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2章 血族首领

马上记住斗罗大陆小说网,这里有诗和远方www.douluodaluxs.com,若被转/码,可退出转/码继续阅读,感谢支持!

(想要一直走下去,求票票支持啊!)

只见他伸手一探,顿时一股巨大的吸力传来。◇↓,

一道身影从石楼当中,毫无反抗之力的被吸了过来。

东方墨定然一看,居然是那姜河化作的血族大汉。

枯崖老人伸手一挥,姜河的身形就被定在半空,同时脸上的人皮面具被掀开,露出了一张年轻的脸颊。

此时的姜河看向枯崖老人,眼中尽是惊惧之色。

“不错,你们两个胆子很大,而且不是一般的大。”

枯崖老人之前肃穆的神情,不知为何,在抓住东方墨二人之后,突然笑了起来。

东方墨不明所以,却并未回答。

虽然不知道南宫雨柔等人具体是用了什么办法将自己隐藏,在他想来,应该是几人都是各大势力的嫡系后辈,尤其是皂袍童子,可谓一身是宝,若是没有一两件保命的东西,那才奇怪了。但是他依然不准备将几人招供出来。

“杀了他们!”

“城主大人,杀了他们!”

“杀死这两个人族。”

这时,周围血族情绪激昂,全部要求将东方墨二人处死。

枯崖老人嘴角一扬,瞥了众人一眼后,淡淡看向了眼中惧意显露的姜河,道:

“你,说吧,城中还有没有其他人族。”

“没……没有了!”

枯崖老人仅仅是散发出来的气势,就已经让姜河有些胆颤,是以说话都显得结巴。

“真的吗?”

“真……真的没有了。”

“哼!还敢说假话。”

闻言,枯崖老人五指一抓。

“咻!”

只见姜河的身形再次被吸了过来,一双干枯的手掌紧紧贴在其天灵盖之上。

“我说我说,还有其他人,我都交代……”

姜河脸上尽是惊恐,心知下一刻他就会被搜魂,也管不了那么多,争取交代出来,能够抱住一条小命。

“晚了!”

可枯崖老人一声冷笑。

“噗!”

就见他无根手指顿时插进了姜河天灵盖一寸的深度。

“啊!”

霎时,姜河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,似是在承受某种莫大的痛苦。

这惨叫足足持续了十余息的功夫,才戛然而止。

此时姜河的生机也完全消散了,变成了一具尸体。

“原来还有这么多人。”

枯崖老人眉头微微一皱,显然知道了还有几人的存在,可他之前神识扫过都没有发现那几人的踪迹,应该是用了什么办法藏起来。

可如今只要知道那几人外貌以及装扮的样子也足够了。

“拿去吧,先给你们尝尝人族的鲜血。”

于是枯崖老人豁然转身,看向了身后数万的血族修士,只见他随手一扔,姜河的身躯顿时化作了一团粘稠的血雾。

见此,众多血族冲天而起,就像是闻到了腥味的野狼,纷纷扑了过去,身形临近时,张口猛吸。

“哈哈哈!”

“爽!”

动作快的几人冲进了血雾中,脸上,身上,嘴里,满是红色的血珠,眼中却尽是一副享受畅快的样子。

而后来的人自然没有份,不禁露出了恼怒的神情。

可即使如此,众多的血族也被勾起了心中嗜血的冲动,对这一幕有一种热血沸腾的感觉。

“你们几个小辈,也全部都给我出来吧。”

枯崖老人屈指一弹,四条红色的细线就向着不同的方向激射而去,将四个想要夺命而逃的身影给束缚住。

其伸手一拉,四个身影就像是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给牵引着,不由自主的向着他身前而来。

东方墨微微侧目,发现这四人正是南宫雨柔,皂袍童子以及姜子虚,其中还包括公孙徒。

东方墨眼中闪过冰冷的杀机,若不是公孙徒的话,几人又岂会暴露身份。

此时心中倒是因为公孙徒也被抓住,而感到一丝快慰。

可就在公孙徒距离枯崖老人还有十余丈时,在其腰间的一块玉佩上,突然爆发出了一道刺目的光亮,那光亮犹如太阳一般,瞬间将束缚他的血丝给蒸发的一干二净。

此时公孙徒身形一动,爆射而出,速度奇快的向着公孙家所在结界的方向而去,尚在半空就一把撕下了人皮面具,看向那红毯上的中年男子大吼到:

“三叔祖救我!”

“嗯?”

红毯上中年男子在看到公孙徒时,眼中闪过一丝惊讶,但一眼就认出了此人乃是公孙家一个叫公孙徒的后辈。

念头只是一转,他便身形一花,从红毯上消失无踪,出现时,已经在那结界之外。

就见他伸手对着摇摇欲坠的结界指点而去,霎时一道乳白色的光柱从其指间射出,击在了结界之上,瞬间将那摇摇欲坠的结界融化开了一个半丈左右的圆形大洞。

见此,公孙徒的大喜过望,速度再次加快了三分,向着那大洞冲了过去。

要知道刚才的一切他都是计算好的,若是他也被发现的话,自然准备好了退路,这便是他敢公然揭露东方墨身份的仰仗。

可就在他即将冲出那被融化的结界时,一道妖异的身影从天而降,背对公孙徒,挡在了大洞之前。

此人刚一出现,张口就吐出了一把血色的长枪,从结界被融化的大洞中穿透,向着公孙家中年男子眉心刺去。

在看到此人的一瞬间,中年男子脸色大变,从此人身上他感觉到了一股庞大的威压,不用说此人就是血族的三大首领之一了。

看着迎面而来的血色长枪,他感受到了一股生死危机。

身形爆退的同时,双手飞快结印,不过呼吸间就对着那长枪隔空拍去。

一张乳白色的大网瞬间出现,罩在了血色长枪之上,就要将其抵挡。

“不自量力。”

但下一刻,妖异的身影一声讥讽。

话语刚刚落下,血色长枪就将大网刺破,速度依然不减的再次向着中年男子刺去。

中年男子眼中露出骇然,只见他一咬牙,从袖口中拿出了一只巴掌大小的砚台,对着血色长枪一扔。

砚台凌空大涨,化作了一丈之巨,刹那间砸在了血色的长枪之上。

“嘭!”的一声。

砚台倒飞而回,中年男子更是面色一白,显然有些不好受。

不过让他惊喜的是,终于将那血色长枪抵挡了下来,此时伸手一招,巨大的砚台化作了巴掌大小,落在其掌心当中。

见此,妖异身影并未理会他,看了看那正在破阵的啼魂兽,又看了看因为眼前大洞而即将破碎的护城大阵。

其屈指将一颗血色的光团,弹在了大阵的光幕之上。

“嗡!”

光幕血色大放,被融化的大洞恢复如初,不断颤抖的大阵也稍微稳定了一些,不过看这样子,被破开也是迟早的事情。

“那小子交给我,其他人全部杀了。”

妖异身影甚至没有看身旁惊骇欲绝的公孙徒一眼,而是看向了枯崖老人身旁的东方墨。

语罢,只见他身形一动,就来到了东方墨身侧,修长洁白的手指对着他脖子抓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