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章

马上记住斗罗大陆小说网,这里有诗和远方www.douluodaluxs.com,若被转/码,可退出转/码继续阅读,感谢支持!

关白羽在班里的人缘不算差,毕竟他成绩很好。

但闫江涛不喜欢他。

原因关白羽是知道的。

他们学校里,大部分学生家里的日子是差不多的,最多就是有些人家舍得花钱,吃穿就好点,有些人家比较抠门,吃穿方面就比较差。

但闫江涛不同,他家挺有钱的。

他爸买了几个机器在家里织布,挣了很多钱,闫江涛每星期的零花钱都有三十!

要知道班上其他人,每天有个五毛零花钱就算不错了,很多人家甚至一分钱不给孩子花。

闫江涛家里有钱,吃好的穿好的,就总嫌弃他,觉得他身上脏。

有一回闫江涛在他头上看到一只虱子,更是厌恶上他,在班里大肆宣扬。

班里长过虱子的人不在少数,小卖部药虱子的药一直卖得很好,大部分人对此不是很在意,但也有那么几个人跟闫江涛一起起哄,跟他过不去。

他们大部分的时候,是当众说他长虱子,家里肯定有臭虫之类,偶尔也会在体育课上突然推他一把。

很幼稚,也让人难受。

尤其是,其他人虽然同情他,但最多背后安慰他几句,并不敢为了他,跟闫江涛他们过不去。

甚至就连他自己,也不敢得罪闫江涛。

他是想要换同桌的,还跟老师提过,但老师没同意。

他们班主任姓陈,在这个大部分老师都是混日子,随便讲讲的学校里,年轻的陈老师还算认真负责,就是他总觉得同学间应该互帮互助。

陈老师让他帮闫江涛提高学习成绩。

好吧,这也不一定是陈老师的想法,说不定是闫江涛他爸的想法。

他在学校里,成绩数一数二,也不惹事,是很多人眼里的乖孩子,之前……想跟他做同桌的人很多。

闫江涛一向任性,见自己书包里有死虫子,饭都不吃了,扔下书包直接回了家。

他压根不想继续读下去,也不爱听课,本就是他爸逼着才进了快班。

闫江涛下午没来上课,关白羽轻松很多,但他频频走神。

他……突然多出来一个表哥。

石振干了一天活回到关建国家,已经很累了。

但他心情很好。

他和石星火一起去挖泥,一天只能赚十五元,两人分开干,加起来一天能赚二十。

就是他们现在,开销也挺大,不说还要添置很多东西,就说吃饭,也每天都要钱。

石振只租了关建国家一间堂屋,没有厨房,虽然买个煤炉买个锅子也能做饭,但这些都要钱,他暂时没钱,只能在关建国家里搭伙吃饭。

早饭一元,晚上两个人一共给两元,他和石星火两个人一天给关建国他娘三块钱,这老太太就给他们送饭。

当然,想吃肉是不可能的,能吃个咸鸭蛋就算不错了。

而对关建国来说,米饭和菜都是自家种的,不花钱,反而能赚点。

石振刚到家不久,关建国他娘就端来压得严实的满满两大碗米饭,还有一碗炒包菜,一碗腌莴笋。

炒包菜没什么油水,腌莴笋就是新鲜莴笋切了撒点盐拌一拌。

饭菜量很足,就是没肉。

不过关建国自家也不吃肉,挺正常的。

石振把饭吃完,琢磨着过些日子,还是要自己开火。

吃过饭,石振端了一个搪瓷杯,往关白羽家里走。

他和石星火出来,生活用品是带了一些的,比如说保暖方面,就带了一人一身厚棉袄。

昨晚上他们就是在门板上铺上稻草,穿着厚棉袄睡的,之前在桥洞里也这么睡,另外杯子勺子筷子这些,他们也都带了,这个搪瓷杯,就是他出来前新买的。

到了关白羽家,石振照旧敲门。

关白羽打开门,就看到了他。

石振笑起来:“白羽,我来看你。”

关白羽让开身体,让石振进门。

关白羽这房子就两间房,一间是吃饭的,南边摆了一张八仙桌,北边垒了个灶台。

另一间是当仓库顺便睡觉的。

石振两次进来,都是在吃饭的屋子里坐了坐,这会儿就见灶台的火塘里还点着火,关白羽应该还没做好饭.

这不奇怪,初三学生放学不比他下工晚,他干完活回家就能吃到关建国他娘的做好的饭,关白羽回了家,却要自己做饭。

“你还没吃?”石振问。

“嗯。”关白羽低声道。

“正好,我给你带了点菜。”石振把手上的杯子放在桌上打开。

昨天放桌上的纸盒子已经不在了,现在桌上摊开了几本书。

石振把杯子打开,关白羽就看到了里面装着的油豆腐烧肉。

石振笑笑:“你放到蒸架上去蒸一下,热了吃。”他中午分到的菜,自己就喝了点汤,吃了个油豆腐,剩下的都在这里。

“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?”关白羽问,昨天石振给了他钱,今天又给他送肉。

“你是我表弟,”石振笑起来,“你快去做饭吧,做完了就吃。”

关白羽深深地看了石振一眼,掀开锅盖把杯子放上去蒸着,又往灶膛里塞了一些……草根?

“这是……稻草根?”石振问。

“嗯。”

“怎么烧这个?”

关白羽道:“柴不够。”

石振顿了顿才道:“烧火的柴火不够,所以只能烧这个?这些你哪里来的?”

关白羽不解地看了石振一眼:“地里拔的。”

石振家住山里,但也种了一些水稻。

水稻的种子能吃,下面的茎和叶子很适合用来烧火,就是不耐烧。

一般他们村里,都是点一把稻草先把火烧起来,再在上面放些耐烧的树枝。

他们村附近都是山,不缺柴火,但是安山镇这边没有山,能开垦出来的地早就全开垦了,也就是说,这里的人要柴火不容易。

每年收完水稻,能得到不少稻草,大家伙儿都是拿回家存起来,慢慢烧一年的,但这稻草常常不够用。

毫无疑问,关白羽就是没有足够烧火的柴火,才会去挖水稻收割之后,地里留下的一小截茎以及连着的底下的根,晒干了烧火。

这可不好挖,特别特别累,尤其是挖了只能拿来烧火……

石振深吸一口气,就见关白羽停下了烧火的手。

“好了?”石振问。

关白羽道:“焖着就行了,焖一段时间饭就好了。”

石振早就忘了用灶台怎么做饭了,见状就跟关白羽聊了起来:“你平常都是自己做饭的?一天做几次?”

关白羽也没隐瞒,石振很快就从他嘴里得知,他夏天一般早上做一次饭,冬天就晚上做一次。

做了之后吃三顿。

现在天冷,他都是晚上做饭,这样顺带能蒸点热水喝。

夏天隔夜的饭菜容易馊,他才早上做饭。

“你粮食够吃吗,平常都吃什么菜?”

关白羽道:“我爸给的粮食够吃,平常……地里长什么我吃什么。”

关白羽话不多,但还是愿意说的,石振大概知道了他现在的生活方式。

他养父母会给他粮食,还有一块地给他种菜,他就自给自足这么吃着。

吃是能吃饱,就是没有荤腥。

村里人吃蔬菜,基本就是吃自家地里种的,一星期去买一次肉算不错的了,有些人家连炒个鸡蛋都舍不得。

关白羽没有养鸡,也没钱,所以他吃不上肉,也吃不上鸡蛋。

他甚至连烧火的柴火都不够用。

怪不得这么瘦。

饭好了,关白羽盛了一碗饭,也把菜端上桌。

除了石振给他带的油豆腐烧肉,还有一碗蒸蒜叶。

关白羽就一口锅,估计不管什么蔬菜,都是做饭的时候顺便蒸熟了吃。

“你要吃吗?”关白羽坐在桌边问石振。

石振道:“我吃过了。”

关白羽就自己吃起来,不管是石振带来的菜还是他自己蒸的菜,他都只吃了四分之一的样子。

石振笑眯眯地看着他吃,看着看着突然意识到有点不对,起身从锅里挖了一口饭吃。

“这饭是夹生的。”石振皱眉——关白羽这饭没有煮熟。

关白羽没当回事:“我柴火不够。”

石振说不出话来了。

关白羽吃了石振的菜,倒是对石振不那么防备了,还问:“我外公外婆……”

“他们都死了,”石振道,“他们只有两个女儿,都已经死了,孙辈就只有我们两个。我会照顾好你。”

“我现在是关家人……”

“那又有什么关系?你是我姨生的就行。”

关白羽怔怔地看着石振。

石振觉得关白羽大概总要过个几天,才能完全放下戒心,很快离开了。

等他回到家,石星火还没睡,拿出十块钱给他——他的收入是日结的。

从村里出来的时候,石星火的父母就跟石振说了,说是石星火的赚的钱分他一半,他负责石星火的衣食住行,剩下的一半,让他帮石星火存起来。

石振把十块钱收了,又拿出一张五元放在旁边的一个包里,给石星火存下。

等过年的时候,石星火这钱,是要交到石星火爸妈手里的。

希望他能快点攒到钱,做个小生意,然后多赚钱,要不然……石星火每天就攒五块钱,攒了一年也不到两千,他还不一定天天有挖泥的活儿干。

他呢?一直在河里挖淤泥,他连让关白羽吃点肉都难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