀疑,听到江浩的说辞,自然也就信了。

“呵呵,这里有的是美人,你不是挑中了那敏儿吗,也不见你动她,没准弄上一两次,就怀上个孩子也说不定呢。”宁王笑呵呵的调侃道。

江浩赔笑说道:“弄,一定狠狠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