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5章 老叟的弟子

马上记住斗罗大陆小说网,这里有诗和远方www.douluodaluxs.com,若被转/码,可退出转/码继续阅读,感谢支持!

黑暗的虚空当中,一道小小的身影脚踩玉如意,被白光包裹不断前行,此人正是皂袍童子。

玉如意所散发出来看似柔和的白光,轻易的就将周围虚空的挤压之力给抵挡在外,没有对他造成任何阻碍。

“这次真是大有收获了,哈哈哈!”

一想到自己无意间,居然就发现了那件家族传承之宝的残片,他就嘿嘿笑了起来。

“至少也要爷爷无条件答应我一件事情。不,两件。不行不行,族里找了上百年都没找到的东西,我给找到了,这样的功劳,起码要他无条件答应我三件事情。”

“对,至少都要三件事情才行,不然我绝对不会告诉他东西在哪儿。”

皂袍童子自顾自的点了点头,已经作出了决定。

约莫在虚空当中穿行了两个时辰,四下看了看发现没有任何动静之后,这才停了下来。

只见他伸手一抓,从储物袋中拿出了一根根大的有腿粗,小的如手臂似木棍的东西,就在虚空当中躬身开始拼凑起来。

这些棍子表面漆黑,还有密密麻麻发丝粗细的纹路,显得极为奇异。

足足忙活了一个时辰左右,他终于将上百根木棍组成了了一个一丈左右,八边形的图案。

于是他又拿出了一颗颗灵石,开始放在那些棍子中的纹路结合处。

也不知道哪棍子是否自成空间,一颗颗的灵石瞬间融入其中,好奇被吞掉一般。期间共用了两个时辰,皂袍童子怕是拿出了不下十万颗,全部都没入那些棍子中不见了踪影。

至此,那原本漆黑的棍子发出了一阵若有若无的光芒,将周围挤压的虚空固定的死死的。

“呼,终于好了!”

见此,皂袍童子擦了擦额头的汗珠,长长的吐了口气。

“这套一次性传送阵,虽然已经被爷爷简化的不能再简化了,可对我来说还是有些吃力。”

“不过能够从星域当中传送,已经很了不起了,也幸亏我修为低,规则的束缚对我来说几乎为零,不然的话还真不可能从星域中来回横渡。”

想到此处,皂袍童子喜滋滋的,修为低也有修为低的好处,就比如在星域中传送,若是修为太高的话,肯定会受到规则之力的排挤,怎么可能像他一样,想来就来想走就走。

“差不多了。”

于是他就要走上阵法的中心处。

可就在这时,只听“踏踏”的蹄声响起。

皂袍童子心中一惊,豁然看向远处。

只见一只如若田间耕种的青牛从虚空当中漫步而来。

两根牛角弯曲着冲天而起,碗口粗细的蹄子踩在虚空犹如踏在坚实的地面上一般,发出一阵阵蹄声。

在青牛的背上,还端坐着一个神色有些肃穆的老叟。

在看到这老叟的一瞬间,皂袍童子大吃一惊,立马从阵法上下来,走到老叟身前。

左手在上,右手在下,抱拳作揖,恭恭敬敬的行了一个大礼,道:

“晚辈姑苏慈,拜见老爷爷!”

见此,神情永远就像是根雕一样,不苟言笑的老叟,或许是这几百年来,久违的露出了一丝淡淡的微笑。

“起来吧小慈,洞天福地中可有收获呀。”

闻言,皂袍童子压弯的腰身这才慢慢站了起来,有些尴尬的摸了摸脑袋,道:

“老爷爷……实不相瞒,我什么都没有得到。”

“哈哈哈!”

老叟畅快一笑,对这老友的后辈极为喜爱。

或许只有这种没有任何勾心斗角和争名夺利的赤子之心,才能让他看到这世上唯一一些属于本我的东西,实在是难能可贵啊。

“没有得到就没有得到吧,顺其自然,对了,你这是要回去了吗!”

老叟安抚了几句,话锋一转问道。

“是的,我要回去了,刚刚布置好这阵法。”

皂袍童子如实答道。

“看这阵法也太简陋了,传送的时候肯定会吃些苦头,我看这样,你就跟我一起走吧,反正我也要离开。”

“啊?真的吗,这真是太好了!”

皂袍童子先是一愣,随即大喜过望,要是能够和老叟一起离开的话,速度肯定会加快很多,而且中途丝毫不用担心会有什么危险。

“自然是真的,不过你可要等我一下,我要交代一些事情才能离开,就在此地等我吧。”

语罢,老叟身形瞬间消失,只留下了一只青牛在原地。

皂袍童子摸了摸下巴,并没有轻举妄动,反而眼珠子转了转,突然看向了那头看似普通的青牛,下一刻,就不怀好意的嘿嘿笑了起来。

……

此时在人族修域太乙道宫,一个老叟的身形突然出现在宫门最深处的某个地方。

“喝……哈……”

一声声低喝正从此地传来。

老叟慢步行走,来到了一片乱石堆当中,就看到远处有一个身高足有八尺,身形魁梧的就像是一头人熊一般的身影,正将一颗长宽七八丈的精钢岩举起来,不断地高举,深蹲。

当老叟走近之后,才看到这身影乃是一个稚气未脱的少年。

少年看似憨厚,其皮肤黝黑,鼻翼开阔,脖子上还有一些兽牙挂饰,最值得注意的是,耳垂上两只洁白的巨大耳环。

这番形象,给人一种放荡不羁的粗犷感觉。

若是东方墨在此,定然就会发现,此人正是刚一进入宫门后就消失无踪的刑伍。

而这时,刑伍显然也注意到了老叟的到来。

“嘿!”

于是一声暴喝,双手猛然一顶,将那巨大的精钢岩扔了出去。

“轰隆!”

岩石砸在地上,只感觉脚下的地面一阵猛烈的摇晃,使人站立不稳。

七八丈的精钢岩,那重量即使是筑基期大圆满修士,也难以将其撼动丝毫。

可在这修为只有筑基初期的刑伍手中,居然能够将其轻易扔出去,足以见得他的力量有多么的恐怖。

刑伍拍了拍双手,有些畏惧的看了看老叟身后,发现那头青牛不在后,这才大摇大摆的来到老叟面前,道:

“你要把洒家困到什么时候!!!”

“如今洒家已经能够举起十万斤,一拳头我能够砸死一头牛你信不信。”

若是放在昨天,刑伍绝对不说出这种话来,可今日那青牛不在,他倒像是故意说出来给自己打打气,顺带暗有所指骂几句。

老叟面色古板的看着他,久久之后才说道:

“我要走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