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8章:开始动手

马上记住斗罗大陆小说网,这里有诗和远方www.douluodaluxs.com,若被转/码,可退出转/码继续阅读,感谢支持!

“走,现在带本王去看看我的汗血马如何了。”宁王站起来说道。

两人穿过山洞,来到山后的峡谷草原,就见远处马群又在奔跑,江浩指着马群道,“王爷请看,最前面的就是您的那匹汗血宝马。”

宁王对那匹马越看越是喜欢,哈哈笑道:“本王看中的马,那一定是天下第一的。”

语气嚣张至极。

马群奔跑一圈,江浩把两只手伸在嘴边,“呜呜”的叫了两声,那匹红马听到声音耳朵一激灵,知道江浩来了,立刻向着这边狂奔过来。

马鬃飞扬,四蹄踏踏有声,很快来到江浩身边,大脑袋在江浩身上蹭了蹭,宁王站在旁边看着,惊讶说道:“哎呀,你已经可以召唤他了,还真是不错。”

看到红马和江浩亲昵的样子,宁王竟然有些吃味,说道,“我现在能骑一骑他吗?”

“恐怕不行王爷,现在只是让他变得性情平静了,想要骑乘还要训练,不过您可以摸摸。”江浩道。

宁王上前,慢慢伸手摸向红马,有些小心翼翼的样子,上次他想要摸这匹马时,可是差点被咬了,不过这次红马没有咬人,宁王顺利的摸到了马身。

宁王脸上露出笑意,手在马身上不住抚摸,“好,买来一个月了,终于允许本王摸了。”

和汗血宝马玩了一会儿,宁王带着江浩回到山洞前厅,招来人喝酒说笑,宁王有紫烟伺候,江浩自然是敏儿伺候,酒过三巡,江浩就有些醉醺醺的了,迷迷糊糊对宁王道:“王爷,我有些不胜酒力了。”

宁王哈哈大笑,“你字好画好,还会御马,可这酒量就不行了,也罢,下去休息吧。”

江浩对着宁王拱拱手,敏儿搀扶江浩回到自己房间,江浩有千杯不醉能力,这些酒怎么可能让他醉了,他是在装醉而已。

敏儿让小丫鬟云儿弄来热水,解开江浩衣衫给他轻轻擦拭,擦拭完上身后,刚想脱衣解裤,忽然床上的江浩动了,一把将敏儿搂在怀里,翻身把她压在身下。

敏儿一惊刚想叫出声,樱桃小口就被一张大嘴堵住,一只大手还不客气的从衣衫口伸进去,抓住一只兔子就肆意揉捏起来。

“啊~”

旁边伺候的小丫鬟云儿看到这一幕,惊的叫出了声,不过随即反应过来,小脸腾的一下就红了,像一个小苹果,捂着眼睛站在那里,走也不是留也不是。

江浩把女人压在身下,动作有些粗鲁的扒开衣衫,露出一对兔子,坚挺饱满程度不输玉香,江浩一口就咬了上去。

小云儿再也坚持不住,转身逃出卧室,站在厅里却不敢走,不多时,她就听到房间内传出敏儿姐姐的一声惊叫,随后慢慢的,传来连续不断的旖旎之声。

云儿小小的身子有些颤抖,这就是男女之事吗,好可怕啊。

时间不长,

敏儿就颤抖起来,江浩忽然发觉有一股元阴之气从敏儿身上传来,与和玉香交合时得到的元阴之气一般无二,这就泄了,江浩心想,敏儿不亏是敏儿,应该是敏感体质,比玉香的承受能力差远了。

江浩抱住敏儿的身子不再动,慢慢炼化起那股元阴之气。

他修炼日久,灵力循环成了本能,已经不怕被外界打扰,也不怕中断,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江浩也能修炼。

敏儿恢复了一会儿,见江浩趴在自己身上不动,以为是男人怜惜自己,心里一甜,手轻轻搂住男人身子,闭着眼睛轻声说道:“公子还没舒爽,敏儿无妨的,承受得住。”

此刻江浩正好修炼完毕,

又得到了一道灵力,江浩非常高兴,看看身下美人,再次动起来,房间内旖旎之音再起。

良久...良久......

敏儿不知道自己死了几回...

......

一夜过去,

翌日,江浩醒来,怀里美人还在沉睡,想来昨晚耗费了太多体力,喊来小云儿,“我要起床洗漱。”

小云儿赶紧给江浩穿衣服,不过那小眼神看向江浩时,却带着一丝畏惧的神色。

江浩洗漱之后,来到大厅,听说王爷已经离开绝世楼回了南昌城,江浩知道机会来了,因为王爷回城,一般情况下都会带着王老实和书生夺命剑护卫左右。

江浩来到后山草原,看了看汗血宝马,来到貂儿藏身的地方,吹了一声口哨。

不多时,

一个黑黄色的小身子在乱石间跳跃了几下,就来到江浩身边,见到江浩表现的异常兴奋,江浩抱起小貂儿,小家伙还在江浩怀里撒娇的打滚乱钻。

江浩摸着貂儿顺滑的皮毛,说道:“今天,有一件事情吩咐你去做。”

随后江浩摸着貂儿的小脑瓜,传输自己的意念。

“唧唧唧~”

貂儿点了点小脑袋,表示明白。

江浩一抬衣袖,貂儿熟练的钻了进去,瞬间隐没不见,任谁也看不出来江浩身上藏着一只貂儿。

回到山洞,

在走过一条甬道时,江浩见四下无人,江浩衣袖一抖,一直小家伙嗖的窜出去,嘴里还叼着一个布包,三两下就消失不见了。

貂儿来到一处房间门口,见房门紧闭,也不着急,三两下跳到洞顶,在一处狭小的坑洼处藏好,等待时机。

不多时,有两拨巡逻的兵丁经过,没有任何发现。

一直到了中午时分,那间房门才打开,走出一个十五六岁的丫鬟,那丫鬟刚想关门时,房间内传出一个声音,“小蛮,我今日胃口不好,让厨房弄些素菜吧。”

“好的小姐。”丫鬟答道。

过去了约莫一炷香时间,丫鬟小蛮端着一个托盘回来,打开房门,在进屋时却没有看到,在她脚下一道黑影一闪而没。

貂儿跑到房中,转了一圈,最后钻到里屋,钻到床铺下面,在床铺下面,发现了一个非常隐蔽的隔板角落,这种地方如果不刻意查找,是根本发现不了藏了东西的。

小家伙把那个小布包就藏在了那里。

等房中两人吃完饭,小丫头端着托盘出门时,貂儿又顺利的跑了出去,貂儿动作奇快,不多时就出了后山洞回到峡谷草原,再次回到了自己的乱石堆。

这一切,就好像从没发生过一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