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6章 星域结界

马上记住斗罗大陆小说网,这里有诗和远方www.douluodaluxs.com,若被转/码,可退出转/码继续阅读,感谢支持!

“嗯?”

刑伍一愣,有些不明白老叟话里的意思。

“你想出去的话,今日我就让你出去,去血族地域历练历练吧,天赋再好若是不敲打一番,也没有用。”

“师尊你要去哪儿?”

刑伍问道。

“去一个将来你也会去的地方,我给你两百年时间,走出这片星域,到时候就是我需要你的时候。”

“九炼之体,这种传说中的体质,如今你才刚刚突破第一炼的程度,就能以筑基初期的修为,立于凝丹境之下不败的境地,你若是将这天赋给荒废的话,我定不饶你。”

语罢,老叟头也不回的就要离开。

看着老叟的背影,刑伍还有些搞不明白是怎么回事。

“这……我就可以离开了?”

要知道自从几年前进入太乙道宫,当初被那头狗.日的青牛给蹂躏掠来后,用老叟的话说,他就被收为其座下首席大弟子。

可这大弟子他认为只是个名字而已,便宜师傅没有教他任何术法,只是命令他每天举精钢岩石,从最开始的一千斤,到了如今的十万斤。

眼前这些大大小小数万块石头都是被他举过来的。

便宜师傅说他是什么九炼之体,需要修炼有成,为他做什么事,于是他就被逼着数年如一日,每天重复同样的动作,枯燥无味的过程,弄得他杀人的心思都有了。

但每当他消极或者陷入狂暴状态之后,那头该死的蠢牛就会出现,不管三七二十一对着他一顿狂踩。

当初他能够从一千斤举起到如今的十万斤,但不管他的力量变大了多少,在那头青牛的蹄子之下,最后的结果都是他鼻青脸肿,像死狗一样躺在地上。

是以他才会对那头青牛有些惧怕,反而对着看起来干巴巴的便宜师傅不怎么畏惧。

“师尊!你走了总得给洒家一点法宝之类的吧。”

刑伍突然想起了当初一个好友曾经告诉过他,能够捞到好处的,就千万不要跟别人客气,便看着老叟的背影大吼道。

“记住,那些东西你不需要,好自为之。”

老叟依然没有回头。

至此,刑伍瞪大了眼睛,又想起那好友说过,脸皮一定要厚,一次不行就要两次,两次不行就三次。

于是立马冲了过去。

“师尊,你要是不给我我就不起来。”

只见他“噗通”一声跪在了地上,不断地磕头。

而这时哪里还能看见老叟的背影。

……“咳咳,你放心吧,我只要你五根牛毛就行了,绝对不会多拿。”

此时在虚空当中,皂袍童子在那头青牛身旁,对着它陪笑一样的说道。

而那头青牛只是警惕的看着他,不为所动。

“若是你愿意的话,那就眨眨眼睛。”

语罢,皂袍童子看向了青牛的铜铃大眼。

可仔细的盯了半响,青牛依然没有动静。

“那就三根吧,三根也行,要知道我姑苏家炼器天下绝顶,我用你的牛毛,拿来炼制一套法宝,不会辱没了你的牛毛的。”

“要是你愿意的话,就眨眨眼睛。”

话语落下,皂袍童子再次看向了青牛。

可数息之后,那青牛还是不为所动。

“这……若是你不愿意的话,那就眨眨眼睛。”

皂袍童子眼中突然精光一闪,换了一种方式问道。

这次,他看得清楚,发现后者果然没有眨眼。

“哈哈哈,那就是说你同意了。”

于是他就小心翼翼的来到了青牛身后,将洁白的手指缓缓伸向了牛尾上最浓密牛毛的地方。

三尺……两尺……一尺……

看着手指的距离牛毛越来越近,皂袍童子心中激动异常,心想上次没有拔到,这次总算要成功了。

眼看距离那牛毛还有不到一寸的距离,他已经高兴的几乎快笑出声来。

可就在他手指刚刚触及那青牛的身躯时,青牛前蹄着地,后蹄突然倒立而起,往后一蹬。

一双碗口粗细的牛蹄在他眼中快速放大,皂袍童子瞳孔猛缩,根本来不及反应。

“嘭!”的一声,身体就倒飞了出去。

“哎哟!”

剧烈的疼痛使他一声惊呼,头上那顶圆帽也被踢飞了,霎时,一头蜿蜒的长发垂了下来。

三千青丝如瀑飘洒,配上一张俊美的脸颊,那模样,简直活脱脱的一个绝世倾城的美人。

其额头前几根发丝落了下来,挡在眼前,平添了一丝凌乱之美。

虽说美人年岁尚小,可那等容貌姿色,将来必然祸国殃民。

若是东方墨在此,恐怕嘴巴张大的能够放下好几颗灵石,没想到朝夕相处的这小子,居然是个小娘子,还是个俊的不能再俊的小娘子。

不过此时这小娘子的两只眼圈,乌黑的就像是碳一样,身形踉跄后退的同时,那种被踩踏的疼痛,使其两行清泪狂流,止也止不住。

“哇!”的一声,她就哭了出来。

这时,老叟身形再次出现,正好看到这一幕,被皂袍童子这幅模样弄的苦笑着摇了摇头,不知说什么才好。

于是走上前去,拍了拍她的头,将那顶被牛踢飞的圆帽拘了过来拿给她,道:

“走吧!”

“呜呜呜,我要告诉我爷爷!”

皂袍童子将干瘪的帽子随意摆弄了一下,歪歪斜斜的戴在头上,委屈的看向青牛,一路哭啼不止。

老叟无奈,骑着青牛,带上她便离开了,原地只留下了一座之前布置的简陋阵法。

二人一牛只是片刻后,就来到了虚空中一片混沌的地方。

这里就是这片星域的规则结界了。

想要走出这片星域,必须要穿过这片结界才行。

而穿过这结界,总的来说大概有三种办法。

第一种,就如皂袍童子,其修为低下,以取巧为主。

结界就像是一张大网,小鱼能够轻易穿过,而大鱼却只能被网住了。皂袍童子无疑就是这种小鱼。

第二种办法,就是修为达到化婴境之后,度过雷劫,从而穿过这片结界,去往能够承受自身修为的更高规则星域。

至于第三种,就像是这老叟一样,修为早就超过化婴境,已实力对抗规则之力,强行穿过了。

到了此地,老叟依然面无表情,甚至没有丝毫停顿的骑着青牛走进了混沌中。

“咔嚓!”

霎时,混沌中一道紫色的闪电向着他劈了过来。

可老叟不为所动,闪电在距离他一丈之外,就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给阻挡了下来。

“轰隆!”

这时,一道沉闷的雷声突然响起,闷雷化作了一只无形的大手,对着他当头拍下。

这种气势,即使是化婴境恐怕也会被拍成飞灰。

而老叟目不斜视,就连其身下的青牛也没有一丝一毫的在意,依然摇着尾巴,悠哉悠哉的样子。

“波!”

那无形的大手在一丈之外,就一声轻响突然泯灭,依然不得寸进。

这片混沌就像是有生命一般,面对老叟这样的无视,至此,似乎激起了其滔天的怒火。

只见混沌中一道道五颜六色的闪电酝酿,闷雷滚滚蓄势待发,不过几个呼吸,方圆数十里到处都是银灿灿的一片。

一股极其压抑的气息使人喘不过气来。

下一刻,随着五声惊天动地的巨响。

“咔嚓……”

五道足有数丈宽的闪电,犹如擎天巨柱一般,从天而降,向着老者头顶轰了下来。

这便是五雷轰顶。

见此,老叟终于抬起了眼来,瞥了那五道闪电一眼,眼中一冷:

“滚!”

话语落下,这片虚空猛然震动,剧烈的摇晃,五道闪电顿时土崩瓦解,周遭差那就恢复了平静。

甚至能够感觉到四周的规则之力,都开始出现细微的颤抖。

皂袍童子不知何时已经停止了哭泣,而是看着眼前这一幕,呆呆的说不出话来。

“这种修为,远远超过了神游境。”

以她的见识来看,能够一句话,就将这片规则给喝退,那种恐怖的修为,她也不知道是哪种境界了。

但至少不是她之前猜测化婴境之上的神游境。

老叟双腿一夹,青牛再次迈步前行,不多时就消失在混沌当中。

……

此时在血族修域,东方墨一路疾驰,将脚下的遁天梭催发到了极致。

此物不愧是高阶法器,速度极快,不多时就已经拉近了和前方公孙徒的距离,甚至以他的眼力,能够遥遥看到远方一个狼狈逃遁的身影。

“今日,谁也救不了你!”

东方墨神色寒冷,满是杀机。

可就在这时,原本晴朗的天空突然乌云密布,闪电雷鸣惊怒交加,不过几个呼吸突然就刮起狂风,下起了倾盆大雨。

雨点噼噼啪啪的落下,血色大地溅起了无尽水花。

雷云中更有一声声沉闷的声响,似乎是谁触怒了老天爷,使其大发雷霆。

东方墨抬头看了一眼,虽然觉得这雷雨来的有些突兀,但他却不为所动,继续向前追去。

公孙徒虽然速度不慢,可找目前的情形来看,最多小半刻,他就能将其追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