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章

马上记住斗罗大陆小说网,这里有诗和远方www.douluodaluxs.com,若被转/码,可退出转/码继续阅读,感谢支持!

从J市去长溪市,坐公交车要五十分钟,车票四元。

对全部家当不到一百元的石振来说,两人一共八元的车票,是一笔大钱了。

石星火已经把手上的六个包子吃完,兴冲冲地看着车窗外。

石振也默默地看着窗外的景象。

94年的J市,发展的远不如后世好,但路边农田边的民房,几乎都是两层小楼。

只不过这些小楼不如后来的洋气,大多是最简单的外观,墙上只抹了白石灰,瓦片也是黑色的。

他记得,接下来几年,J市发展很快,就在这几年里,乡下有点钱的人家,都会拆了这些房子,盖出一栋栋样式新颖,墙上贴瓷砖的小楼,有些人家那房子盖的,比城里小区的别墅更好看。

沿着国道到了长溪市,石振又拉着石星火上了一辆公交车,直奔安山镇。

J市的乡村发展得很好,长溪市作为全国百强县,下面的镇子,也一个赛一个的富裕,人口还多。

从长溪市到安山镇的公交车半小时就有一辆,上车买票,每人三元。

一路上公交车时不时停一下,陆续有人上车。

石振和石星火的打扮挺寒碜的,这年头出来的打工的人又没后来那么多,所有人都好奇地打量他们。

石振年轻时很厌恶这种目光,他那时候自尊心很高,总觉得别人看不起自己,所以后来有了点钱,就整天想着要穿好用好,现在却早已没了这想法。

两人坐车,很快就来到安山镇。

安山镇名字里带“山”,实际上是没有山的,这是一个水网密布,土地肥沃的江南小镇,古代这里甚至还是县城。

关白羽,就住在这里。

想到关白羽,石振心头一颤,又酸又痒酥酥麻麻的感觉从心脏传遍全身,让他走不动道。

他上辈子带着石星火来了J市之后,并没有来安山镇,一直在J市找工作,后来还真的找着了,那就是在工地做“小工”。

工地的活儿有很多种,泥瓦匠、木工、水电工之类需要技术的活,干了拿的工资要高,还会被尊称一声“师傅”,那些那些不需要技术的工作,这都是“小工”做的,去工地干没技术的工作,也叫“做小工”。

工地上需要有人搬砖,需要有人搅拌水泥,需要有人干各种杂活,自然也就需要很多小工。

这工作又苦又累,他和石星火在工地当小工,每天干十来个小时,包工头许诺十元一天的工资。

他们挖过河道淤泥,搬过砖头,拆过房子,起早贪黑杂七杂八什么活儿都干过,都这样了,包工头还总是克扣他们的钱,或者拖着不给。

但石振都忍了。

他想在工地上学技术。

他都打算好了,等他把要学的学了,就回村拉一些乡亲出来干活。

大的工程他是接不了的,但J市农村,多得是想要盖房子的人。

他可以从农民手里接盖自建房活儿。

J市本地也有帮人盖房子的人,但压根就不够用,只要他们收费不高,不愁没活儿干!

他想的很好,但发生了意外。

那天石星火正在搬砖,突然从手脚架上掉下来一摞砖,把没有安全帽的石星火砸了个头破血流。

石星火被送到医院的时候还有救,但包工头一分钱的医药费都不肯给。

石星火虽然很笨,但其实生活方面没什么问题,他还非常听话,干力气活特别卖力。

在工地上,他因为老实,干的活儿比其他跟他一样的小工干的都要多。

如今他因为工地存在安全隐患被砸伤,包工头不仅不给医药费,还护着那个不放好砖头的泥瓦匠,就因为那个泥瓦匠是包工头的同乡。

石振当时为了石星火的医药费,就差跪下求人了,结果人家小汽车开着,大酒店吃着,只把拖欠了他们的几百块工资给了,口口声声就是石星火自己不小心才受伤的。

眼瞅着石星火动了个简单的手术没有后续治疗快没命了,他忍无可忍,就想法子抓了那个包工头,将人打了一顿,逼他家里人拿钱。

包工头家里人报了警,石振就这么因为绑架勒索、伤人等罪名进了看守所。

他绑架人是为了讨医药费,到底没判刑,在看守所住了几个月就出来了,但等他出来,石星火已经死了。

而那个包工头,赔了五万块钱之后,就继续过着他的逍遥日子。

他当时年轻气盛,自然受不了一条人命就这么没了,打定主意要报复那个包工头,也想出人头地,再不遇上这种事。

他之后就按着自己的计划,带着群里的一群年轻人去了J市下面的长溪市,在长溪市周边的农村到处跑,给人盖自建房挣钱。

他以此攒下人生的第一桶金,后来长溪市以及周边的那些小镇开始搞拆迁的时候,更是接下了一些大一点的工程。

J市竞争大他干不过别人,在小地方,他却能混得如鱼得水。

他是98年认识关白羽的。

当时他二十二了,手上也有了一些钱,就开始琢磨着想结婚生孩子。

结果还没结上婚,先认识了关白羽。

关白羽当时是被一个他认识的贴砖师傅带着来工地上干活打下手的。

十九岁的年轻人长得特别俊,唇红齿白,他头一次见到,就觉得眼前一亮。

不过他关注关白羽,不是因为关白羽的长相,而是因为关白羽这人,跟工地格格不入。

他文文弱弱,戴一副框架眼镜,瞧着就不像是做体力活的,中午吃过饭休息的时候,别人都在打牌,他却捧了书看。

石振过去瞅了一眼他的书,根本看不懂。

他后来才知道,那是成人自考的课本。

关白羽高中辍学之后,就想自考,当时正在看书。

工地上的人对读书人都是敬重的,因此大家都对关白羽不错,多有照顾,他跟关白羽的接触也越来越多,瞧着关白羽越来越喜欢。

他那时对同性恋之类的事情一无所知,并不知道自己的心思,直到有一回喝醉酒,对着送他回家的关白羽又搂又亲,才察觉到自己有点毛病。

之后,他只顾着自己快活,哄着关白羽跟自己好。

那年头网络不发达,人们对性这方面,更是严防死守,关白羽又只有十九岁,什么都不懂,被他哄着骗着,就跟他在一起了。

他跟关白羽夫妻一般过起日子来。

但他对不住关白羽。

彼时的他野心勃勃,心心念念都是功名利禄,只想要出人头地成为有钱人。

这心思不能说错。

但他最初想赚钱是为了让周围人过上好日子,可随着时间推移,早已背离了初衷。

因为利益,他身边的亲人友人反目成仇,因为忙碌,他跟关白羽也聚少离多。

那时的他还毫无责任感,分明已经与关白羽在一起,依然起了念头想找人结婚生子。

只是……不等他做什么,就出了事。

当时他已经跟关白羽在一起六年,这六年,趁着J市大搞开发大搞建设,他的事业一飞冲天。

这些年里,他行事也有些偏激,在发达之后,就跟那当初不肯给石星火付医药费的包工头杠上了。

两人抢工人,抢工程,什么都要争一争。

为着能把那人压下去,他干了很多他最初时厌恶的事情,他也最终成了一个让自己厌恶的人。

他争赢了。

至于那个包工头,这人富得太快,染上了很多不好的习惯,其中就包括赌博,他先是输掉大把的钱,紧跟着为了翻本去炒股正好遇到大熊市,在别处投资还血本无归……

只是即便如此,因为在J市大家都知道这人有钱的缘故,这人总能用各种法子借到钱拉到投资,或者让亲朋好友去跟银行贷款给他用。

这人手底下的工程也一直没停,坚持做着。

但石振几次三番找这人的麻烦,抢了这人视为救命稻草的工程,还将这人已经破产的消息公之于众。

这人东挪西借维持的体面瞬间消失,被他拖欠了工资的工人,给了他许多投资的朋友,被他忽悠着去银行贷款给他用的亲人……所有人都找上了他。

石振想到当年的事情,又有些心绪不宁。

他得知仇人破产,喜气洋洋,还买了鞭炮来放,却不曾想那人在走投无路之后,竟想跟他同归于尽,开了车来撞他。

他没死,但关白羽死了。

关白羽遇到他,当真是倒了大霉。

被他哄骗着走了弯路和男人在一起,给他洗衣做饭帮他做事,最后连命都没了。

关白羽死后,他有很长一段时间都浑浑噩噩的,公司的事情也被他交给别人去做,他每日里,就待在家里,看关白羽买回家的那些书。

他年少时看不进去书,最多就是用收音机听一听武侠故事,关白羽死后,倒是看了很多。

看多了书,他的想法也就变了。

石振拎着蛇皮袋,走出了狭小的安山镇汽车站。

这个时代所有的一切,在他眼里都是小的。

只有两车道的“大桥”是小的,别人眼里宽敞的国道是小的,汽车站更是小的。

毕竟在接下来的二十年里,整个J市,都是在拆,在建,几乎一年一个变化。

这里有无数机遇,也有美好的未来。

更重要的是,这里有活蹦乱跳的关白羽。

石振笑了,真心实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