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2章 有惊无险

马上记住斗罗大陆小说网,这里有诗和远方www.douluodaluxs.com,若被转/码,可退出转/码继续阅读,感谢支持!

只见老叟神色肃穆,眼神古井无波看着他。…,

而在其身下的青牛,“哞”的一声,鼻中喷出两股白色的热气。

妖异男子身形一顿,在百丈之外停下。

不知为何,在看到这老叟的一瞬间,其心中有一种心惊肉跳之感,后背冷汗瞬间流了下来。

“你是谁!”

于是开口问道。

闻言,老叟并未答话,只见其眼中寒光一闪。

“咻!”

一道犀利的冷芒,从其眼中射出,快若闪电一般,斩了过来。

妖异男子心中骇然,就要闪身躲过。

可却惊恐的发现,在老叟的目光之下,四周虚空就像是浇灌的铁水,固若金汤,身躯根本无法动弹。

眼看着犀利的冷芒,就要斩在脖子上。

只听他一声怒喝,法力猛然注入身体当中。

“咔咔!”

虚空发出一阵脆响。

身躯强行一扭,终于挪动一丝。

“噗!”的一声。

原本斩在其脖子上的冷芒,从其肩头斩过。

一条手臂被轻易削了下来。

“啊!”

只听一声凄惨的叫声。

可诡异的是,那节被削掉的手臂,突然化作了一股猩红的血液。

血液犹如活物,向着其身躯聚来,最后竟然缓缓蠕动,在其肩头融合,再次化作了一条崭新手臂。

不过此时的他,本就苍白的脸色,惨白一片。

“这是什么修为!”

妖异男子再看向老叟时,眼中满是恐惧。

仅仅是一个眼神,就能够将他重创。

而这时,老叟双腿一夹,坐下青牛脚踏虚空,发出哒哒的声响,向着他缓缓而来。

见此,妖异男子眼中骇然更甚,随即一咬牙,双手结印,对着身后虚空一拍。

“轰!”

在其身后,数十个白色的光点,原本被灰色的光丝拴住,可在这一拍之下,灰丝断裂,光点向着远处虚无激射而去。

而他趁此机会,向着另一个方向毫不犹豫的逃遁。

老叟眼睛一眯,只见他手掌伸出,对着远处逃遁的妖异男子五指一抓。

“呼!”

妖异男子只感觉到背后,一股不可抗拒的吸力传来,身躯豁然被强行拉了回去。

“给我断!”

生死危机之际,只听他一声爆喝,身躯陡然化作了一股浓稠的血液,血液更是断成了一大一小两截。

其中小的一截,化作一道血光,一眨眼就消失在虚无尽头。

另一截,却被老叟一把吸了过来。

只见一团散发着浓烈腥味的血球,在其手掌当中左冲右突,想要挣脱束缚。

但却至始至终,被老叟禁锢。

下一刻,老叟手掌一捏,一道刺眼的光芒乍现。

“呲!”

血球顿时被蒸发成一团淡淡的雾气。

甚至隐隐能够听到雾气中,传来一声凄厉的惨嚎。

老叟面无表情,看着另一股向远处逃遁的血光,又看了看周遭数十个越飘越远的白色光点,其眉头微微一皱。

下一瞬,其身躯一动,向着数十个白色光点而去,出现时已经在千丈之外。

其手指掐诀,对着数十个白点一一指点而去。

只见虚空一震,豁然被撕开数十道裂缝。

白色光点便向着被撕开的虚空落了下去。

……

众人原本被一道白光包裹,知道就要传送回到太乙道宫那片巨大的广场之上。

心中原本有喜有忧。

可这时,一个身影突然出现。

由于身处白光当中,众人只能看见一个模糊的轮廓,并不能看清其样子。

而在那身形出现的之时,一阵灰光倾撒下来。

同时,就感觉到一根若有若无的细线将自己束缚,向着相反的方向拉去。

正在众人不知所措之时,约莫一刻钟,身形又一次顿下。

就看到一个另一个模糊的身影阻挡在前,更是直接出手,将之前那人影,两招就逼的差点身死。

众人心中骇然的同时,对这第二道人影的修为,感到了莫大的震惊。

因为东方墨服食了药血珠的缘故,目力要比常人高出太多。

不知为何,在看到第二道人影时,隐隐有一种熟悉之感,似乎在哪里见过。

可来不及思考,就感到脚下一股巨大的吸力传来,身形急坠而去。

东方墨低头一看,便大惊失色,只见自己居然身处千丈高空。

关键时刻,突然感觉到身旁有一股气息。

转身一看,竟然是皂袍童子,就在他身旁不足半丈的地方。

此时的他,眼中不但没有任何惊慌,反倒有种泰山压顶,面不改色的样子。

感觉到脚下越来越大的吸力,东方墨手臂毫不犹豫的一抬,袖口一道黑芒射出,正是那条黑鞭。

黑鞭瞬间将皂袍童子手臂缠绕。

见此,东方墨顺势一拉,皂袍童子尚来不及反应,就被他拉了过来。

于是一把从身后,将他腰身抱住。

“小子,要死一起死吧,也好有个垫背的。”

话虽这般说,可在他看来,若是抱住皂袍童子的话,从他身上那么多宝物来看那,二人绝对死不了。

皂袍童子之前也注意到了东方墨,本想说几句风凉话,甚至讲讲条件,救他的话,看能不能将其手中那条黑鞭换来。

可下一瞬,就被东方墨强拉了过去,更是被他一把从身后抱住。

在被抱住的一刹那,只见他神色大变。

原来东方墨将一身压力,全部作用在了他的身上。

相当于两倍的压力传来,皂袍童子倍感吃力。

来不及反抗,就立马将那件法宝,三角小旗拿了出来,对着虚空一挥。

二人身形顿时在半空一缓。

“放手!”

皂袍童子这才一脸的羞愤的吼道。

“不放!”

东方墨哪里敢放手,若是这般掉下去,怕是凶多吉少。反而将他抱的更紧了。

皂袍童子使劲一震,却没有挣脱,在感觉到下降的速度越来越快时,也顾不得他。

只见他法力豁然注入其中,三角小旗连连挥舞,二人身形便缓缓降落。

约莫数十息,终于距离地面只有数丈。

身形再一跃,就站在了地上。

“你给我放开!”

这时皂袍童子使劲一挣。

东方墨感觉到终于踩在了坚实的地面,这才大大的松了口气。

于是一把松了皂袍童子,只见他眼皮一抽,道:

“小子,你又不是娘们,抱一下怎么了!”

“谁说我不是娘们儿……”

皂袍童子气急败坏。

“嗯?”

东闻言,方墨怪异的看着他。

见此,皂袍童子豁然反应过来,怒吼道:

“谁说我不是娘们儿,就可以随便抱!”

“懒得理你,如今抱了你,可有少一块肉?”

东方墨一翻白眼。

“你……”

皂袍童子眼中几乎要喷出火来。

脸色更是浮现一抹酡红。

“不过话说回来,你一个堂堂男儿,为何把自己弄的那么香,搞得不阴不阳的。”

东方墨之前抱着他是,居然闻到一股淡淡的香味。就突然就想起了洞天福地中婆罗门那个修士,心中不禁一阵恶寒,随即摇了摇头,向着远处走去。

“东方墨,给我站住,把话说清楚!”

皂袍童子喝道。

可东方墨根本不予理会他,反而看向了四周,眼中露出一丝诧异。

“今天不给我说清楚,什么叫不阴不阳,我跟你没完。”

而皂袍童子不依不饶,一阵叫嚣。

“你说话啊!”

“小子,别吵。”

东方墨道。

“你还有理了,必须给我一个解释。”

“闭嘴,你看看四周。”

只见东方墨眼中肃然。

闻言,皂袍童子终于冷静了一丝,于是看向四周。

可下一瞬,其愤怒的神色一顿,惊疑不定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