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6章 汇合

马上记住斗罗大陆小说网,这里有诗和远方www.douluodaluxs.com,若被转/码,可退出转/码继续阅读,感谢支持!

(求票求点击啊,辛辛苦苦快五十万字,点击才五千多,推荐两千多,我也是醉了。诸位道友今夜两章,急需要你们的票票支持啊。)

要知道那刺客逃走,和姜子虚敲门,前后不过几个呼吸而已。

“黑衣人?”

姜子虚眼中露出不解。

“罢了,姜师兄应该是没有见过。”

见此,东方墨摇了摇头。想来也是,那刺客何等高超的隐若技巧,一般人还真难以发现。

姜子虚不明所以,不过并没有多问,便继续向前走去。

东方墨二人则不动声色的跟在其后。

他之所以选择和众人在一起,还有一个原因就是,多几双眼睛,更能够防范那刺客的突袭,自身也更加安全。

要知道那刺客的实力,对他的小命造成了严重的威胁,能够无声无息的接近刺杀他。这次若非有皂袍童子在的话,说不定就栽了。

想到此人,他简直一肚子憋屈,连那刺客是谁,为何刺杀他都不知道。更不知晓他是否还会出手。

人群中,两人跟着姜子虚走过错综复杂的石街,七拐八绕之后,终于在一处偏僻的两层石楼前停了下来。

“到了!”

姜子虚小心翼翼的四处看了看,发现没人注意后。

“笃笃笃!”

只见他对着石门连续敲了三下。

“笃……笃……笃!”

停顿了一个呼吸左右,再次缓慢的敲了三下。

不多时,只听“隆隆”的滑动声响起,石门就打开了。

听到这浑厚的声音,东方墨微微一惊,猜测这石门应该有些厚重。

姜子虚率先走了进去,东方墨二人相视一眼,紧跟其后。

当跨过石门后,东方墨侧身一看,果然发现这石门有一尺的厚度。而且在石门背后,还刻画了一些奇怪的图案,以及复杂的纹路。

“阵法?”

东方墨诧异。

“不错,这一座简单的守杀符灵阵,守阵需要特殊的暗语才能打开。”

姜子虚解释。

“特殊的暗语?”

闻言,东方墨想到了之前他有节奏的敲打石门的样子,便点了点头。

“若是外人想要硬闯的话,就会瞬间激发杀阵,这杀阵东方师弟可不要小看了,即使是筑基后期修士,若是不小心的话,不死也会掉层皮的。”

东方墨一惊,没想到这阵法竟然连筑基后期的修士都能够威胁,看来此地比他之前所在那龙蛇混杂的石楼要安全得多了。

走进石楼后,姜子虚带着二人来到最里面一间空荡荡的房间。

这时,姜子虚走到房间东南侧的位置,一手握住了石墙第三盏烛灯,用力一转。

“咔咔咔!”

随着一阵机关声响,在三人身前的一块石板,突然打开,露出了一条隐秘的通道。

“走吧!”

姜子虚一马当先,大步走进通道当中。

当三人全部进入通道后,一阵“咔咔”的机关声再次响起,身后的石板恢复了原状。

借着两旁的火把照耀出来的火光,三人顺着通道走了数十个呼吸,东方墨终于能够看到前方有一些微弱的光亮传来。

走近一看后,这里竟然是一座宽敞的地底洞府,约莫方圆十丈左右。

在洞府四周的,还被开辟出了好几个简陋的石屋。

而这时,洞府当中的人显然听到了动静,只见有三人同时从石屋中走了出来。

其中一个绝美的少女,仔细一看,正是南宫雨柔。

还有一个手持折扇的年轻公子,看那风度翩翩的模样,便是公孙徒了。

最后一个则是身形有些魁梧的少年,想来应该是姜家的人。

“咦!这两人是谁?”

这时,公孙徒手中折扇“啪!”的一声闭合,看向东方墨二人眼中陡然凌立异常。

南宫雨柔还有那姜家少年同样神情不善。

“不用惊慌!”

姜子虚豁然抬手,示意三人不可轻举妄动。

东方墨有些惊讶,看情况他们并不知道姜子虚此次会带他二人来。

见此,南宫雨柔三人便疑惑的看向了他。

“二位,取下面具吧。”

于是姜子虚转过身来,开口说道。

闻言,东方墨二人便摘下了斗篷和面具,露出了本来面目。

“东方墨!”

当看到来人是东方墨时,南宫雨柔一声惊呼,随即露出惊喜的神色。

“南宫娘……师姐,多日不见。”

还好东方墨反应及时,不然“南宫娘皮”四个字就脱口而出了。

“哼!”

而这时,公孙徒再次甩开了折扇摇晃起来,看向东方墨二人依然不善。

东方墨眼睛一眯,一丝微不可察的杀机闪过,对于此人,他早已起了杀心。

至于最后那个姜家的少年,眼中只是略显得疑惑,却没有过多惊讶。

“呵呵,想来几位都是认识的,这位是我族弟,姜河。”

姜子虚呵呵一笑,简单给介绍了一番。

不过轮到皂袍童子的时候,只能说到“这位道友乃是我人族同胞。”倒让他尴尬了好一阵。

而皂袍童子却不以为意。

“对了,二位可以先开辟一个简单的石屋暂时住下,明日我再出去打探一下情况,回来之后好商议一下接下来的打算。”

姜子虚继续说道。

东方墨两人自然没有意见,便各自拿出了法器,在空余的墙壁上不多时就凿开了两座简单的石屋。

这时,南宫雨柔前来找到他,问了他一些此番为何在枯崖城的情况,对此东方墨倒是没有隐瞒,如实相告。

而当听到他们两个从石魔城中筑基期血族手中逃出时,不由为他捏了把汗。

南宫雨柔也告知了他一些此番她为何会在此地的原因,闻言后,东方墨倒是有些钦佩她。

没想到这小娘皮在血族当中逛了一大圈,三大主城全都去过,直到这枯崖城的护城大阵开启,她才被困于此。

而这些人能够相聚,居然全部都是姜子虚那耳力神通的功劳。

想到此处,东方墨不禁有些意动了,心道这术法虽然看似有些鸡肋,不过就如姜子虚所言,在某些时刻,却能够妙用无穷。

二人闲聊一阵,不多时,南宫雨柔就告辞离去。

见此,东方墨将那套阵旗拿了出来,虽然这只是一套低阶阵旗,没有多大的防御力,可胜在可以阻碍他人窥视,对于这套阵旗,他倒是极为满意。

感觉到四周一股微弱的光芒笼罩,东方墨不禁长长的舒了口气。

不过他却没有发现,黑暗中有一双眼睛,一直注视着他,尤其是看到南宫雨柔从他的石屋当中出来后,那双眼中,闪过一丝凌厉的杀机。

此时的东方墨浑然不知,只见他伸手一抓,拿出了一张白色的兽皮,仔细一看,竟然是那阳极锻体术。

“哼!”

东方墨一想到那刺客,眼中瞬间就寒冷了下来。

之前交给那人的,只是一张中品化形符所幻化的兽皮而已,并非真正的阳极锻体术。

要知道化形符分为两种,一种可以封印兽魂,关键时刻将其释放出来。

另外一种可以临摹各种物品的气息,进行模仿幻化。当初在坊市当中,他只是随意购买了一张,没想到如今还真的派上用场了。

不过对于此人的身份,他着实猜不透,要说他得罪的人,的确不少,可仔细想来,那些人和这个实力高超的刺客,都联系不起来啊。

“难道真是阳极锻体术的原因,莫非此术还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不成?”

东方墨心中狐疑。

不过任他左思右想也想不出个所以然,索性抛开了杂念,静静调息起来。

……

第二日,姜子虚果然再次出去了一趟,大半日功夫后,这才回来。

雨时众人纷纷走出,在一张简陋的石桌前坐下。

“咳咳,这次出去还真是打听到了一些消息。”

见到众人看向自己,姜子虚清了清嗓子,便开口说道。

“不知有哪些消息呢?”

公孙徒一如既往的洒脱自如,神色淡然。

“一个好消息,一个坏消息,先听哪个!”

“先听好消息。”

众人还未开口,皂袍童子嘿嘿一笑,毫不见外说道。

“这……好吧!”

姜子虚神色一抽,暗道这小子还真是自来熟。

“好消息就是,枯崖城最多两天时间,就会被人族兵临城下。人族当中,有化婴期修士坐镇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