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64章:这样我很难搞啊

马上记住斗罗大陆小说网,这里有诗和远方www.douluodaluxs.com,若被转/码,可退出转/码继续阅读,感谢支持!

“打死他!”

“妈的还敢动手,真是找死。”

这些人叫嚣着冲过来,面对这些人,江浩丝毫不惧,第一个冲过来的就是瘦脸,江浩直接一脚踢在这家伙腿上。

只听咔嚓一声,瘦脸立刻被踢倒,还在地上滑溜出去四五米远,随后发出一声凄厉惨嚎。

“啊,我的腿啊!”

又有人窜过来,江浩瞬间轰出一拳,打在那人下巴上,在人们惊讶的眼神中,那个家伙竟然被打飞离地,随后扑通一声跌倒在地上,再也没了声息。

下巴挨了重重一拳,直接晕死了。

有一个家伙的拳头刚要打在江浩身上,却被江浩一把抓住手臂,随后一个马伽术,两手用力一扭,只听咔嚓一声,这家伙的手臂立刻转到了一个十分诡异的姿势。

“啊~~~”

惨叫声响彻整个浴室。

一个家伙想要从后面抱住江浩,江浩一把揽过来,抓住脑袋狠狠往墙壁上一磕,只听砰的一声,那个家伙瞬间滑溜在地上。

只是几下功夫,江浩就废掉了五个人,其他人立刻怕了,不敢在冲上前,那个叫肥鼠的家伙瞪着眼睛,现在江浩在他眼中,不再是什么可以吃的小鲜嫩,而是一个大魔王。

江浩踩着积水向肥鼠走去,语气森冷的说道:“你他吗不是想玩我吗,来啊。”

肥鼠被吓坏了,可是老大的威严又不能退,立刻摆出一副色厉内荏的架势,“小子,我是福兴帮的,你敢动我,让人砍死你。”

“我死之前先弄死你。”江浩说完直接一脚踢出,肥鼠想要躲闪,可他哪里躲的开江浩的动作,被一脚狠狠踹在肥硕的肚子上,肥鼠近200斤的身子,直接倒飞出去。

啪的一声,肥鼠直接砸到墙上,随后滚落下来,肥硕的身子蜷缩在一起,活像一只大虾米,江浩还不肯放过他,上去一脚踢在这家伙头上,啪的一声脆响,人们再看肥鼠,已经满嘴鲜血。

肥鼠噗的吐出一口血沫子,里面还夹杂着几颗牙齿。

至于肥鼠的另外几个手下,早吓的躲到一边,身体瑟瑟发抖,看向江浩的眼神满是恐惧,生怕这家伙追过来把他们也打残了。

原本还在看热闹的人,都吓得缩在浴室一角,此刻看向江浩的眼神都像在看一只霸王龙,自然也包括周坤。

就在这时,狱警也发现了浴室里面的动静,立刻有人在铁门外喊道,“不许打架,不许打架。”

不多时,一群武装警就冲进浴室,眼前看到的场景让所有人感到震惊,地上躺着六个人,三个昏死,两个手脚变形,最惨的肥鼠一脸血污不知死活。

狱警挥舞警棍,大声喝到:“所有人蹲下,蹲下,双手抱头。”

江浩慢慢蹲下,把手放在头上。

狱警把所有人分割开,找来人把几个家伙抬到医务室去,监狱有专门的医院,医生看到这几个家伙,都觉的好惨。

事情很快调查清楚,肥鼠想要欺负新人,还想玩捡肥皂游戏,没想到踢到铁板,这个新人是个霸王龙,一个打十个,打残了肥鼠六个人,自己毫发无损。

江浩被关进黑房。

只是一间只有两平米的空间,想躺下都不行,伸腿就能踩到马桶,只能坐着。

铁门紧闭,没有灯光没有窗户,里面漆黑一片,人在黑暗的空间内,最容易产生负面情绪,这是对犯错罪犯的一种惩罚。

可能别人会怕小黑屋,江浩不怕,他盘膝坐下,刚刚的打斗对他的心理没有一点影响,很快进入修炼状态。

......

监狱中办公室内,一名管事把材料放在老板桌上,汇报道:“张叔全,外号肥鼠,以前是福兴帮的三号头目,因贩卖枪支被判刑入狱六年,刑期还有两年六个月。”

“剩下的都是他的小弟,入狱前也都是福兴帮的人,所以在里面,也都被肥鼠收拢麾下,今天的事情,是肥鼠想欺负那个叫江浩的新人,江浩入狱的资料是伤人,身手十分好,据在场的人说,江浩每人只出了一招,然后那些人就全部重伤了。”

......

“监狱长,鉴于江浩严重伤人,可以考虑上报法庭给江浩加刑。”

监狱长看着那一张张惨兮兮的照片,心里暗骂一声,对自己的下属说道,“好了,档案留在我这里,你先出去吧。”

“监狱长,那您看什么时候上报法庭。”下属追问了一句。

“好了好了,我会考虑的。”监狱长有些不耐烦的挥挥手说道。

“YesSir”。

属下敬礼离开监狱长办公室,等属下关上门,监狱长拿起电话,拨了几个号码,那边很快接听。

“老于,什么事情。”电话那头传来黄警司的声音。

“你安排进来那个人究竟什么情况,你知不知道,今天才送去大房,就重伤了六个人,你让我怎么照顾。”监狱长没好气的说道。

“他本人怎么样。”

“他,一个打十个,自己毫发无伤,你这是给我送来了一头暴龙啊,现在闹的这么大,我要给他加刑的。”监狱长说道。

“不能加。”

“那怎么办。”

“我现在在英国培训,过几天回港我去看他。”黄警司道。

监狱长没好气的放下电话,想了想,把刚刚那个手下叫过来,把档案丢给他,“关他七天黑房。”

“监狱长,不报加刑吗。”

监狱长一拍桌子,“你是老大还是我是老大,这是命令。”

“YesSir!”

......

“铃铃铃~~”

“所有人起床洗漱,整理内务,二十分钟后,餐厅集合吃早餐。”

江浩被铃声吵醒,慢慢呼出一口气,从打坐中醒来,不多时,铁门下面咔嚓一声打开一个小门,递进来一份早餐,“吃饭啦。”

稀粥+面包。

借着小门的光线,江浩安静的吃着早餐,吃完后把盘子递出去,小门咔嚓一声又关上了,顿时里面再次陷入黑暗,只有极少的光线从门缝射进来,让江浩能看清马桶的位置。

解决完个人卫生,江浩再次盘膝坐下,闭上眼睛,口中轻念茅山典籍“上清大洞真经”。

“夫道生于无,潜众灵而莫测;神凝于虚,妙万变而无方,杳冥有精而泰定发光,太玄无际而致虚守静,是之谓大洞者欤......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