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3章 刺客

马上记住斗罗大陆小说网,这里有诗和远方www.douluodaluxs.com,若被转/码,可退出转/码继续阅读,感谢支持!

而此时,皂袍童子已将再次用一张高阶符箓将二人从中隔开。

东方墨也拿出了那套低阶阵旗,布置在四周。

于是迫不及待的将那件遁天梭取了出来。

看着在手中精致小巧的飞梭,毫不犹豫地咬破手指,将精血滴在其上,开始缓缓地炼化。

经过了一个时辰左右,他就睁开了双眼,终于将遁天梭给彻底炼化,看着与心神有一丝淡淡联系的遁天梭,其眼中尽是喜色。

原本忍不住就要出去试试此物的速度,想来应该不会让自己失望。可转念又想到,此城中如今处于战前的严禁戒备状态,虽说没有明令禁止飞行,可如此招摇的话,恐怕会引来不必要的麻烦,便暂时打消了这个念头。

不过一想到炼化此物时,发现此物携带的神通,他就难以平静,足足好一会儿才勉强将心中的激动压制下来。

便又将那阳极锻体术拿了出来。

看着手中这白色的兽皮,东方墨神色一动,此物有点像是某种貂类灵兽的皮毛,触感细腻光滑。

于是点了点头,便将目光投向了兽皮上那一颗颗蝇头小字。

三个时辰过去,东方墨长长的吐了口气,心神从这术法当中回过神来。

“看来此术还真不是一般人能够炼成的,至于需要庞大气血的说法,那老者也没有说假话。”

“此术,需要吞服充沛的气血,不断锤炼自己的肉身,从而达到肉身固若金汤,硬撼法宝都不在话下。”

但那种只剩下一根头发,一滴鲜血都能够重生,却是传说中的境界了,对于目前的他来说,可望而不可及。

而且此术修炼到小成之前,期间痛苦不说,还不能够打断,每日必须服下大量的充沛气血,否则就会前功尽弃,只能重头再来。

“原来这功法弊端这么多。”

想到此处,他不禁有些后悔起来。也幸亏那二十万灵石不是他花费的,所以才没有感觉到多么的肉痛。

摇了摇头后,东方墨再次将这功法过目一遍,确定没有任何问题之后,只见他伸手将一只麋鹿小兽抓了出来,正是那株化形的鹿茸根。

此兽被他抓在手中,眼中满是惊慌。东方墨甚至还能感觉到不断传来的颤抖。

见此,他拿出了一柄小巧的匕首,此物是他之前在洞天福地当中一座阁楼洗劫来的,似乎是一柄低阶法器。

只见他又取出了一只玉碗,将麋鹿小兽放在面前,而后用匕首在其纤细的小腿上轻轻划开了一道小小的口子。

霎时,他能够感觉到麋鹿小兽想要挣扎,却被他始终紧紧抓住,不容其反抗。

看到此兽眼中对他恐惧的目光,东方墨没有任何怜悯,又不是要杀了它,只是取一些鲜血而已。

“滴答……滴答……滴答……”

只是取了此兽三滴血液,东方墨就单手掐诀,不多时手中凝聚出一股浓郁的生机,敷在其伤口处。

由于他本就是纯木灵根,这小兽原本也是一株灵药,所以二者极为契合,生机瞬间融入其伤口,并且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。

见此,东方墨点了点头,将此兽装进了灵兽袋,转而端起了那只玉碗。

看着玉碗中一小团墨绿色的血液,其眼中划过一丝犹豫。

不过这犹豫只是一闪即逝,就被一抹坚定取代。

霎时,只见他仰头就将碗中血液喝了下去。

那玉碗倒也神奇,竟一滴不剩的流入了其口中。

血液入口,东方墨只觉得一股温凉以及清香从口中传来,似乎这小兽的血液味道还不错。

可下一刻他就突然瞪大了眼睛,脸色瞬间涨红。

此时的他,只感觉到腹中一股火焰在燃烧,豆大的汗珠滚滚落下。

“怎么会这样!!!”

其心中骇然,要知道他只是服用了三滴此兽的血液而已,在他看来已经算是少的了,没想到那药力居然如此猛烈。

此刻,他已经能够感觉到腹中怒火中烧,内脏都出现了强烈的灼痛之感,似乎快要被烧成焦炭一般。

于是他不再犹豫,强忍着盘坐起来。按照阳极锻体术的的描述,其口中念念有词,同时手指掐诀,将体内那股燃烧的药力开始炼化,引导,使其流入四肢百脉当中。

可随着时间的推移,东方墨神色越发痛苦,此时的他牙关紧咬,脖子上的青筋也鼓了起来。

豆大的汗珠犹如雨下,滴滴答答的落在地上。

一个时辰过去,其身体不断颤抖,似乎随时都会在倒在地。

若不是他清楚地知道,此时放弃的话,说不定就会被鹿茸根的三滴血液,给活活给炼死,所以才一直坚持到现在。

直到两个时辰过去之后,东方墨身躯颤抖的幅度慢慢缓了下来,越发趋于平静,而其神色也渐渐放松,到最后更是吐息均匀,气息稳定的样子。

不多时,就见他睁开了双眼。

此时的他,虽然一身的汗水,极为难受,不过心中却有些怪异。

“没想到只是修炼了一次,却感觉身躯都轻盈了许多。”

他虽然知道此时的**,应该没有多大的改变,可此术立竿见影的效果,还是让他极为满意的。

不过让他苦恼的是,此术每一天都需要吞服气血,巩固肉身,想要达到小成的境界,按照那术法当中所描述,快的话三个月,慢的话也要小半年。

当然这也跟他自身的资质,以及所吞食气血的强弱来决定。

也就是说,他还要承受近半年,以他的资质,说不定还会更久这样的痛苦。

而到了小成的境界之后,修炼的节奏就可以放缓了。

这倒不是说不能加快,而是此术极为奇特,达到了小成之后,修炼的速度会变得缓慢无比,即使有充足的气血时刻提供也无用,其中缘由,此术倒是没有细说。

东方墨站起身来,准备清洗一番后,就找皂袍童子,说说那几件法宝的事情。

可当他刚刚撤开小旗时,神色却突然一凌。

不知为何,他心中有一种淡淡的危机感,这危机感来的突然,可他却相信并非毫无缘由。

就在他眼睛微眯,四下扫过这并不算大的石屋时,突然就感觉到背后一股阴冷的气息传来。

东方墨豁然转身,就发现一只手掌已经对着他喉咙掐来。

其神色大变,此时想也不想的抽身爆退。

落在两丈之外后,其手中已经多出了一根古怪的树根,同时对着那人影蓦然指点而去。

“咔咔咔!”

不死根上钻出了几根极为尖锐的狰狞枯枝,瞬间对着那人影绞杀而去。

但下一刻,东方墨眼中狠辣就被一抹惊恐所代替。

只见眼前一花,那黑影如若消失一般,以他的眼力也只能看到一股淡淡的残影,残影瞬间穿过了漫天的枯枝,出现时已经在其身侧。

同时,那人影伸手在腰间一摸。

“哗啦啦!”

随着清脆的声音响起,东方墨只感觉到眼前白光一闪,不知何时,一把软剑已经抵在了他的喉咙上。

剑尖将其皮肤划开了一道小小的伤口,鲜血顿时流了下来。

东方墨浑身汗毛乍起,就要有所动作,可那软剑微微一刺,喉咙上传来的疼痛感更加剧烈了。

似乎只要他再动一下的话,那软剑就会将他的喉咙刺一个对穿。

“将阳极锻体术交出来!”

同时一道沙哑的声音响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