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4章 我叫姑苏慈

马上记住斗罗大陆小说网,这里有诗和远方www.douluodaluxs.com,若被转/码,可退出转/码继续阅读,感谢支持!

“怎么办!”

感觉到周围虚空传来一阵阵强大的压迫力,他心中极为焦急。

若不是这遁天梭的神通是能够短暂的穿梭的虚无空间,恐怕以他的修为早就被挤成了一滩肉泥。

要知道只有达到了化婴期才能够无视这种压力,即使是凝丹境也极为忌惮。

上次洞天福地当中数十人,是因为那骑着青牛的老叟用神通将众人身躯包裹,才使得他们能够在虚空中安然无恙。

而这次他们就没有那么好运了。

没有了那老叟的帮助,东方墨甚至连虚空都撕不开,只能这般漫无目的的飘荡,直至法力耗尽死在这虚空当中。

就在他一筹莫展的时候,只见远处有一道被白光包裹的身影,仔细一看后,他瞬间露出了狂喜的神色,此人正是皂袍童子。

甚至不用他开口,皂袍童子就被玉如意的光芒包裹,向着他而来。

皂袍童子身形一动,就站在了东方墨脚下的飞梭之上,此时的一张俊俏的脸颊通红一片,显然之前捏碎那裂空石,即使是有顶阶法宝的保护,也让他有些吃力。

“东方无脸,我今天可是救了你一命,这该怎么算。”

皂袍童子理直气壮的看向东方墨。

东方墨之前虽然身处血雾当中,可他依然勉强看到了正是这小子将一块石头给捏碎,才有那虚空被撕开的一幕,而且那裂缝他可不信是因为巧合将他和那妖异男子从中断开。

所以对于皂袍童子的救了自己的话他深信不疑,心中不免对他感激起来,可嘴上却说道:

“怎么算?你要是个娘们儿,我就娶了你。可你是个爷们儿我就爱莫能助了。”

“你……谁要你娶,不要脸!”

皂袍童子本就通红的脸颊,更红了。

东方墨看的嫉妒不已,明明是个男儿非得生的如此俊俏,有这个必要吗。

“那你说要我怎么报答你,先说好,让我先把不死根给你是不可能的。”

东方墨继续说道。

“好,不谈不死根的事情,眼下就有一件需要你帮忙。”

皂袍童子道。

“什么事?”

东方墨疑惑。

“去把那个叫南宫雨柔的小姐姐身上那条丝巾给我抢过来。”

“什么?你要让我去抢南宫娘皮的东西?小子她跟你有什么仇怨,你疯了吧!”

东方墨大吃一惊。

“一句话,你抢是不抢!”

皂袍童子自然不会说他此行就是为了那丝巾而来。

“不抢!”

东方墨把头摇的跟拨浪鼓一样,不说南宫雨柔这小娘皮挺有姿色的,在心中对她也有那么点意思,就说当初他给了自己一颗聚气丹,还欠自己一个承诺,他就不会动手。

要知道之前不知道她身份还好,如今知道她是南宫家的人,这承诺可就变得不一样了,所以他又怎么会去抢她的东西。

对于皂袍童子救了自己一命,他虽然也放在心里感激,可要他做出这种事情来,显然不可能。

“你个色胚,男人就不是好东西,见着别人的美貌就把自己的救命恩人晾在一边,我就不该救你,让你死了算了。”

皂袍童子大骂。

“什么男人不是好东西,你不是男人吗,小子别扯远了,快撕开虚空,我知道你有办法。要是再不快一点,就算逃出了虎口,我们也必死无疑。”

东方墨感觉到体内法力急剧的消耗,也不管皂袍童子怎么骂了,连忙出声催促。

“哼!”

皂袍童子一声冷哼,看到他因为法力消耗而脸色发白的样子,这才心中好受一些。

下一刻就见他拿出了一把精美的匕首。

只见他屏神静气,体内法力犹如洪水一般宣泄,同时手掌中,一缕殷红的鲜血流入了匕首当中。

霎时,只见精美的匕首光芒大放,一股冲天的锋锐气息四散而开。

东方墨从那匕首之上感觉到一股凌厉的生死危机。

“唰!”

皂袍童子对着面前虚空猛然一划。

“刺啦!”一声。

一道白光闪过之后,只见面前的虚空顿时被撕开了一条裂缝。

见此,东方墨神色大喜,就要一把冲出去。

但恰在这时,一道身影比他还快,瞬间冲除了裂缝。

仔细一看,此人乃是眉心有一颗黑痣的血族男子。

正是公孙徒。

在看到公孙徒的一瞬间,东方墨眼中爆发出一股冲天的杀机,身形一晃,毫不犹豫地就追了过去。

“等一等!”

就在他即将冲出那条被撕开的虚空时,只听皂袍童子突然开口。

“嗯?”

东方墨虽说不解,但还是停下,将目光看了过来。

不过手中动作却不慢,拿出了一只凹凸的玉盘,挥手打出几道法决,顿时一股气机将公孙徒遥遥锁定。

此物正是追影盘。

“东方无脸,就此别过吧,你说的那法宝,过些日子我会找人专程给你送来,到时候你要是敢出尔反尔违背誓言的话,我定然要你好看。”

虽然东方墨对着天道起誓,可皂袍童子还是有些不放心,此时开口提醒道。

“你要走了?”

“不错,我已经找到此行要找的东西了。要是将来你能够走出这片星域的话,就到紫来星域姑苏家找我吧,记住,我叫姑苏慈,不要老是小子小子的叫我,哼!”

皂袍童子气鼓鼓的看着他。

“姑苏慈?名字也像个娘们儿,走就走吧,记得我的法宝。”

“紫来星域姑苏家是吧?我记住了,将来我若是有机会我肯定会去找你的。”

虽然不知道那紫来星域是什么地方,可他还是毫不犹豫地答应了下来。

听着东方墨大言不惭的说“紫来星域是吧,我会去找你的”。听这口气,不知道还以为你有通天的本事呢。

“以你这资质,这辈子能不能突破化婴境,走出这片狭窄的星空都是问题,还敢口出狂言。”

皂袍童子心中道。

“后会有期。”

于是摇了摇头,脚下一跺,就向着远处虚空而去。

“喂,姑苏小子,大家相识一场,就这么走了,你难道不给点什么分手礼物吗?”

东方墨大喝道,要知道这小子身上全部都是宝贝啊。

尤其是之前看到他居然能够用匕首撕开虚空,他着实羡慕的紧。

“呸!”

皂袍童子脸色羞红,什么分手礼物,说的二人好像有什么隐情似的,还好背对着东方墨没让他看到。

“登徒子,不要脸!”

于是大骂道,只留下一道背影,头也不回的逐渐消失在远处虚空。

东方墨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,不知道还以为占了某个俏娘子便宜呢,居然这么骂自己。

“遭了!”

可下一刻他就突然反应过来,似乎公孙徒那龟儿子都跑远了。

只见他身形一动,瞬间冲了出去,不过四五个呼吸,那被撕开的裂缝便愈合如初,可此时四下一看,哪里还有公孙徒的身影。

“受了伤,看你能跑多远。”

之前他看的清楚,公孙徒嘴角都溢出了鲜血,应该是受到了虚空挤压的原因。

于是拿出了追影盘,弹指间一颗光点就浮现在盘中正北某个位置。

看到这光点后,东方墨眼中嗜杀的光芒瞬间被点燃。

身形一动,遁天梭化作了一道模糊的残影向着正北方疾驰而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