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章

马上记住斗罗大陆小说网,这里有诗和远方www.douluodaluxs.com,若被转/码,可退出转/码继续阅读,感谢支持!

别看这位监考的陈老师一副高高在上看不起人的样子,他其实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初中老师。

之前他那么轻易地认定关白羽作弊,还要给关白羽打零分,是因为他打从心底看不上关白羽,也不觉得关白羽会反抗。

这所学校的学生成绩都很差,这种稍微带一点竞赛性质的考试,在他看来他们参加不参加一个样。

他没想到关白羽竟然会这么强硬,不乐意息事宁人,甚至扯上了教育局。

事情闹大了,对他们没好处。

另一个监考的王老师闻言就急了:“陈老师,这事就算了吧!”

王老师不明白陈老师为什么要揪着不放。

如果是她,瞧见了估计也只会提醒一句,收了纸团就算了——这里的学生再作弊也不可能在市里得奖,最多就是成绩好看点,真没什么。

最重要的是,眼前这个男生这么硬气,一点心虚的样子都没有,很明显他没有作弊。

这么想着,王老师还朝着关白羽笑了笑。

“你作弊还有理了?你以为教育局你家开的?”陈老师怒视关白羽,但瞧着多多少少有点色厉内荏。

关白羽不爱跟人起冲突,平日里常常毫无存在感地一个人待着,但他喜欢观察别人,也因此总能敏锐地感觉到别人的情绪。

这会儿,他就看出来——陈老师怕了。

关白羽认真地看着陈老师:“教育局不是我家开的,但也不是你家开的!你是老师,却诬陷我这个学生,我要让我……让我爸去教育局,去你们学校!”

他本想说我哥,最后还是换成了我爸。

陈老师的脸色更难看了。

这些乡下人特别擅长撒泼打滚,耍赖骂人,教育局在市里,这人的家人不一定能找到地方去闹,但就算他们去他学校闹,他也丢脸丢到家了!

陈老师有点下不来台,僵在那里,王老师看了他一眼,走到关白羽面前,温和地说:“这位同学,你把你的试卷给我看看。你放心,要是你没作弊,我们肯定不会给你零分!陈老师,你那张纸条也给我看看。”

关白羽把试卷给了王老师:“老师,我的字肯定跟那张纸条上的字不一样,我没作弊!”

关白羽可以感觉到,那陈老师是单纯想找他麻烦,哪怕没确切证据也想给他一个零分,他自然不敢把试卷给出去,但这个女老师对他没恶意。

如果是二十年后,任何一所学校里,一个完全没人管的孩子,除非智商逆天还特别自律,不然是不可能考年级第一的。

那时候的家长都重视教育,会尽力给自己的孩子提供他们能力范围里最好的学习条件,而没人管的孩子,难以得到这些条件。

可现在是1994年,这里还是乡下。

在他们乡里,重视孩子学习的家长,非常非常少。

初中的孩子,人拉拉不走,鬼牵跑没影儿,特别容易受周围环境的影响,重视孩子的学习,又懂一点教育的家长,绝不会让自己的孩子在一个同学都不想学习的学校里读书,他们基本上都想办法把孩子送去镇上的学校了。

像闫江涛爸爸这样重视孩子成绩但又不懂教育的……他们本身没读过什么书,所谓的重视也就是骂孩子几句,让孩子自己去学,重视不重视区别不大。

所以,关白羽和学校里的其他孩子,是站在同一条起跑线上的。

虽然平常关白羽要做家务,放学以后学习时间不多,但其他孩子放学后也要帮家里割草或者带弟弟妹妹,他们还会成群结队出去玩。

在学校里呢?别的孩子不喜欢学校,心思不在学习上,关白羽却喜欢学校,想要在学习上获得认可,他自然也就学得比别人认真。

没有家人陪伴,也没有什么娱乐活动,关白羽平日里闲来无事,就是看书背书。

到最后,课本上那些压根不用背诵的文章,他都能倒背如流。

不仅如此,在别的孩子随随便便写一下,应付作业的时候,他照着课本上标准的印刷体,一笔一划把字写得异常端正。

他太无聊了,最后硬是把自己的字写得跟印刷体差不多。

后来关白羽上了初中,他们学校一个老教师看他的字觉得有趣,把自己的一个笔记本给了他,让他照着自己的笔迹练字,关白羽的字就写得跟那个老教师差不多了。

那老教师年幼时家里很有钱,早年是被打倒的资本家,数理化他学的不怎么样,但一笔行书写得那是真的好,关白羽在自己奶奶去世后,有事没事拿削尖的树枝在瓦片上描摹那些字,写作业的时候也争取写得跟那些字一样。

他的字非常漂亮。

那个纸团上的字呢?有些字除了本人,别人怕是看不出他写的是什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