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70章:监狱暴龙兽的传说

马上记住斗罗大陆小说网,这里有诗和远方www.douluodaluxs.com,若被转/码,可退出转/码继续阅读,感谢支持!

“全部住手,抱头蹲下,否则武力制服。”

全部住手?

动手的只有一个人好不好。

监狱里看热闹的其他囚犯心里都是如此想,不过他们还是听话的全部蹲下抱头。

那些被江浩追着打的洪兴仔,一听狱警如此喊,立刻全部乖乖蹲下,心说这下有救了。

他们第一次觉得狱警这句话是如此亲切。

最后,整个饭堂只剩下江浩一个人站着,不是他不想蹲下,而是他刚刚提着一口灵力,如今耗损一空,只觉体内虚弱,他怕只要一蹲下去,就再也站不起来了。

可人们看到的江浩,却是浑身鲜血一脸狰狞,屹立在那里如同一尊战神,这个形象深深地印刻在他们脑海里。

......

事后处理很麻烦。

监狱长看着案卷,重伤十几个,轻伤几十个,这要是让社会和监狱管理局知道了,他肯定要挨骂的。

头疼啊头疼。

他揉着额头再次问道,“调查清楚了,确定是一个人打一百个吗?”

“是的监狱长,这次一开始是洪兴仔挑事,江浩出于自卫反击,结果就是这样了。”一名穿着白色警服的女警官下属说道。

“你觉得这报告交上去,监狱管理局会信吗。”

别说别人不信,他自己都不信。

要不要这么夸张,拍电视剧啊。

“我们有一百多份犯人口供,包括江浩,洪兴仔,还有其他没参与的犯人,监狱长,这就是事实,这次江浩确实没错。”属下道。

不得不说,这是一个耿直的女警官。

“江浩现在在哪儿。”监狱长问道。

“在监狱医院,他身上有多处轻伤,正在接受治疗。”

“只有轻伤吗?”监狱长有些不敢置信的问道。

“是,身上多处淤肿,两只拳头擦伤出血。”属下道。

“拳头擦伤出血,那他妈是打人打的好不好,”他叹了一口气,“不好意思,我爆粗口了,希望你不要介意。”

“没关系监狱长,我能理解您现在的心情,其实我刚刚看到的时候,也觉得非常难以置信。”

监狱长顿了一下,“好吧,你就按照惯例处理吧,他还有半个月出监,希望这段时间不要再惹事。”

“监狱长,我觉得恐怕没人再敢惹他了。”

“呵,呵呵,也是,一个人打了整个洪兴,他又和东星的人关系不错,谁他妈还敢惹他,哦,不好意思,我又爆粗口了。”

“监狱长,我出去了。”

“好的,你去吧。”

监狱医院。

一个小护士给江浩仔细的清理拳头上的伤口,不时还偷偷打量江浩,感觉自己的心脏没来由的砰砰跳,“这个男人真的好帅啊,他冷着脸的样子更帅。”

“你的手痛不痛。”小护士问道。

“不痛。”

“伤的很严重呢,好多撕裂伤口,一定很痛。”小护士道。

“我想洪兴仔更疼。”江浩淡淡道。

小护士一双大眼睛认真的看着江浩,压低声音问道:“你真的一个人打一百个,现在整个监狱都传开了,他们叫你人形暴龙,你是不是练过功夫啊,就像金庸小说里写的,有内功什么的。”

还真是一个好奇宝宝。

“没有。”江浩道。

“不可能,你骗不了我的,我学医的,能用手把另一个人的手臂直接掰断,那得需要极大的力气,没有内功怎么可能。”小护士不信。

江浩忽然想逗逗这个小护士,虽然说不上太漂亮,但也是可爱型的,尤其一双大眼睛很亮,而且身材不错,胸口鼓鼓的,把白色的护士服撑起来。

“你真想知道。”江浩道。

小护士一听,知道可能要听到什么隐秘的猛料了,立刻兴趣更大,凑近说道,“你说,我绝不会告诉其他人。”

江浩郑重其事的说道:“我修炼的确实不是内功,不过比内功更厉害,我会男女双修功法,修炼出一口灵气,如果你有兴趣修仙,可以找我。”

小护士是个武侠仙侠迷,一听男女双修功法,立刻反应过来江浩说的是什么意思,笑脸腾地一下就红了。

“坏蛋。”小护士狠狠白了江浩一眼。

两只手包扎好,弄得像两个拳套,江浩左右摆了摆,说道:“要不要这么夸张,我怎么吃饭啊。”

“我就这样包喽,怎么样,你不服啊。”小护士瞪了江浩一眼,眼中满是挑衅。

所以说,得罪谁千万别得罪医生,尤其是正在给你治病的医生,护士同理,万一你做手术,给你丢下一个“剪刀、石头、布”啥的,还要割开第二次。

小护士又坚持江浩身上的伤,发现只有简单的擦伤和淤肿,拿药水涂抹好擦伤,小护士想了想,说道:“要不要我帮你揉揉淤肿。”

“好啊。”

有人伺候自然求之不得。

小护士的手很柔,倒上药酒轻轻揉着,摸着江浩那健壮结实的肌肉,竟然有种舍不得放开的感觉。

男人爱女人长腿大胸,女人也爱男人一身肌肉。

揉了将近一个小时,小护士都出汗了,这才让江浩回病房。

江浩一来到病房,其他人全部看过来。

还真巧了,这个病房里还真有不少熟人,肥鼠、花臂男、瘦脸几个家伙都在,看到江浩后,全都吓得脸色发白。

江浩回想了一下这两个多月的监狱生涯,好像树敌太多了,到哪里都是敌人啊。

“护士,这没法睡啊,他们几个都是被我打伤进来的,对头来着,我怕晚上睡觉被他们谋害了。”江浩无奈说道。

听江浩这么说,肥鼠几个人心里都不自觉想到,“我们害你,我们还怕你打死我们呢,以为我们不知道旁边病房里躺着的那群人是怎么进来的啊。”

小护士一听,小眉头皱起来,“可是,其他房间都住满了,而且,那些人,都是今天被你打进来的。”

江浩想了想,“要不你把我送囚室吧,我问题不大。”

“可监狱长签字,让你这半个月不能回监区的。”小护士道。

“那怎么办,和他们睡,我很怕死的。”

小护士看江浩认真说话的样子,噗嗤一声笑了,“要不要和我住一起啊。”

“可以。”

“你想得美啊。”

最后,监狱长给江浩特批了一间独立病房,绝对是特殊对待,监狱长也是无奈,这是个炸弹,放在监区他怕再次爆了,还不如关在医院呢。

“开饭了。”

小护士给江浩拿来饭菜,三层的保温盒,一份菜一碗饭还有一碗汤。

江浩看看自己的手,“这没法吃饭啊。”

“你还想让我喂你啊。”

江浩用深邃而又略带忧郁的眼神看着小护士,小护士顿时被看的心脏砰砰跳,“好吧,我喂你吃”,说完拿起勺子开始给江浩喂饭。

就这样,江浩享受了半个月的病房生活,终于到了出狱时间,江浩离开时,小护士还很是有些不舍。

江浩出狱的消息,瞬间传遍整个监区,很多人大大松了一口气,那个凶狠的家伙终于走了,他们又可以过上正常的监狱生活了,不过,监狱里留下了关于监狱暴龙兽的传说。

脱下囚服,换上一身便装,江浩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,只有一张身份证、一串钥匙和一个钱夹子,钱夹子里只有20块钱,还真是清洁溜溜。

监狱大门打开,江浩一步迈出来,深吸一口气,这才是自由的空气,从此以后,他再也不愿意回到这个地方。

忽然,旁边响起一个熟悉的声音,“兄弟,我来接你了。”

江浩看过去,就看到周坤穿着一身骚气的花衣服,站在一辆平治车旁边,正一脸笑意的看着自己这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