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51章:太凶残,金银财宝全不放过

马上记住斗罗大陆小说网,这里有诗和远方www.douluodaluxs.com,若被转/码,可退出转/码继续阅读,感谢支持!

“叮~~收集到宁王宝物一件,请再接再厉。”

最后一件宝物被收集,整个宝库变得空空如也,江浩大大舒了一口气。

终于完成了。

打开系统面板,进度栏上显示32527/100,已经大大超额完成了任务。

六天,整整六天啊。

这六天可把江浩累的不清。

他是户部尚书后勤主管,现在南昌城最大的官,需要许多处理事物,江浩就把这些事情放到绝世楼处理,每天只占用半个小时,吃饭拉屎一个小时,其他时间几乎都在宝库里。

现在离开吗?

当然不,江浩的口号是“颗粒归仓”,二楼还有不少宝物呢,来到二楼大厅,江浩看看宁王那张龙椅,这可是好东西,伸手摸在上面,十秒钟过去,

刷~~

那把龙椅瞬间消失。

墙上的大明地图也是精心绘制的,收走。

这套红木家具,收走。

那套漂亮的屏风,收走。

地上精致的地毯,收走。

......

忽然,

江浩觉得背后生凉,有一种心悸的感觉,他猛地转身,就见不远处出现一个身穿黑衣的家伙。

江浩心里一惊,竟然是那个黑衣刀客。

黑衣刀客目光灼灼的看着江浩,手放在武士刀刀柄,沉声问道,“你究竟是怎么做到的,那些东西那里去了。”

“你不是跟着王爷走了吗,怎么又回来了。”江浩故作镇定的问道。

“王爷让我回来取东西,我问你,那些东西呢,我看到那些东西在你手中消失,你是如何做到的。”黑衣刀客再次问道。

“这些不是你要管的。”

刷~

黑衣刀客抽出武士刀直指江浩,喝道:“你肯定是背叛了王爷。”

江浩脸上露出怒色,“你想要做什么,我是户部尚书,岂是你能冒犯的。”

“呵呵,你背叛王爷,在背后做这些事情,我要抓你去见王爷。”黑衣刀客迈步上前。

江浩知道不能善了了,手一动,手里多了一把火枪,枪口指向黑衣刀客。

那黑衣人顿了一下,武士刀横在胸前,戒备的看着江浩,两人对峙起来。

忽然,那黑衣人动了。

刷的往旁边一晃,动作迅捷无比,甚至出现了重影,以一个诡异的角度向着江浩这边冲来。

江浩眼疾手快立刻开枪。

“轰!”

一颗子弹向黑衣刀客射去。

“当!!!”

只见黑衣刀客手中武士刀一动,划出一道白芒,耳边传来当的一声脆响,那颗铜丸子弹竟然被他用刀劈开了。

江浩震惊,没想到对方的刀如此快,竟然能劈中子弹,眼看黑衣人就要到自己近前,江浩忽然用日语大喝一声:“秀逗麻袋。”

一声纯正的日语让黑衣刀客动作一顿,看向江浩的目光里透露出疑惑:“你是日本人?”。

就是这个机会,

江浩手里忽然又多了一把火枪,手指连动。

“轰!轰!~”

那黑衣人正是精神最松懈的时候,哪成想江浩又拿出一把火枪,仓促挥出一刀砍中一颗子弹,可第二颗却来不及阻挡。

黑衣人身子一僵,脑袋上多了一个血洞。

就是这样,江浩还不放心,这种武者,谁知道有没有什么诡异的保命手段,或者最后给自己来个致命一击。

丢下手里火枪,再身上一掏,竟然又拿出来一把,“轰~轰!”,江浩毫不犹豫的对着黑衣人再次连开两枪,一枪轰在脸上,一枪打在胸口处,那黑衣人滚倒在地,一动不动了。

江浩这才看向那个家伙,睁着一双死鱼眼,眼中还带着一丝惊恐和疑惑。

一代刀术大师,就这么挂掉了。

谁能想到,

一个人身上能藏着3把火枪,这的多谨慎(怕死)啊。

江浩捡起地上的火枪,清理了一下,拿出火药和子弹慢悠悠装填好,心里做着反思,刚刚自己松懈了,要不是现在灵觉敏锐了许多,根本不知道已经被人接近,实在太危险了。

等火枪重新装填好,江浩又把三把枪全部藏到身上,看到黑衣人的尸体,提起来丢到角落用一块毯子盖好,转身离开。

来到大厅,江浩命人叫来侍卫首领程东,程东过来拱手问道:“大人,有什么吩咐。”

“准备人手,在金库里搬两车金银出来,我们回南昌城。”江浩吩咐道。

金库不是宝库,宝库是用来放宁王收藏品的,金库是用来放金银铜钱的,现在这些也归江浩管理。

程东有些疑惑的问了一句,“大人拿金银有什么用。”

江浩沉着脸说道:“稳定南昌城秩序,让那些商家重新开张营业,说多了你也不懂,去准备吧。”

程东是个粗人,江浩说的这些他也确实不懂,“是大人,我这就去准备。”

时间不长,就弄了辆车金银,江浩骑马,一行人回到南昌城,此刻的南昌城显得很是萧条,街上形容稀稀落落,不见平日喧哗。

宁王造反,这可是天大的事情,历来发生兵灾都是百姓倒霉,百姓不知道最后会对他们有什么影响,人们变得更加小心翼翼,能不出门就不出门。

江浩已经接到王阳明的飞鸽传书,他已经集结了一万多人手,都是其他州府凑的,再加上自己手中的两千多剿匪部队,后天就可以抵达南昌城外,希望江浩可以接应,以免造成太大死伤。

回到南昌城,江浩就开始准备这些,此时的南昌城,只留有一千多士兵守卫,这些兵丁的指挥权,都在江浩手中。

两天时间过去,

天色黑下来,整个城市变得十分安静。

一只鸽子扑棱棱从远放飞来,落到江浩窗台上,看着江浩发出咕咕咕的声音。

江浩抓过鸽子,打开竹筒拿出里面的纸签,看了几眼后,在油灯上把纸签点燃,想了几秒钟,江浩在提笔写了一行字,“今夜子时,东城门,装作宁王运粮队,我会骗开城门。”

把纸条塞到竹筒里,一张手,鸽子再次飞走。

江浩在床下抽出一个木箱子,里面有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,江浩找出一个竹筒和一个小瓷瓶。

来到那些护卫住的地方,此刻那些家伙正在休息,江浩悄悄靠近,在窗外偷偷听了一会儿,没有任何动静,拿出主管放上药粉,用力往屋里一吹,瞬间一股白烟飘向屋里。

江浩用的这套东西,是当年那个淫贼桑冲留下的迷魂烟,他在外面等了约莫四五分钟,敲了敲房门,发现里面没人应声,江浩把房门推开,就见屋里的人已经全部昏死过去。

成了。

江浩又回到后院,想到屋里的那几个女人,江浩想了想,来到门外倾听。

几个女人正在屋里小声聊天,江浩还没有休息,她们也不敢太早睡觉。

忽的,一阵白烟从门口飘进来,几女都没有发现,慢慢的,她们觉得脑袋有些沉,随后闭上眼睛没了知觉。

打开房门,就见敏儿和沐雪,已经歪倒在床上,那两个小丫鬟,直接倒在地上,动作很是不雅。

江浩把两个女人摆好,两个小丫鬟也放在旁边,出了房门来到福伯房间,拍了拍房门,“福伯,是我。”

福伯立刻起身,打开房门看到是自家少爷,“少爷,您有什么事情吗。”

“把咱们自家人都叫起来,准备车马离开。”江浩道。

福伯一惊,却没多问立刻去准备,江家原本的十几个家丁和几个丫鬟都被叫到正厅,江浩说道:“南昌城危险在即,我准备离开,你们可愿意跟随我。”

其他人面面相觑,不过随即反应过来,“我们愿意跟着少爷。”

“那好,你们几个,去侍卫房中,穿上他们的甲胄,拿上刀枪,装作我的护卫。你们几个女子,去把敏儿、沐雪她们搬到车上,今晚我们从南门出城。”

江浩吩咐完,众人立刻行动起来,家丁换了侍卫服,福伯指挥人把几辆车马套好,几个昏迷的女人被搬上车,江浩骑在马上,身后是一排六辆马车,向着南门方向行去。

来到南门,有守城兵丁赶紧过来查问,一看是尚书大人,立刻恭敬行礼,“见过大人。”

“嗯,打开城门,有一批物资要及时运出去。”江浩沉声说道。

江浩是这里的最高长官,守门校尉不敢怀疑,立刻命人打开城门,江家车队安稳的出了南昌城,出城后,江浩对福伯叮嘱道:“福伯,你带着他们,沿着这条路一直往前走,不要停留,我自会追上你们。”

“少爷,您还要回去吗。”福伯问道。

“我还有事情需要做。”

“可是少爷,太危险了,不如和我们一起走。”

“我还有事情要做,放心,我自保是没问题的,你们赶紧去吧,路上不要停留,等我追上你们,我们就去湖广安陆找娘子他们汇合。”江浩道。

“好的少爷,您自己万事小心啊。”福伯又叮咛了一句。

看着车队慢慢走远,渐渐消失在黑夜里,江浩立刻回身回了南昌城,他没有回家,而是直接来到了城东门,东门守门校尉看到江浩后,立刻上来行礼,“见过大人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