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0章 诡异的童子

马上记住斗罗大陆小说网,这里有诗和远方www.douluodaluxs.com,若被转/码,可退出转/码继续阅读,感谢支持!

这场倾盆大雨持续了十余日也没有停下的意思。

天空电闪雷鸣,豆大的雨珠滚滚落下,溅起了无尽的水花,似乎老天爷的怒火难消,需要借此来发泄一番。

在血族地域中部的位置,一个浑身笼罩在斗篷中的身影,脚踩飞梭,速度极快的穿行在雨幕当中,正向着某个方向不断前行,不多时就消失在远处天边。

此人,正是东方墨。

“没想到此行因祸得福,修为居然突破到了九阶中期,看来并不只是闭关修炼才能够将修为提升。”

早在数日前,他终于触摸到了那层九阶中期的瓶颈,或许是阳极锻体术的功劳,这几日连续的服用鹿茸根的精血,他的修为居然在昨日,无声无息的就突破了,水到渠成一般,没有任何阻碍。

这倒是这些日子,唯一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了。

而他这般急忙赶路已经有十余日,看其方向乃是向着西南而去。

之前在石魔城中购买的那张地图,远远没有达到他如今处所位置的范略,因此他只能凭着大概的方位感,向着人族区域而去,只求一路上能够找到几座城池,或者遇到一些血族修士打听一番。

不过让他失望的是,此地或许是太过荒芜,自从上次遇到了几个神色匆匆的血族修士后,就再也没有碰到过其他人。

抬头看着密密麻麻的雨滴,他心中深感奇怪。

“这雨,还真是有些诡异。”

若是以往他倒不会觉得什么,连续数月的大雨他都见过,可不知为何,他隐隐能够从这场雷雨当中,感受到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威压,那种感觉虽说有些飘忽,可却真实存在。

就在他心中极为诧异时,只见远处雨幕当中,隐隐约约似乎有几道模糊的身影浮现。

见此,东方墨身形一顿,仔细眺望,不多时就看清了那是几个血族修士。

其神色一喜,立马向前而去。

临近时,那几个血族修士显然也发现了有人靠近,立刻停了下来,眼中露出警惕的看向他。

此时,东方墨才看到这是三个低阶的血族修士。

其中两人都是血族青年,修为约莫五阶的样子,还有一个乃是脸色苍白五六岁的血族童子,童子身上没有任何法力波动,应该是还未踏入修行的普通血族。

看着这三人组合,东方墨心中有一种怪怪的感觉,似乎哪里有些不对劲,可仔细一想后,又想不出问题出在哪里。

于是便直言问道:

“你们几个是要到何处去。”

三人见到东方墨挡在身前,浑身笼罩在斗篷当中,警惕的同时,并未立刻回答,而是面面相觑。

“哼!”

见此,东方墨一声冷哼,将自己的修为波动释放出来,一股淡淡的压迫瞬间荡漾在三人心中。

霎时,三人眼中露出一丝惊慌,没想到此人竟然是九阶中期修士,于是其中一个血族青年道:

“这位道友,我等是要向着血冢之地而去。”

“血冢之地?”

东方墨露出狐疑,片刻后突然想起了之前在枯崖城中,曾经听人提起过,这血冢之地是当年人族将血族地域攻陷,所有血族势力急剧收缩,被逼到了中部区域某个位置。

而就在那个地方,人族以及血族,进行了一场持续数年的大战。

那一战,死伤无数,浮尸遍野,人族重创了血族不说,更使其萎靡至今。

虽然不知道为何人族最后会退兵,不过据说那一战,死去的人族以及血族实在是太多太多了,鲜血汇都聚成了一条滚滚的大河,尸骨更是堆积成了一座十万丈高的骨山,是以那处地方就被称为血冢之地。

而且有不少传闻,血冢之地有很多当年两族遗落的宝物,骨山上血气充沛,灵力盎然,充满了机遇,所以很多血族修士都会去那处地方碰碰运气,寻找机缘。

“原来如此,你们可知道现如今血族以及人族的战况如何了。”

东方墨对那血冢之地没有任何兴趣,于是转移了话题问道。

闻言,二人虽说有些奇怪,为何眼前这人连这种消息都不知道,可只是犹豫了片刻后,另外一个之前没有开口的血族青年还是道:

“枯崖城,石魔城,以及浮屠城数日前相继被人族攻破,如今全城沦陷,我族将势力收缩,退居到了第二道防线,石鼓城,麻峪城,还有罗陀城进行防守。”

“攻破了吗!”

东方墨眼睛一眯,没想到这么快就将第一道防线给攻破了,看来人族六大势力还真是有些底蕴。

“双方死伤多少可曾知道。”

于是继续问道。

“这个……据说人族伤亡不大,我族却是死伤惨重,三大主城加起来,怕是不下十万人,不少筑基期甚至凝丹境修士都战死了。”

那血族青年继续道。

“化婴期修士可有伤亡?”

东方墨再次开口。

“这我等就不清楚了。”

闻言,东方墨并不意外,能够知道这些消息已经很不错了,便继续道:

“对了,你们可知道人族太乙道宫势力,在哪座城池?”

“太乙道宫?不大清楚!”

两人摇了摇头。

东方墨略显得失望,于是道:

“罢了,你们走吧。”

话语落下,他就绕过三人,继续往前而去。无论如何,还是尽快想办法和宫门的人汇合才好。

而就在他身形刚刚错开三人身形时,不经意间瞥到了那血族童子一眼。

下一刻,其眼中突然爆发出了两股慑人的光芒。

“不对!”

此时,他终于明白了哪里有些不对劲了。

血族人人皆修士,即使是刚出生的婴孩儿也能够吞吐血气修炼,怎么可能会有人身上没有任何法力波动。

想到此处,那血族童子怎么看,怎么透露着一股子邪门。

于是豁然转身。

可就在他转身的同时,只见那童子居然无声无息的出现在他身前,嘴角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,伸手就对着他胸口一把拍来。

东方墨大惊失色,身形瞬间爆退,同时法力猛然鼓动,在身前凝聚出了一层化藤甲所幻化的罡气。

“波!”

只听一声轻响,一只苍白小巧的手掌瞬间将罡气打穿,毫无花哨的印在了他的胸口。

“噗!”

东方墨感觉胸膛一麻,身形倒飞了出去,张口就吐出了一口热血。

此时不仅是他,就连他身旁的两个血族青年,在看向童子时,眼中也露出惊骇。

这童子来的诡异,一路上紧跟二人,原本两人想要将他杀了,可当童子展露出远远高过二人的修为后,惶恐之余,二人根本不敢妄动。

但还好这童子只是一路上跟着,并没有什么其他的过分动作。

只是没想到这两人刚一见面,为何会突然大打出手。

可下一刻,在两人惊骇的目光当中,只见童子屈指一弹,两股血风吹拂而过。

两人没有任何抵抗之力,就被血风笼罩,在风中,身形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干瘪,最终化作了两具干尸掉在地上。

而后两股血风带着二人的精血飘了出来,融进了皂袍童子的身躯。

“筑基后期!”

东方墨心中骇然,他能够清晰地感觉到这童子身上传来的修为波动,比起当初那石魔城的申屠,强了数倍不止。

“将密钥拿出来。”

童子踱步向着东方墨走来,此时张嘴露出了猩红的牙龈,以及两排细密犹如锉刀一般的牙齿,声音略显得尖锐的说道。

“什么密钥!”

东方墨将胸口的衣襟捞起来,发现一只小小的血色掌印,清晰地浮现在胸膛上,其上甚至还有血光流转。

而在这散发着血光的掌印下,其浑身气血涣散,极为难受,似乎血液的流动都变得迟缓。

若非是修为提升,以及这些日子苦练阳极锻体术,**的力量提升了太多,恐怕此时的他早已重伤。

“不交,则死!”

童子磨了磨牙齿,发出“咯咯”的声音,血色的瞳孔爆发出了惊人的杀机。

语罢,只见他身形一动,瞬间从雨幕当中消失。

出现时,已经在东方墨头顶,其双手轻抚而过,两股血色的轻风左右吹拂,对着他夹击而来。

东方墨眼睛一眯,双手猛然对着大地一拍。

倒在地上的身形,“嘭!”的一声,借力陡然站起。

同时法力鼓动,化作一道模糊的青影,从两股血风当中堪堪穿过。

“呲呲!”

尽管他动作不慢,可脚下道袍依然被血风沾染到了一丝,顿时被腐蚀成渣。

见此,一股嗜杀的心绪陡然蔓延,似乎任何人的杀机,都能勾起他心中的嗜杀情绪。

可他使劲摇了摇脑袋,将这股心绪强行压下来,以他如今的实力,对上这筑基后期的血族童子,毫无胜算。

于是脚踩飞梭,将法力全部注入其中,化作了一道残影向着相反的方向逃去。

“咯咯咯!”

血族童子下巴左右晃动,不断的发出磨牙的声音,看向东方墨时,血色的瞳孔冰冷至极,随即身形一晃,就追了过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