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5章 偶遇?

马上记住斗罗大陆小说网,这里有诗和远方www.douluodaluxs.com,若被转/码,可退出转/码继续阅读,感谢支持!

此时,东方墨手中紧紧握着不死根,看向石门眼中满是警惕。∈↗,

皂袍童子手中则捏着七八张黑泯符,若是情况不对的话,肯定会毫不犹豫地弹射出去。

“嘎吱!”

就在石门打开的一瞬间,两人都心弦紧绷,目不转睛的往外看去。

只见一个相貌平凡的血族青年站在石门之外。

见到石门打开,血族青年看向二人报以一个和善的微笑。

“阁下找谁?”

这时,皂袍童子沉声开口。

“呵呵,我找东方师弟!”

血族青年淡淡说道。

可其话语落在二人耳中,如若惊雷一般,尤其是东方墨,此时脸上闪过一丝震惊,幸亏有面具和斗篷遮挡才没有露出马脚。

“我不知道阁下在说什么。”

说着皂袍童子一把就要将石门关上。

“等一等!”

血族青年却伸手将石门抵住。

见此,皂袍童子藏在身后的左手一颤,黑泯符上闪过一道微弱的光芒,或许下一刻,只待这血族青年有何过分的举动,就要将其尽数扔出去。

“为何不让在下进屋再谈。”

血族青年继续开口,说着还有意无意的看了看皂袍童子身后的东方墨。

虽然这二人都将身形遮掩,不过他有一种直觉,身后那人才是他要找的正主。

皂袍童子就要一口回绝,这时东方墨却开口道:

“让他进来吧。”

闻言,皂袍童子虽说诧异,可犹豫片刻后还是微微侧身。

见此,血族青年微微一笑,便大摇大摆的走了进去。

这时,东方墨才开始上下仔细打量此人。可任由他左看右看,也没发现丝毫的端倪,似乎此人就是一个陌生的血族修士。

“不知道友到底是何人。”

于是开口问道。

在他看来,若此人真是血族的话,那么他二人身份恐怕早就暴露,从而陷入了万劫不复的境地。可即使暴露,血族也用不着大费周章,和他玩这一出啊。

所以既然此人孤身前来,并且没有显示出任何的恶意,那么事情应该不会那么简单,尤其是从之前“东方师弟”几个字上,就可以看出一些端倪。

“我是何人,师弟亲自看看不就知道了。”

此人回答道。

话语落下,只见他将手指放在下巴某个地方,自下而上一撕。

在二人惊讶的目光当中,一张人皮面具被撕了下来。

原本相貌平凡的脸颊,化作了一张脸色苍白,却英俊不凡的面孔。

“姜师兄!”

在看到此人面容的同时,东方墨一声惊呼。

原来此人不是别人,正是他的同门师兄,姜子虚。

“呵呵,看来阁下果然是东方师弟了。”

姜子虚看向笼罩在斗篷当中的东方墨,嘴角上扬。

见此,东方墨神色有些不自然,不过片刻后便恢复如常,随即取下了篷帽以及面具,露出了本来的面孔。

“你是怎么发现我的。”

其心中疑惑,要知道这斗篷还有面具加起来,皂袍童子可是吹嘘即使是凝丹境修士,也不一定能够看出端倪的,却不知为何姜子虚能够认出他的身份。

此时皂袍童子也不解的看着他,他对自己的宝物可是极为自信的。

“实不相瞒,在下修炼了一种耳力神通,能够闻声辨人,术法虽说有些鸡肋,不过某些时候,却妙用无穷。”

“之前在拍卖会上,听到东方师弟屡屡开口,是以能够确定你的身份而已。”

姜子虚淡淡说道。

“原来如此。”

东方墨点了点头,没想到天底下还有这种奇怪的术法,于是继续说道:

“不知姜师兄此次前来,有何贵干!”

一想到之前在洞天福地当中,捷足先登将姜家那株化形的鹿茸根收入囊中,再联想到此刻姜子虚找上门来,东方墨就有些做贼心虚。

闻言,姜子虚自然知道他心理在想什么,淡然一笑,便说道:

“如今人族进军血族,想来东方师弟应该是听说了吧。”

“不错!”

东方墨点头。

“你我都是人族,况且又是同门,之前因为意外坠落在了血族大地,而今更是被困在枯崖城中,我之所以找上门来,自然是为了和师弟联手,人多力量大,在这枯崖城这龙潭虎穴当中,也好多一份自保的实力。”

“这……”

东方墨摸了摸下巴,还以为他是来找自己要鹿茸根的,一听到他的解释后,这才暗自松了口气。

之前就想要将鹿茸根独占,而今此物更是关乎到自己能否将阳极锻体术修炼成功,更不可能交出来了。

“这是自然,多一个人,多一份力量嘛。”

于是一口答应下来。

姜子虚乃是六大势力中姜家的人,而且看其样子身份也应该不简单才对,能够和他联手的话,还是有一些好处的。

“如此甚好!”

姜子虚大喜。

“对了,这位道友是?”

于是转过身来,看向皂袍童子略有些不解。

“放心吧,他也是人族。”

东方墨本想给姜子虚介绍一番,可一想到和这小子在一起这么久,居然连他名字都不知,顿时有些尴尬。

而此刻,皂袍童子也将斗篷和面具摘了下来,露出了一张让人嫉妒的英俊脸颊,并且一脸警惕的看着姜子虚。

感受到皂袍童子身上传来人族的气息,姜子虚微微点头,只要不是血族便好,至于东方墨没有给他介绍此人,以及此人眼中的警惕,他倒没有放在心上,接着道:

“还有一件事情需要告诉师弟。”

“姜师兄请讲。”

东方墨一抬手。

“其实在这枯崖城中,并非只有我等三个人族。”

“哦?还有谁?”

东方墨微微一惊。

“呵呵,除了我等,还有另外三人。一个是我姜家族弟,还有一个是妙音院南宫师妹,最后一个则是南麓院公孙徒师弟。”

姜子虚道。

“南宫娘皮也在?”

东方墨眼中狐疑。

这些日子,在枯崖城中不时探听,倒也听说了距离血族最近的一个人族势力,那就是南宫家。

据说正是因为南宫家的存在,使得血族难以逾越雷池一步,从未侵入过人族大地。

一个家族,却能够和整个血族相抗衡,足以见得这个家族是多么的势大。

想来南宫小娘皮,应该和这个南宫家就有脱不开的干系吧。之前就猜测她有些来头,却没想到来头这么大。

还有公孙徒那龟儿子,之前可是派人去杀他,虽然那些人都被自己给反杀了,可两人仇怨已深,如今说不得要找个机会好好和他算算账。

但下一刻,东方墨却皱起了眉头。

虽说人多可以相互招抚一二,但目标也相应的变大了,若是被血族发现的话,还不被一锅给端了。

相反,若是人少的话,目标也更小一些,不容易被发现。

想到此处,他再次习惯性的摸了摸下巴,陷入了沉思当中。

不过片刻后,就做出了决定。

“既然都是同门,自然是要在一起更好。”

要知道这些全部都是几大势力的人,知道的情况以及能够应对的策略比他有过之而无不及,说不定就有办法突破这枯崖城的护城大阵,在一起的话,只有好处没有坏处才是。

东方墨的回答显然在姜子虚的意料之中,便道。

“好,那我等如今还是先汇合一下才是,二位跟我来吧。”

只见他将那人皮面具贴在了脸上,不过数息功夫,一个长相平凡的血族青年再次出现在二人眼中。

见此,东方墨二人也将面具以及斗篷扣上,跟着姜子虚就走出了石塔。

“对了,姜师兄之前可曾看到过一个黑衣人?”

这时,东方墨突然开口问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