婚事

马上记住斗罗大陆小说网,这里有诗和远方www.douluodaluxs.com,若被转/码,可退出转/码继续阅读,感谢支持!

从一开始,嘉媛就讨厌透了罗景嵩,这种讨厌仿佛是与生俱来的,永远无法消除。远在十五年前,嘉媛才五岁,和罗景嵩第一次见面,她就讨厌他。那时,嘉媛跟着母亲从乡下进城,穿着土布的蓝褂子,梳着两条小辫,辫梢系着红头绳,一副土头土脑的样子,牵着母亲的衣襟,跨进了有石狮子守门的罗家。在进入罗家大门以前,母亲曾经再三叮咛过她:

“等会儿见了表姨和景嵩表哥,要懂得叫人,别对着人干瞪眼,也别乱说话!”

仅仅是母亲这几句话就让她打心里不舒服,在乡下,她是出名的小野丫头,虽然才五岁,却是孩子们的“王”。她长得漂亮,胆子又大,连男孩子不敢做的事她都敢做,斗蟋蟀、摸泥鳅、打水蛇、把蚯蚓切成一段段来钓鱼,再加上她想得出各种千奇百怪的新鲜花样来玩。所以,女孩子们怕她,男孩子们服她,她又长得好,一对乌溜溜的大眼睛,微微向上翘的鼻子和小巧的嘴,谁得罪了她,她把眼睛一瞪,辫子一甩,嘴巴一噘,说一句:“再也不跟你玩了!”对方就软了下来,乖乖地向她赔罪讨好。因此,她个性倔强到极点,这次进城她本就不大愿意,全是表姨的一封信惹出来的,信是写给母亲的,大意说嘉媛已该进小学了,在乡下这样鬼混不是办法,要母亲送她进城,住在罗家,以便于完成教育。母亲和表姨从小是最要好的表姐妹,长成后一个嫁给城里的富绅,一个却嫁给了乡下富农的独生子,不幸的是嘉媛的父亲在嘉媛出世后三个月就逝世了,母亲就守着嘉媛和偌大的田产度日。表姨的一封信提醒了她,几乎是迫不及待地,她就带着嘉媛进了城。嘉媛对于要住到一个陌生的环境里,心里十分不高兴,何况母亲还一反常态地给了她这么多忠告,早就使她不耐烦了,对于那个比自己大三岁的表哥,她在潜意识里就颇有反感了。

在罗家的客厅里,嘉媛见着了她从未谋面的表姨,虽然母亲事先叮咛过她不要瞪着眼看人,她仍然禁不住瞪着表姨看,表姨长得很美,白胖胖的,她比母亲大,看起来却比母亲年轻。见着了嘉媛,表姨一把抓住了她的手,仔细看了她一番,转头对母亲说:

“霞妹,真想不到嘉媛长得这么好!”

接着,表姨眼睛里涌出了泪水,母亲哽咽地讲了一句什么话,表姐妹就紧紧握住彼此的手,相对流起泪来。嘉媛天不怕地不怕,却最怕别人流泪,尤其是母亲。一看到表姨和母亲的表情不对,她就向客厅门外溜,客厅外面是一个相当大的花园,她站在台阶上,咬着辫子上的头绳,对这个新环境打量了起来。

“举起手来,投降。”

忽然,一个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她一大跳。一回头,她首先看到的是一把小手枪,枪管正对着她。然后,看到了那个执枪的男孩子;大眼睛、浓眉毛,嘴边带着个顽皮的笑。嘉媛因为被他吓了一跳,心里老大不高兴,不禁气呼呼地说:

“讨厌鬼!你干什么呀!”

“举起手来,再不举,我要开枪了!”那男孩嚷着说,继续用枪对着她。在乡下,她玩过各种不同的东西,却没有玩过小手枪。对这个乌黑的小东西,她充满了好奇,但却毫无戒心。就在她定神瞧那男孩子拿着那把小枪的时候,突然间,手枪砰然一响,同时冒出了火花,使她不禁跳了起来,同时哇地叫了一声,往后退了几步。这吃惊的样子使那男孩大笑起来,笑得前俯后仰,好像这世界上再也没有比这件事更好笑的。嘉媛气得想哭,有生以来,她从没有被人如此嘲弄过,她跺了跺脚,把小辫子甩到脑后,恶狠狠地大喊:

“讨厌鬼!讨厌鬼!讨厌鬼!”

由于她喊得如此大声和愤怒,那男孩子止住了笑,用诧异的神情望了望她,接着就把小手枪递过去,安慰地说:

“是假的嘛,不要怕!”

“我才不怕呢!”嘉媛大叫,“我什么都不怕!”

“呸!”男孩子收回了他的枪,带点轻蔑地说,“女孩子是什么都怕!”

“见鬼!”嘉媛气呼呼地说,“你敢和我比爬树吗?我们爬最高的!”

在乡下,嘉媛的爬树是有名的。现在,下了挑战书之后,她不等对方的同意,就向花园里最高的一棵树跑去,以惊人的速度和敏捷,像只猴子一样爬到了树枝尖端,在枝桠上停住,俯身下望,一面对那男孩傲然地招着手。男孩吃惊地张着嘴,呆呆地仰望着嘉媛,一脸惊异和不信任的表情。嘉媛得意了,她摇晃着身子,清脆地笑了起来,一面喊:

“上来嘛!那么大的男孩子,爬树都不会!羞羞羞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