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3章 鬼主意

马上记住斗罗大陆小说网,这里有诗和远方www.douluodaluxs.com,若被转/码,可退出转/码继续阅读,感谢支持!

只见远处沙丘上,端坐着一个身影。

此人一身黑衣,身形高瘦。最惹人注意的是,其朱红的嘴唇,翘起的兰花指,以及凸出的喉结。

仔细一看,正是当初在洞天福地中,就连婆罗门的魁梧少年都对他异常恭敬,被东方墨冠以“不阴不阳”的男子。

当初虽然只是在远处遥遥见过一面,可东方墨对此人的印象可谓极深。

此时再看到他时,心中依然一阵恶寒。

只见此人盘膝而坐,双手花指翘起,不断掐诀。

与此同时,其身上的气息鼓动,灵压时高时低,变得起伏不定。

在其周身,源源不断的灵气滚滚而去,其身形就像是一个漩涡,将所有灵气尽数吸收。

“他在干什么?”

东方墨不由问道。

见此,皂袍童子不屑的看了他一眼,道:

“这都看不出来,他是在冲击筑基!”

“筑基?”

东方墨大吃一惊。

“有什么大惊小怪的!”

闻言,东方墨细细想来之后,便释然了。

当初进入洞天福地的修士,要求是不能超过筑基期的修为。

而要争夺更好的资源的话,所有势力必然会派遣筑基期以下,修为最高的弟子进入其中。

所以其中大多数人修为都是九阶,不少人更是九阶后期甚至是九阶巅峰,距离筑基只有半步之遥。

是以当离开洞天福地之后,此人开始冲击筑基,倒也在情理之中。

只是当他亲眼所见,心中依然免不了一番惊讶而已。

“此人还不错。”

看到周围越来越多的灵气向着当中盘坐的人影汇聚而去,皂袍童子点了点头,似是赞许。

东方墨神色古怪,道:

“小子,你修为还不到八阶,有什么资格对别人指指点点。”

“哼,东方无脸,你以为我跟你一样没见识吗。”

自从前几日那件事情过后,皂袍童子对东方墨的称呼就变成了东方无脸,显然对于他不要脸的事情耿耿于怀。

“好,就算我没见识,那你倒是说说此人为何不错。”

东方墨本想回骂几句,可念头一转后,却开口问道。

闻言,皂袍童子本欲不再理他,可一想到此时可以居高临下的教导这东方无脸一番,以解心头之恨,这才开口道:

“筑基也叫铸基,顾名思义,就是铸就一个好的根基。”

“此人能够引动方圆八百丈的灵气凝聚而来,说明其体内法力异常的浑厚,而且资质颇高。”

“一般的筑基期修士,就比如之前那血道修士,在我看来,筑基时顶多能够凝聚周围三百丈的灵气而已,所以我才说此人不错。”

“这有什么区别?”

东方墨疑惑。

“白痴!”

皂袍童子眼中鄙夷不加掩饰,继续道:

“很多人以为具有灵根,达到练气期,就已经开始修行了。殊不知筑基才是修行的一道分水岭。”

“说简单点吧,筑基之前,修士的资质高低天生而定,而在筑基时,则是一个彻底改变自身缺陷的机会。”

“比如经脉的宽阔程度,神识的强弱,以及肉身的强度等等。”

“而要引起这些变化的话,就需要吸收天地灵气来重新塑造。所以,灵气吸收的越多,对于自身的改变就越大,好处也越多。”

“其中一个最为明显的,就是肉身的强度提升数倍,有些体修甚至是数十倍,具体因人而异。”

“第二个,就是神识增强,可以冲破识海,外放而出。范围也是从数十丈,到数百丈不等,我曾听说过有人筑基时,神识突破千丈距离的。”

“第三个,就是神魂凝聚,可以突破肉身的禁锢。之前那血道修士在被斩杀时,其神魂就放弃了肉身逃遁,便是这个道理。”

“所以你觉得吸收灵气多和寡,有什么区别。”

“原来如此!”

东方墨有种茅塞顿开的感觉,于是继续问道:

“这么说,在筑基时,只需要疯狂的吸收天地灵气就可以了?”

“不错,可话虽如此,但你不要忘了,筑基也是突破,既然是突破,就有失败的情况。”

“原则上说,只要不断吸收灵气就能够重新塑造气海,识海,以及肉身。可若是资质太差的话,身体容纳不了那么多的灵气,那么就无法突破筑基期,一辈子卡在练气的瓶颈。”

“修行之辈,往往一百个人,不说九十九个,至少有九十七八个被拦在了筑基期的大门外。”

闻言,东方墨倒抽了一口冷气,不过瞬间就想到了在太乙道宫有近万弟子,其中绝大多数都是筑基期以下的低阶修士,想到此处,便点了点头了,好像真是这么回事。

“咦!”

就在东方墨沉思之际,只听皂袍童子突然一声诧异。

东方墨回头一看,原来远处那身影手臂不断挥舞,手指掐诀间,周遭灵气聚拢的范围,已经从八百丈,扩散到了一千丈。

一千丈范围的灵气,都向着他凝聚而去,那等场面,犹如刮起了一阵狂风,极为壮观。

“居然能够达到千丈的距离,资质马马虎虎,算是中等偏上吧。”

皂袍童子看向此人再次点了点头。

东方墨眼皮一抽,这婆罗门的修士,虽然不阴不阳的,可从之前那魁梧少年的态度来看,此人定然是婆罗门年轻一辈资质极高之人,就能代表七大势力的整体水平,没想到这落在皂袍童子眼中,只是一个“马马虎虎,中等偏上”的评价。

“小子,千丈的范围也只能叫做中等偏上,那你觉得你筑基时,能够引起多少丈的范围。”

于是开口问道。

“我?”

皂袍童子指了指自己,而后怪异的看着东方墨,讥讽道:

“你可不要拿我跟你们比,免得打击到你们这些犄角旮旯的土包子。”

闻言,东方墨还真想对着他俊俏的脸上来几道木剑,那自以为是的样子,可以和祖念琪那个蠢货相比了。

不过他转念又想到,自己只是丙等木灵根的资质,虽然自诩法力浑厚,但不知道筑基的时候,又能够凝聚多大范围的灵气呢。

想到此处,心中还真有些没底了。

于是抬起头来仔细打量,这种机会可是不常见的。

就在他细心观察之际,只见周围的灵力越聚越多,四面狂风呼啸,到最后,狂风竟然化作了一股庞大的龙卷,而那盘坐的身影,就处在龙卷的中心。

此时,东方墨眼珠子一转,看向一旁皂袍童子突然开口道:

“你说若是在筑基时,被人生生打断,会是什么结果?”

皂袍童子陡然一惊,片刻后看向东方墨坏笑道:

“难道你想……”

“咳咳,婆罗门的人没有一个好东西,能有这种机会,贫道当然不介意给他使点绊子。”

“这个我就也没有尝试过,不太清楚,如今你这么一问,我倒还真是有些好奇。”

皂袍童子摸了摸下巴,脸上竟是一股跃跃欲试的样子。

“好,机不可失失不再来,我等就试试吧。”

于是东方墨开口道。

见此,皂袍童子嘿嘿一笑。

“此人筑基身旁都无一人护法,敢如此托大,不试试简直对不起我大老远跑到这偏僻的星域来。”

于是身形一晃,就消失无踪。

东方墨看向远处那盘坐的身影,眼中闪过一丝冷芒,同样化作了一道模糊的青影,向前隐若而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