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1章 禁制

马上记住斗罗大陆小说网,这里有诗和远方www.douluodaluxs.com,若被转/码,可退出转/码继续阅读,感谢支持!

只见此树极为巨大,需要数十人才能合抱。不过其上树叶全部凋零,唯独留下光秃秃的细密枝桠。

枝桠延伸,呈现张牙舞爪的姿态,看起来给人一种狰狞之感。但不难想象,当初此树正值丰茂时那壮观的场景。

也正是因为看到此树夸张地姿态,东方墨一瞬间,就想起了当日在乾清宫,将那温神玉收走时,其脑海当中出现了四幅画面。

其中最后一幅画面,是一个白须飘飘的老者冲入云端,与天雷对抗。

不消多时,天雷当中便激射出一道白光,白光没入一颗大树当中,而那颗大树,和眼前这颗是何其的相似。

不过一颗茂盛,一颗枯萎而已。

这时,身旁二女同样震撼,只因看着眼前数十座亭台楼阁,灵气芸芸。

从阁楼上的牌匾,以及紧闭的大门,还有各种小巧的装饰来看,此地数万年来,应该没有人来过。

只见二女眼中狂喜之色无以复加。

“这次就看各自机缘了。”

南宫雨柔看着两人,开口道。

“这是自然。”

即使风落叶寒冰不化的容颜,此时也微微舒展开。

只见二女身形一跃,纷纷向着其中两座精致典雅的殿宇而去。

见此,东方墨却并未妄动,看了看二女离去的方向,又看了看那颗枯萎的大树。

其眼中光芒闪现,似是思索,下一刻只见他目光一凝,作出了决定。脚下一跺,同样向着一座古朴阁楼扑去。

而当他来到此阁楼近前,看着两旁朱红色的笔直柱子,以及门匾上“听雨楼”三个字,眼中尽是火热之色。

上前一步,就要一把将大门推开。

可其手指刚要触及门环时,只见一圈柔和的光韵散发,将其身形生生推开了数尺的距离。

东方墨露出一丝讶然,只是略一沉吟,就再次将手掌微微前倾。

这一次,他清清楚楚的感觉到,手掌还在大门一尺的地方,阁楼当中便散发出一股光韵来,将其阻挡在外。

东方墨微微用力,只感觉光韵当中,传来的反弹之力也在逐渐增加。

于是他全力一推。

“咚咚咚!”

一股巨大的力量传来,将他足足震退四五步这才停下。

东方墨大吃一惊,豁然将目光转向了其余两个方向。

这时,南宫雨柔还有风落叶,似乎也遇到了同样的难题,都被一股光韵阻挡在外。

至此,东方墨逐渐明晰,这些阁楼应该被人下了某种禁止。

摸了摸下巴,可再看二人,只见南宫雨柔盘膝端坐在阁楼之前。

其手掌微微前倾,触碰到光韵之上,体内法力鼓动,这时那光韵微微一颤,其上光华流转,发出一阵轻微的震响。

显然此女正在用某种办法,想要破开这层禁止。

再看风落叶,在阁楼前站定闭眼,其手中法决掐动,不时就会有一道风芒融入那光韵当中。

东方墨眼角一抽,看来二女之前早有准备,都有破开禁制的办法。

此时他拿出拂尘,使出五成法力,对着眼前阁楼一抽。

“嘭!”

只见光韵浮现,一股剧烈的反弹之力从拂尘上传来,东方墨身形倒飞了出去,砸在地上,只感觉体内气息翻滚,五脏六腑一阵难受。

站起身来,看着眼前光韵,脸色极其难看。

不过一咬牙,其体内法力再次鼓动,用尽了全力,拂尘一甩。

“唰唰唰!”

漫天拂丝激射,瞬间刺在光韵之上。

光韵之上陡然亮起一道强光,同时东方墨的身形再次倒飞了出去。

“噗!”

狠狠砸在地上后,张嘴便吐出一口鲜血。

这次,再看向光韵时,眼中终于露出了强烈的忌惮。

原来这光韵的反弹之力是相对的,若是轻轻一推,便感觉到一股柔和的力量。若是全力出手,就会如他刚才那般,被一股巨力反噬。

东方墨眼中阴晴不定,随即神色一动,将手掌缓缓贴上去,法力一注,想要融入其中,可半响之后,光韵毫无反应。

于是猛然一吸,想要将其中灵气抽干,但光韵还是没有丝毫变化。

见此,东方墨将目光转向了他处。

此地阁楼足有数十座,随意选择了稍小的一座,就走上前去,再次试了试。

可结果和方才一样,还是无功而返。

又将目光看向了二女的方向,而此时两人身前的光韵,已经有些许细微的变化了,看样子似乎变淡了一丝。

“天杀的!”

见此,东方墨心中大骂。

好不容易到了此地,却被阻挡在阁楼之外,当真是让人一肚子火气。

只见他犹豫片刻后,便豁然看向那颗枯萎的大树。

原本是打算先取走容易拿的,最后再将目光锁定在那颗大树,既然如今连门都进不去,东方墨自然不会白白浪费时间。

于是身形一晃,向着那大树而去。

不多时,便来到大树之下。

看着周遭生机浓郁的花草,再看着眼前这颗死气沉沉的大树,二者形成了极为鲜明的对比。

东方墨走上前去,伸手轻轻抚摩大树的表皮,只觉得异常厚实、粗糙。

见此,其身形一晃,就要遁入其中。

“砰!”的一声。

可下一刻,便迎头撞在那大树之上,被弹了回来。

东方墨感觉到骨头都快被撞散架了。

没想到木遁之术,对这颗干枯的大树没有任何作用。

见此,其豁然闭眼,施展出感灵之术。

在其灵力探开的同时,他就感觉到了周遭一片浓郁的生机,唯独眼前这颗大树显得死气沉沉。

睁开双眼,东方墨灵机一动,绕到了大树的另一个方向,再次施展出感灵之术。

可和之前一样,此树依然没有丝毫的生机,仿佛就是一颗死去多年的枯树而已。

东方墨不死心,手中拂尘一甩,缠绕在大树的枝桠上,手臂一拉,身形便站在其上。

到了此地,东方墨又一次施展出感灵之术来。

当其法力荡开,脚下的大树还是没有任何变化,依然是灰蒙蒙的颜色。

就在他极为恼怒,准备收回法力时。

“咦!”

这时,只见在其脑海,灰蒙蒙的颜色当中,陡然出现一丝极其微弱的淡绿色小点。

若是不仔细查看的话,定然难以发现。

而在发现这淡绿色小点的瞬间,东方墨大喜过望,因为这绿点正是出自于脚下的大树。

此时睁开了双眼,看向脚下大树时,眼中已经浮现一抹火热。

之前在此树四周,并未有任何发现,此时站在树上,才终于感觉到那丝微弱的绿点。

想来应该是此树太过庞大,东方墨的感灵之术又只是残卷,并不完整,所以根本不能探测到树心的位置。

于是其身形一动,跳了下来,手中拂尘激射,对着树干豁然刺去。

可当拂丝激射至树干上时,只是刺破了一层表皮,便不得寸近。

其眼睛一眯,拿出了一柄三尺长剑,正是从那两个剑谷弟子手中得来的,虽然并未将此剑炼化,可当法力注入其中时,长剑依然发出一声清鸣之音。

于是对着大树劈了过去。

“吟!”

一道数丈的银色剑芒,瞬间斩在树干之上。

“梆!”

一声犹如木棍敲击的声音响起,剑光消散,而那大树同样只是表皮留下了一道淡淡的痕迹。

见此,东方墨不由一惊。下一刻,其眼睛微眯,便想到了什么。

“既然硬的不行,那就来软的。”

想到此处,只见他盘膝而坐,体内法决运转,不多时两团浓郁的生机浮现在其双掌之中。

手掌一推,生机轻易地就缓缓融入大树当中。

不知道是否是错觉,在生机融入的同时,东方墨感觉到了此树出现了一丝微微的颤抖。

这颤抖来得快,去的也快,若不仔细感应的话,定然难以察觉。

于是其手中再次掐诀,凝聚出两团生机,融入当中。

“嗡!”

这一次,东方墨感应的清清楚楚,的确出现了一丝微微的颤抖。

见此,其神色大喜,便不停地将催发生机,融入其中。

直到其法力耗尽,这才在一旁开始恢复调息。

如此,三日过后,就在东方墨不断将生机融入大树当中时,只听远处先后突然传来两声异响,抬头一看,竟然是风落叶以及南宫雨柔,终于将阁楼外那层禁止破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