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7章 十八凶魂阵

马上记住斗罗大陆小说网,这里有诗和远方www.douluodaluxs.com,若被转/码,可退出转/码继续阅读,感谢支持!

可让他憋闷的是,每一次当他要快追上公孙徒时,对方身上总会冒出一股黑气将其包裹。

黑气隐隐化作了一只巨大的鹏鸟,鹏鸟双翅一展,速度就会飙升一大截,竟然隐隐能够和他的遁天梭向持衡。

是以原本以为小半刻就能够将对方追上,却足足追了一天一夜才将二人的距离拉近到了百丈左右。

此时的公孙徒早就感觉到身上一直被一股气机锁定,自然注意到了是身后东方墨在不断的追杀。

一天一夜的疾驰,使原本就受了不轻伤势的他,眼中闪现一丝疲惫之色。

“追影盘!”

他也知道此物乃是家族赐予公孙羽的,能够遥遥将他人的气机锁定,若是不停下来将那气机解除的话,就会是一个天大的麻烦。

不过他却有另外一种办法,不需要停下来也能将这麻烦解决,不过耗费的时间长一些而已。

而这一路上,他用这种办法一心二用,已经将那追影盘的气机消磨的差不多了,最多再有一个时辰,就能够彻底摆脱,届时,他便会直接动用秘术,一次性将东方墨甩开。

因为之前东方墨在洞府中的表现,实在是太让他吃惊了,他有一种即使是全力出手,也不一定是其对手的预感。

加上如今又受了伤,更加不会和他照面了。

于是一咬牙,体内法力再次鼓动,将那股气机不断消磨。

东方墨看向公孙徒神色阴沉,他也注意到了追影盘上那颗光点变化的越来越模糊,应该是公孙徒使用某种办法搞的鬼。

而且这漂泊大雨越来越大,溅起了的水花遮挡视线,使得前方公孙徒的身影越发飘忽。

见此,其眼中厉色一闪。

“留下吧!”

只见他手掌突然间对着脚下大地轻抚而去。

“噗!”的一声轻响。

一根足有腰粗的藤蔓拔地而起,随着咔咔声响,藤蔓穿过了雨幕,就像游龙,向着前方猛然了钻了过去。

足足延伸了上百丈,眨眼就到了公孙徒的身后,尖锐无比的一端,对着其背后狠狠刺去。

公孙徒神色一变,周身黑气一凝,那鹏鸟双翅再展,身形向着一侧偏移了几分,恰恰就将藤蔓避开。

可下一刻,就见到那藤蔓变得就像软蛇一般轻柔,对着他腰身缠绕而去。

公孙徒一声冷哼,周身黑气滚滚,鹏鸟的双翅化作了锋利无比的利刃,刹那间对着藤蔓斩去。

“梆!”

堪比中阶法器的黑色鹏翅斩在藤蔓上,却发出了犹如击打木桩的声音,不但没有将其斩断,反而他的身形瞬间受阻。

借此机会,东方墨法力猛然鼓动,身形瞬息而至,来到了其身前十余丈。

“我看你往哪儿跑!”

看到公孙徒就在眼前,此时他才发现笼罩对方那股黑气,应该是一只鸟类的兽魂,难怪速度那么快。

“不要以为避你,就是怕你。”

公孙徒同样杀机盎然。

之前在枯崖城,若不是他大意的话,怎么可能会被东方墨几招就制住,如今他有了准备,自然不会再重蹈覆辙。

“死吧!”

东方墨不再废话,身形一花,一道淡淡的青光闪过,出现时已经在公孙徒身前,手中不死根犹如木杖一般握住,对着他当头砸下。

对于这诡异的法器,公孙徒之前早有领教,此时自然十二分戒备。

只见他双手飞快掐诀,随即双臂伸直往前一拍,与此同时,其背后那双鹏翅瞬间合拢,将他挡在身后。

“嘭!”的一声。

不死根狠狠落下,就像是砸在了皮软的鼓面上,发出一声闷响。

虽然将这一击挡下,可感觉到一股极其浑厚的木灵力从不死根上传来,公孙徒的身形都被压弯,踉跄后退了四五步这才站稳。

而这时,东方墨一声冷笑,瞬间欺身而近,不死根对着那墨色的鹏翅猛然一刺。

“噗!”

不死根轻易没入了其中两尺。

而这时,那双鹏翅后,陡然传来一声闷哼,竟然是公孙徒的腰间被一根突然钻入的枯枝,刺入了皮肤一寸的位置,殷红的鲜血瞬间就流了下来。

东方墨自然感觉得清清楚楚,此时眼睛一眯,法力再次鼓动。

不死根一头突然钻出了无数枝桠,想要将公孙徒刺的千疮百孔。

可墨色的双翅背后,公孙徒诡异一笑,只见他脚底一踩,借力身形爆退。

而那双鹏鸟化作的双翅再次滚作一团黑气,留在了原地。

东方墨感觉到手中一轻,就看到公孙徒的身影已经在三丈之外,此时就要一把将不死根拔出来,继续向着对方杀去。

可下一刻他就微微一惊。

眼前这团黑气好似粘稠无比,想要将不死根拔出显得异常的吃力。

“雕虫小技。”

东方墨眼中不屑,双手握住不死根,猛然一阵搅动。

“哗啦啦!”

那粘稠的黑气犹如冰雪融化,更是被搅得四散而开。

黑气落在远处,化作了一只鹏鸟兽魂的样子。

东方墨身形一晃,并未理会它,反而向着公孙徒而去。

“晚了!”

远处公孙徒不知何时已经盘膝坐下,一把折扇在其头顶漂浮不动,开口讥讽的说道。

话语刚刚落下,其头顶折扇中突然钻出了一股股黑气,仔细一看,那些黑气竟然全部都是兽魂。

加上之前那只鹏鸟,细数之下,足足十八只,而且都达到了八阶后期的修为波动。

“今日,就让你尝尝十八凶魂阵的厉害。”

公孙徒脸上带着一丝轻蔑,他有把握,这十八凶魂阵即使是一般的筑基初期修士,也能够将其困住,筑基期以下的修为,还没有谁能够活着走出此阵的。

“十八凶魂阵?”

东方墨眉头一皱。

上次宫门大比的时候,公孙徒就曾使出过类似的手段。不过当初他的兽魂被南宫雨柔破掉了**只,只剩下了一些残魂。

而那时,对付那只有残魂的凶魂阵的时候,他用了数十颗雷震子才将其破开。

如今公孙徒再次施展出这种手段,十八只兽魂组合而成的话,威力定然比起当初强大许多倍。

就在他凝神的片刻间,十八只兽魂已经化作了十八股黑气,分处十八个方位将其死死困住。

不止如此,周遭黑气越散越多,渐渐地视线模糊起来,不多时就连倾盆大雨,以及滚滚雷声也被隔绝在外,周围只剩下了黑暗以及寂静。

此时的他,完全陷入了阵法当中。

“你不该得罪我。”

公孙徒的声音从四面八方响起,显得飘忽不定。

而东方墨手持不死根,不为所动,只是眼中警惕的看向四周。

“你更不应该和南宫雨柔走的太近,被我看中的女子,岂是你敢染指的。”

公孙徒继续说道。

“舌燥!”

不知为何,东方墨心中那股嗜杀的情绪越发的强烈,似乎不杀了此人他就会受到极大的反噬一般。

于是木杖一般的不死根往地上一跺。

“嘭!”

刹那间数十根腰粗的藤蔓冲天而起,化作了摇摆不定的蛟龙,对着周遭的黑气一阵狂舞。

更是不断延伸,眨眼就冲出了数百丈。

“既然你这么想死,我就成全你。”

公孙徒一声轻笑。

话语落下,只见被搅得天翻地覆的黑气突然一凝,数十根藤蔓就像被铁水瞬间浇锢,动弹不得。

十八声兽吼此起彼伏的响起,每响起一道声音,东方墨就感觉到一只兽魂离自己越来越近,到了最后一道兽吼之音响起,那兽魂就像是在耳边咆哮一般。

东方墨神色一变,曲指连弹,数十把木剑向着那兽吼的方向激射而出。

可木剑犹如泥牛入海,甚至没有在黑气中荡起一丝的涟漪。

而且脑海与木剑那丝淡淡的联系瞬间消失。

这时,其心中陡然生出一种不妙之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