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0章 卑鄙的公孙徒

马上记住斗罗大陆小说网,这里有诗和远方www.douluodaluxs.com,若被转/码,可退出转/码继续阅读,感谢支持!

此时的枯崖城,可谓是人心惶惶。仅仅是被那七八丈高的巨猿两声啼鸣,就杀死了城中三成的血族修士,若是护城大阵被破开的话,那岂不是众人都会成为任人屠宰的羔羊。

要不是碍于枯崖老人的威慑,以及护城大阵的阻挡,恐怕众人早就四散而逃了。

见到城中修士一副惊恐不安的样子,绝大多数血族更是不断地向着后城方向靠去,枯崖老人眼中闪过一丝怒色。

下一刻,就见他大声说道:

“所有人听令,给我全部集结到前城区域,违令者……杀!”

如今血族仅存的气势,已经被啼魂兽的两声啼鸣给彻底泯灭了,要是不能将士气提起来的话,此城一破,以这些人的状态,必然失守。

枯崖老人的声音加持了浑厚的法力,清晰地传荡在城中每一个角落,所有血族都能清晰地听见。

此时靠在后城方向的血族面面相觑,片刻后,只有硬着头皮上了,要知道之前那两个血族的凄惨死状还历历在目。

而且他们又岂能不明白,若是此城破了,即使躲在再靠后,也只是能多活片刻而已。

“还有给我隐藏在暗中的人,给你们半刻钟时间,全部给我滚出来,若是半刻钟后还躲躲藏藏的话,给我听好了,我不需要任何解释,格杀勿论!”

枯崖老人浑厚的声音再次传开,语气中杀意盎然,众人毫不怀疑其话语的真伪。

……

“我们怎么办?”

这时,在洞府当中,东方墨等人自然听到了枯崖老人的话,其中身形魁梧的姜河出声问道。

“自然是在此地静等,有杀守符灵阵的隐若效果,想来那些血族修士也难以发现我们,只要人族攻破了此城的话,应该很快就能够将此地占领,到时候我等根本不需要有任何掩饰,大摇大摆的走出去即可。”

公孙徒手摇折扇开口。

“不妥!”

此时,姜子虚眉头一皱。

“哦?姜师兄难道有什么异议吗?”

公孙徒略显差异的看了过来。

“这阵法能够瞒过一般的血族,但是绝对无法瞒过凝丹境的修士,要知道此城中可是有数十个凝丹境强者,只要这些人神识一扫,我等就无所遁形。”

“可如今战况紧急,这些凝丹境的血族应该都在最前方驻守吧,怕是无暇顾及我等。”

公孙徒反驳道。

“此言差矣,之前开口说话之人,应该是枯崖老人,据我所知,此人脾气古怪,若是这危机关头,真敢忤逆他的话,那他所说的格杀勿论,绝不是随口说说而已。所以我等还是出去吧。”

姜子虚道。

“这……”

公孙徒依然有些犹豫。

“我等出去之后,所有人最好分开,不然目标太大,一个人被发现的话,所有人也难以逃脱。”

此时,东方墨开口道。

闻言,姜子虚等人不禁将目光看了过来,只是微微思量一番后,便点了点头,这样的话,的确更安全一些。

“好了,就这么决定了,枯崖老人已经发话,如今我等也是逼不得已,只有以身犯险了,只要小心一点,应该是没有问题的。”

姜子虚接着道,说着只见他拿出了人皮面具盖在脸上,化作了一个相貌平凡的血族青年,率先向那通道走去。

至此,姜河以及南宫雨柔也相继拿出了一张面具,戴在脸上后,姜河成了一个中年血族大汉,南宫雨柔则是一个容貌普通的血族少女。

二人紧跟姜子虚前行。

东方墨以及皂袍童子相识一眼,各自将面具以及斗篷披上,然后向着通道走去。

最后只剩下了公孙徒。

只见公孙徒眼睛一眯,看向前方五人不知道心中在想些什么,但片刻后还是拿出了一张面具,装扮成一个眉间有一颗黑痣的血族青年,紧随众人身后。

在其前方,东方墨微微侧头,淡淡的瞥了身后一眼,嘴角翘起了一丝讥讽。

姜子虚打开了地道的石板,然后将石屋中的阵法撤下,众人相继走了出去。

这时才发现,原本有些偏僻石屋外,不少血族修士不知道都从哪里冒了出来,向着前城的方向而去。

仔细一想后,这些人应该就是藏某些角落中,想要投机取巧的血族了。

姜子虚转过身来,看向身后众人点了点头,便向着右侧而去。

众人自然明白他的意思,于是四散开来,纷纷消失在人群当中。

东方墨选择了一条最宽阔的石街,街上满满都是血族修士,当他目光无意间扫过前方时,便瞪大了眼睛。

只见一只高达七八丈的巨猿悬浮在半空,一双肉掌贴在护城大阵的光罩上,散发出两道略显刺眼的青光,随着青光的散开,护城大阵似乎有些细微的颤抖。

在这巨猿身后数百丈,还有一条近千丈的飞舟,其上密密麻麻的都是婆罗门的人。

将目光看向另一边的位置,一条红毯凌空悬浮,看着红毯上那近万的人族,应该就是公孙家的人了。

而在枯崖城中,其中以一个黄眉黄发的老者为首,还有约莫一百个血族修士在半空盘膝而坐,如临大敌的看着大阵之外的人族。

“此人应该就是枯崖老人!”

东方墨看着那有些瘦小的老者,心中猜测。

“时间到!”

恰在这时,只见半空中枯崖老人突然睁开了双眼,霎时一股强大的神识从其眉心钻出,瞬间向着枯崖城中蔓延而开,不过数息就将整座枯崖城笼罩。

“居然有这么多的怕死之辈,诸位去将这些人都抓来吧!”

只听枯崖老人对着周围近百个卫城城主说道。

闻言,近百道身形纷纷向着各个方向激射而去,片刻后,就拘来了一些血族修士。

这些人修为最低的只有三四阶,最高的已经达到了筑基中期的程度,细数之下,怕是有百人的样子。

“哼!”

看向这百余血族修士,枯崖老人一声冷哼。

“我说过,不需要理由,格杀勿论。”

语罢,只见他突然抬起了干枯的手掌,对着众人一抓。

一只数十丈大小,由灵光化作的手掌呼啸而去。

“啊!”

“不要啊。”

“城主大人饶命,属下不敢了。”

只听诸多求饶的声音响起,但枯崖老人眼中凶光一闪,对众人的话犹如未闻一般,手掌一吸。

上百道身影就全部被那巨大手掌抓住。

“死吧!”

枯崖老人一声厉喝,话语落下后,便用力一捏。

“噗!”

只见上百人在那巨大的手掌中,顿时被全部捏爆,化成了一团团粘稠的血雾。

见此,诸多的卫城城主不需要过多的吩咐,便开始将这些生鲜的血雾,融入护城大阵中,争取能够多坚持一些时间。

“记住,若是死守,还有一线生机,若是敢临阵逃脱,那就只有死路一条。”

枯崖老人看向数万的血族修士,眼中寒光乍现。

东方墨正躲在人群的某个角落,看到这一幕后,眼中震惊无法掩饰。

“这就是凝丹境的力量吗?”

随手一抓之下,上百人就被捏成了血雾。想到此处,他心中某根弦似乎被狠狠的触动了一下。

似乎在这世上,还有比喝最好的酒,吃最好的肉,以及娶几个最美的小娘子,更让人向往的事情。

然而他不知道的是,枯崖老人作为凝丹境大圆满的修士,已经隐隐触摸到了化婴境的门槛,能够运用一丝法则之力。不然若是一般的凝丹境修士,还真的难以做到这一步。

而城中所有的血族,都已经被枯崖老人狠辣的手段给再次震撼到了。

同时,众人也隐隐明白,此次乃是生死危机。就像枯崖老人的话,若是死守,还有一线希望,放弃的话,即使是枯崖老人也会杀了自己。

想到此处,众人眼中血光闪现,体内鲜血开始飞快流动,不少修为高深的人,浑身更是发出了“咕咕”血液流淌的声响。

见此,枯崖老人终于点了点头。死气沉沉的血族,似乎终于被唤醒了一些该有的血性。

就这样,两日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。

到了第三日,护城大阵的光罩在那巨猿的手掌中,已经岌岌可危,变得近乎透明一般。

众多血族都明白,此时已经是最后的关键时刻,或许下一息,大阵就会被破开,那时就是为了生命而战的时候了。

因此,城中反而呈现了死一般的寂静,一股极其压抑的气氛充斥在整座枯崖城中。

而在城中某个石塔的三层,一个眉间有一颗黑痣的血族青年遥遥站立,此人正是公孙徒。

“时间应该差不多了吧。”

看着护城大阵的光罩已经开始颤抖起来,随时都能够被破开,公孙徒又看向了在人群中一个身着斗篷的身影,眼中杀机不加掩饰。

而此时的东方墨,绷紧了心弦,只待此阵破开后,就准备用传送罗盘先走为妙,甚至已经开始找南宫雨柔以及皂袍童子几人的身形了,若是可以的话,他倒是不介意将他们一同带走,只是多耗费一些法力而已。

但就在他四下寻找时,一道不合时宜的呼声,在压抑,寂静的枯崖城中,突兀的响起。

“那身着斗篷的是人族修士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