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9章:宝库失窃案

马上记住斗罗大陆小说网,这里有诗和远方www.douluodaluxs.com,若被转/码,可退出转/码继续阅读,感谢支持!

放下貂儿后,江浩回到房中,发现敏儿已经起来洗漱完毕,穿了一身青翠薄衫,却是显得更加俏丽。

“敏儿好些了吗?”江浩问道。

想到昨晚种种,敏儿脸上立刻升起红霞,“公子,我无妨的。”

敏儿还好,旁边的小云儿看着江浩却是一脸怯怯,只是看一眼就赶紧低下头。

吃过午饭,江浩躺在床上,敏儿侧身倚在旁边,嘴里清唱着曲子,“似花还似非花,也无人惜从教坠。抛家傍路,思量却是,无情有思。萦损柔肠,困酣妖眼,欲开还闭。梦随风万里,寻郎去处,又还被,莺呼起。......”

声音不大,轻柔婉转动听,就在耳边萦绕,江浩闭着眼睛倾听,鼻间还能闻到一股女子幽香,很是享受。

......

时间一晃几天过去,期间江浩回了一趟家,玉香还没有来信,古代行路艰难,铁家拉家带口的,还多有女眷,千里路程恐怕要走上十几天时间。

江浩再次来到绝世楼,看过红马后,忽然接到通知宁王有请,江浩离开来到大厅,只见大厅热闹一片,音乐阵阵,舞姬翩翩起舞,两边坐满了人,众人正在饮酒作乐。

江浩看到未央生也坐在末位,就走过去坐在他旁边,小声问道:“今天什么情况。”

未央生小声说道:“今日宁王请了客人来,你看为首那人,是本省按察使杨璋,后面那个老头,是新近卸任回乡的都御史李士实,朝廷的老臣。”

江浩暗暗点头,

他知道这两个人,后来在宁王造反时,这两个人都有参与,最后都落得个斩首示众的下场。

江浩现在的身份,自然也接触不到这样的人,被叫过来也只是陪客,宁王显示自己手下人才众多的背景墙而已。

酒宴非常长,一直喝到很晚,席间很多人都醉了,有人直接就倒在旁边呼呼大睡起来,宁王眼睛已经有些迷离,却还端着就被四处游荡找人拼酒,到了江浩这桌,江浩摇摇晃晃的站起来,“王爷,我敬您一杯。”

“好好好,干了。”宁王大喝一声一口干掉。

此刻宁王喝的也很多了,身子有些晃荡,江浩立刻过来搀扶,就在他搀扶宁王的时候,手快速在宁王怀里摸了一把,宁王没有任何察觉,那串钥匙就到了江浩怀里。

宁王拍拍江浩的手,迷离着眼睛又去找下一个。

江浩倒在旁边,也开始装醉,到最后,宁王站在场中哈哈大笑,“你们都不行,最后还是本王胜了,”他转头看向紫烟,说道:“紫烟,今晚你伺候杨按察,老实,去把离歌叫来,今晚伺候李御史。”

紫烟眼中闪过一丝默然,随即脸上带着笑意走到杨按察身边,媚声说道:“大人,今晚奴家伺候您。”

杨璋一脸醉意却眼带春色,对着宁王拱手为礼,“早就听说王爷身边紫烟绝色第一,下官多谢王爷千岁赏赐了。”

“哈哈哈,女人而已,岂是你我之间情义可比的。”宁王一副豪迈的说道。

酒席散了,江浩回到自己房间,搂着敏儿一夜安睡,第二日去到马场看汗血宝马,顺便江藏在怀里的宝库钥匙藏在乱石堆里。

就在此时,

江浩忽然见到无数兵丁从洞中冲出来,开始四处戒严,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,江浩心里一动。

有兵丁过来,把所有人召集起来,大声吩咐道:“接王爷命令,所有人全部不得擅动,”有人来到江浩跟前,说道:“江公子,王爷有令,请随我等去正厅。”

江浩点点头,随着两个兵丁来到正厅,此刻正厅已经聚集了很多人,江浩扫视一圈,除了按察使杨璋,都御史李士实外,昨晚参加宴会的人都在这里了。

江浩来到未央生旁边,小声问道:“未央兄,可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吗,如此大动干戈的。”

未央生瞅瞅四周,小声说道:“听说王爷的宝库钥匙丢了,王爷大怒,正在全力侦查,这不就把咱们全叫道这里来了吗。”

“谁会做这种事情,不是找死吗。”江浩假意惊讶道。

未央生用折扇敲着手掌,嘿嘿笑道。“谁知道呢,王爷爱宝如命,绝世楼戒备森严,敢动王爷宝贝的,那真是胆大包天之辈了。”

江浩抬眼看向主位,就见宁王脸色阴沉,吩咐手下侍卫,“整个绝世楼仔细搜查,哪怕是一只老鼠,也要给我翻出来,我到要看看,谁敢动我的东西。”

有人上来给江浩他们搜身,其他人也在绝世楼中搜查,那些贵宾房中,没有一处放过。

大概过去半个时辰,忽然有侍卫过来,在宁王耳边耳语了几句,宁王一愣,眼睛缓缓看向站在自己旁边的王老实。

王老实被看的发懵,“王爷,有何吩咐?”

“你动了我的宝库钥匙?”宁王阴沉着脸问道。

王老实大惊,立刻说道:“王爷冤枉啊,我怎么敢偷王爷的东西。”

宁王眯着眼睛,说道:“可在你房中,搜出了我宝库中的珠宝,你又怎么解释。”

王老实大惊失色,立刻道:“王爷,我对您忠心耿耿,绝不敢做出那样的事情,这里面肯定是有什么蹊跷。”

“蹊跷,呵呵,你自己去看吧。”

说完宁王带着人,还有王老实一起,来到王老实房中,房中,一个女人和丫鬟早已经站在墙边,一脸战战兢兢,宁王看到桌上打开的布包,里面有不少玉璧珠宝,分明就是宝库中的藏宝。

“在什么地方发现的。”宁王问道。

旁边侍卫答道:“回王爷,是在床底夹缝中发现的。”

宁王转头看向那个女人,冷声说道:“石燕,这些宝物可是你拿来的。”

那女人吓得脸色煞白,立刻跪下,哀声道,“王爷,奴婢绝不过敢那样的事情啊。”

“你就在这房中居住,那这包东西是怎么来的。”宁王问道。

“王爷,奴婢真的不知道。”女人吓得不住磕头。

宁王冷哼一声,转头看向王老实,“她不知道,这处房间是你的,那你知道吗。”

王老实立刻道:“王爷,我不知道啊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