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4章 火烧云

马上记住斗罗大陆小说网,这里有诗和远方www.douluodaluxs.com,若被转/码,可退出转/码继续阅读,感谢支持!

……

辽阔无垠的星河当中,一头平凡无奇,犹如寻常农家,用以田间劳作的青牛,在虚空当中四蹄游走。

青牛一双眼睛铜铃有大小,弯曲的牛角冲天而起,身上牛毛犹如钢针一般浓密。

在青牛背上,还有一个清瘦的老叟盘膝而坐。

此时老叟双目紧闭,在其前方的星空,有一片残破的遗迹。

遗迹当中,有宫殿,有石塔,有密林,若是眼尖的话,就会发现此时不少低阶修士,正在遗迹当中四下寻觅,不时出入各处禁制,以及阁楼。

霎时,星空当中一道青光闪现,瞬息出现时,已经在这老叟的身前。

至此,老叟睁开了双眼。

只见其眼前,是一颗极为巨大的枯树,枯树静静悬浮,犹如扎根在虚无当中。

“不等了吗!”

老叟眼中平静,注视着枯树数十息,开口问道。

“老了,等不动了。”

只听一道苍老的声音响起。

“数万年都过了,有什么理由不等下去。”

老叟淡淡说道。

“数万年都过了,又有什么理由等下去。”

苍老的声音回荡。

闻言,老叟陷入了沉思。片刻后,只听一声长叹,道:

“哎……既然如此,一路走好,望后会有期。”

语罢,只见其拱手一礼。

“望,后会有期!”

枯树一抖,发出簌簌的声响,下一刻,青光一闪,便消失在远处星河当中。

老叟长望星空尽头,久久之后,这才转过身来,再次看向眼前那片残迹时,眼中闪过一丝失望。

“既无要等之人,又何须留下这片等待之地。”

只见老叟对着远处虚空一拘,一片红色的彩霞便缓缓向着那残迹飘荡而去。

“哞!”

其座下青牛仰头一吼,摇了摇尾巴,向着远处迈开了四蹄。

……

此时,在木绝之地。

南宫雨柔二女看着东方墨,只见他神色凝重,眼中时而一抹震撼,时而一丝欣喜。

两人甚至猜测她可能练功走火入魔了。

南宫雨柔将玉手放在他眼前摇了摇。

“啊!”

这时,东方墨豁然惊醒,转而诧异的看着二女。

“东……东方墨,你没事吧!”

“没……没事啊,好得很,好得很啊,哈哈哈哈!”

话到此处,只听他一阵开怀大笑。

见此,二女摇了摇头,不知道他到底是怎么了。

而就在三人神色各异时,南宫雨柔神色突然一变。

“不好!”

“怎么了?”东方墨疑惑道。

“有人闯阵。”

“什么!”

闻言,二人大惊。

“应该能够坚持一段时间,抓紧时间,能拿多少是多少吧,到时候兵来将挡,水来土掩!”

语罢只见南宫雨柔身形一跃,就向着远处一座阁楼而去。

见此,风落叶同样闪身。

二女刚刚靠近,便双手微微前倾,就要掐出一道法决。

可下一刻,却发现,双手轻易地就放在了木门之上。

惊疑之下,二女用力一推。

“嘎吱!”

阁楼的大门居然被推开了。

远处,东方墨原本看着两人又要开始施法,破开禁止,咽了口唾沫,此事对他而言,唯有干瞪眼。

而当看到木门居然被轻易推开时,震惊之色溢于言表。

只是念头一转,看了看身后方才消失的枯树的位置,便已经猜了个大概。

既然阵灵都消失了,那禁制自然不攻自破。

“哈哈哈!”

想到此处,东方墨一阵猖狂的大笑声,于是选了一个最大的阁楼,身形一花,就出现在阁楼之前,同时用力一踹。

“哐当!”

一脚就将大门踢开。

定眼一看,就看到了一面一丈长度的屏风,其上还有几个仕女拈花图。

见此,东方墨一把就将那屏风收进了储物袋。

而后身形闪动间,在阁楼当中来回穿梭,只要能够拿走的东西,根本不看一眼是何物,直接放进储物袋。

一阵风卷残云,便迅速窜向了另一座阁楼。

几乎小片刻就席席卷一座,速度比起那两个小娘皮快了何止一筹。

之前他就眼红二女能够破开禁止,他只能眼巴巴的看着,此时能够肆无忌惮的搜刮,自然是不会客气。

不管是香炉,烟熏,还有帘子一类的挂饰,都不放过。

“我的,全部都是我的。”

还好之前杀的那几个人,将其储物袋都留下了,此时才能够将这么多的东西全部塞进去。

虽然二女不知禁制为何消失,但看到东方墨这般速度,来不及多想,同样加快了步伐。

不过两个时辰,三人就将所有的阁楼全部席卷,这时,只剩下了最后一座阁楼。

见此,三人不约而同的冲了进去,又是一番搜刮。

恰在此时,只见远处一阵雾气飘荡,下一刻,一道身影就从雾气当中钻了出来。

仔细一看,竟然是一个**岁的童子。

这童子进入此地的一瞬间,就看到了三人从一座阁楼当中走了出来,尤其是东方墨,脸上还挂着一丝意犹未尽的笑容。

再看周围,竟有数十座,不过此时数十座阁楼,全都是一片狼藉。

见到此幕,他哪里还不明白是发生了什么事情,眼中惊异的神情,瞬间就变得愤怒。

“你们在干什么!给我留点啊!”

只见他瞬息冲了过去,不时穿梭在一座座阁楼当中,可其身形往往只是在其中停留了数息,确认什么都没有留下之后,就向着另一座而去。

这时东方墨眼皮狂抽,此人正是皂袍童子,没想到这小子这里都能找来。

而风落叶却是一副诧异的神情。

至于南宫雨柔,眼中惊疑,看向那童子颇为警惕。

半响之后,当皂袍童子将所有的阁楼都翻了个遍,连一根毛都没有找到,此时豁然出现在三人眼前。

“你…你们…知道你们干了什么吗!”

“一点都不给我留下。”

尤其是看向东方墨,眼中极为愤怒。

“进来这么久,我什么都没有得到,什么都没有。”

“气死我了,这么多的宝库,你们全部都给搬空了。”

皂袍童子气的身体颤抖,一手指着三人,说不出话来。

“小子,装什么装,你什么那么多宝物,又岂会在乎这点东西。”

东方墨看向他翻了个白眼。

“你不懂,东方墨你永远不会懂得,我要的是那种感觉,那种寻宝的刺激。”

“可是你们你们都做了什么,全部都搬走了,你就是一群饕餮……”

越说皂袍童子越气。

“他是谁!”

这时,南宫雨柔也注意到了,这皂袍童子应该和东方墨认识才对,眼中有些狐疑的问道。

闻言,东方墨便大概讲述了一番这皂袍童子的来历。

听后,南宫雨柔也极为诧异,从未听说过此行居然会有这么一个来历不明的童子。

“还问我是谁,你又是谁啊!”

皂袍童子看向南宫雨柔,显然也没有好脸色。

这么多的阁楼,三人都给搬空了,能有好脸色才怪。

见此,南宫雨柔眼中一凌。

皂袍童子同样瞪了过来。

就在二人剑拔弩张之时,东方墨突然感觉到天边似有异象。

抬头一看,只见一朵朵红云缓缓流动。

“是火烧云。”

只见其神色一变。

闻言,南宫雨柔陡然一楞,当抬头看到天边一片通红时,惊道:

“怎么会来的这么快!”

要知道火烧云的出现,预示着此次洞天福地之行将要结束,这时所有人都必须赶往中部区域,因为中部区域的空间,相对稳固一些,那个时候所有人会一同传送出去。

可以往一般都需要半年的时间才会出现,这一次不到四个月就要草草结束了吗。

几人相视一眼,便身形一跃向着那团雾气冲去。

临近出口时,风落叶眉心当中钻出了一只七彩凤凰,将周遭乌毒花全部挤开,借此机会,东方墨还有南宫雨柔二人迅速钻去。

看了看身后的皂袍童子,可此时他却把脑袋一歪,留给了几人一个白眼。

见此,三人不再理会他,向着幽谷出口而去。

可不消多时,就看到身后皂袍童子已经跟来了。

“这小子果然不是省油的灯。”

南宫雨柔看向皂袍童子,眼中露出一丝讶然。

于是看向身旁二人,继续道:

“火烧云燃遍整片天,此地就会被再度封印,在此期间,我们有十日的时间赶到中部区域,应该绰绰有余了。”

闻言,东方墨稍微松了口气,十日时间,绝对充裕。

就在几人一路疾驰,终于来到灵驼峰山下时。

却不约而同看向远处,只见远处同样有几人一路奔来。

看到几人的一瞬间,东方墨眼中顿时闪过一丝古怪的神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