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7章 栽赃

马上记住斗罗大陆小说网,这里有诗和远方www.douluodaluxs.com,若被转/码,可退出转/码继续阅读,感谢支持!

不过关键时刻,只见他往储物袋中一探,拿出了一只圆形的玉盘。

手指掐诀,玉盘当中一道青光激射,没入那年轻男子的身躯当中。

与此同时,年轻男子的身影在白光的包裹之下,终于消失。

其手中玉盘,正是从公孙羽手里夺来的追影盘,没想到第一次就用在了他自家人手中。

看着玉盘上一道光点出现,东方墨身形一动,便消失在夜色当中。

而此时在数十里之外,一道白光闪现,一个身影踉跄而出,正是那年轻男子。

其刚刚站稳,就感觉到身上似乎有一股气机被锁定。

“该死!”

年轻男子一瞬间就猜到了应该是公孙羽那追影盘。

此物乃是家族因为一件功劳赐予他的,最终却身死落在东方墨手中。

虽然他知道破解的方法,可是他所知道的方法需要静坐盘膝,耗时一刻钟。

而感觉到身后气机追来的速度,别说一刻钟,恐怕半刻钟都不到就能够将他追上。

“他怎么会那么强!”

此时,其心中依然难以平静,上一次东方墨还只能在公孙羽手中苦苦支撑,若不是靠着那诡异的灵虫,定然就会被他拿下。

此次专门找到了克制灵虫的办法,自己这边更是四人相助,可谓有备而来。但不过几个呼吸,就被他连杀三人。

至始至终,甚至他都未动用灵虫。

要说这小子上次是隐藏了实力,他可绝对不信。

再次往前逃遁了百里,只见其脸色越发的难看,只因身后那股锁的气机越来越近,这样下去,怕是不过半柱香就会被追上。

于是拿出了一张轻身符,一把就拍在了身上。

其身形豁然向前飙射而出,速度提升了近两成。

可下一刻,便大惊失色,只感觉身后那股气机居然也加快了速度,向着自己极速而来。

如此,年轻男子眼中终于露出一丝淡淡的恐慌。

那小挪移符只能够随机传送,而他传送的方向,刚好是向着公孙徒所在的位置相反的方向。

即使想要和公孙徒回合,也绝不可能了。

而且,他只有一张小挪移符。剩下的,只能靠自己逃遁。

又过了小半刻钟,期间年轻男子不时回头,可下一瞬就瞪大了眼睛。

只见夜色中,一道青影正快若闪电,极速而来。

正是东方墨。

年轻男子大惊失色,此时想也不想的拿出了一只圆形的竹筒。

法力豁然注入其中。

“咻!”

只见竹筒爆发出一道刺眼的光芒,冲天而起,在夜空当中形成了一个奇怪的图案,久久都未消散。

在其身后,东方墨自然也注意到了此幕。

于是法力鼓动,将木遁之术催发到了极致,一息五十丈的速度,瞬间就拉近了和年轻男子的距离。

豁然回头,只见东方墨已经在其身后不足百丈的距离,见此其眼中露出一丝绝望。

就在他近乎走投无路之际,转身一看,只见在星光下,前方似有两道黑影。

见此,年轻男子犹如抓住了一根救命的稻草,身形闪动间就出现在那两道黑影面前。

这时,才看到其中一个是手持银枪的黑袍男子,另一个则是相貌丑陋的少女。

见到二人的一瞬间,年轻男子就认出了,这二人是婆罗门的人。

虽然公孙家的关系,和婆罗门也不算完好,可此时依然吼道:

“婆罗门的道友,快救救……我……”

可他话还未说完,就感觉到脚下一紧,竟然是身后一根藤蔓将其从脚踝缠绕,随即猛然一拉。

只见其身形拖在地上,拉出了一道长痕,落在了数十丈之后,倒吊在东方墨的面前。

藤蔓摆动,其身形也在半空缓缓摇晃。

“别……别杀我!”

这时,年轻男子眼中闪过惊惧。

“我父亲是公孙家的……”

“噗噗!”

只见藤蔓一头豁然分叉,化作了两根手指粗细的木刺,从双耳当中刺入,而年轻男子的的神色便凝固下来。

“别说出来吓到我……”

这时,东方墨看着半空中随风摇摆的尸体,眼中尽是兴奋之色。

远处两个婆罗门的修士时看到此幕,眼中闪过一丝诧异,没想到能在此地遇到东方墨。

而东方墨显然也注意到了二人。

眼中一凝,随即露出一丝兴奋的杀机,道:

“真是冤家路窄啊!”

不待二人反应,只见其身形豁然消失,出现时已经在二人身后。

两人猛然转身,就看到东方墨眼中有着一丝疯狂。

双手一划中,成成千上万的木剑激射而来。

二人大惊失色。

黑袍少年手中银枪挥舞,化作了一道道残影。

丑陋少女则祭出了一条黑色的铁链,绕成了数圈。同时张口吐出一口黑烟。

可即使如此,木剑只是被阻挡了七成,下一瞬,余下三成依然将二人身形击的倒射而回。

落地后,各自喷出一口鲜血来。

两人相视一眼,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一丝震惊。

丑陋少女伸手一抓,没有丝毫犹豫,拿出了一只牛角号。

放在嘴中猛然一吹!

“呜呜!”

一阵低沉的号声响起,化作一股厚重的音浪,传荡开数十上百里。

这时,不知多远处,一个壮硕的黑袍男子豁然听到此号声,只是略一沉吟,身形就向着此地爆射而来。

东方墨眼中疯狂闪烁,此时心中最大的感觉就是兴奋,以及享受。

其身形向着二人缓缓走去。

与此同时,身侧数十上百条苍劲的藤蔓,随着其脚步落下,破土而出,在其周身狂舞不定,如若一条条诡异的黑蛇。

二人起身,就要向着身后跑去。

可下一瞬,只听两道破空声响,身形猛然顿下。

低头一看,胸口的位置,各自钻出了一根尖锐的藤条。

身体便缓缓倒地。

感觉到两人生机断绝,东方墨闭着眼睛,深深的吸了口气,仔细的品味着,连杀六人,心中尽是享受。

数个呼吸后,终于睁开双眼,感觉到自己的心境变化,尤其是之前嗜杀的情绪,东方墨微微皱眉。

可眼下不是考虑此事的时候。

看着两个婆罗门弟子,以及远处那年轻男子的尸身。

再连想到之前那丑陋少女吹响的牛角号。

沉吟一番后,就捡起了年轻男子的金色海螺。

走到二人身前,法力对着海螺一注。

只见一道金色的光柱瞬间将那黑袍少年的脑袋烧成灰烬,只留下无头尸体。

如法炮制,将丑陋少女的头颅也烧成飞灰。

于是将海螺放回。

随即又走到黑袍少年身前,将其手中银枪拿了过来,对着年轻男子双耳对穿刺过,再将银枪放回其手中。

最后伸手往储物袋一抓,拿出了一只形似竹筒之物。

法力注入,只听:

“咻!”

一声响,一道耀眼的光芒激射向了天空。

东方墨身形闪动,就消失在密林当中。

约莫半注香,远处一道身形闪现,出现在此地,仔细一看,正是公孙徒。

到了此地后,公孙徒一眼就看到了年轻男子的尸体。

此时,神色一变,豁然感觉到远处有一股凌厉的法力波动。

不多时,就见到一个壮硕的黑衣男子出现在此。

黑衣男子第一眼就注意到了地上两具同门的无头尸体。

看向公孙徒。自然也认出了他是公孙家的人,再联想到两大势力平日的间隙。

眼中杀意瞬间爆发。

“公孙家!找死!”

身形化作一道黑光,激射而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