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4章 斩杀

马上记住斗罗大陆小说网,这里有诗和远方www.douluodaluxs.com,若被转/码,可退出转/码继续阅读,感谢支持!

(今晚三章,求票啊!!!)

三片树叶翠绿欲滴,大小不过两指宽度,其上叶脉清晰可见,极为逼真。

但不知为何,陈钟从绿叶上感觉到一股让人毛骨悚然的气息,仿佛这三片小小的绿叶,比刚才那铺天盖地,气势磅礴的墨色剑雨还要危险。

见此,其心中猛然一跳。

眼看三片绿叶诡舞着,排成一列,前后飘荡而至。

陈钟不再犹豫,豁然对着掌心一吹。

“呼!”

掌心中,那血色的火苗窜出了数丈远,直接卷在了第一片绿叶上。

“咻!”

恰在这时,原本轻若无物的绿叶,似乎因为血火扑至,瞬间化作了一道碧绿的残影,速度奇快,直接钻入了火焰当中。

“呲呲!”

霎时,就像是雨滴浇在烙铁上的声音响起。

绿叶穿过,被烈火熊熊燃烧,自身不仅变得得通红一片,更是有被烧化的趋势。

当绿叶终于冲破了火焰,直至陈钟眼前时。

其上最后一抹绿色,终于在火焰当中化为灰烬。

可陈钟来不及惊喜,只见第二片绿叶已经紧随其后的激射而来。

叶片自身更是保存了大半的绿色灵力,眨眼就对着他眉心刺去。

感觉到树叶上那股让人心悸的气息,陈钟神色大变,此时张口一缕精血就喷在了掌心的火焰当中。

“呼啦!”

火焰噼啪作响,大涨三分,向着那片轻盈的绿叶汹涌而至。

“噗!”

陈钟额头汗珠滚滚落下,最后那片绿叶终于一声轻响,被烧成了灰烬。

但下一瞬,只见他眼中满是骇然。

因为第三片绿叶接连而至。

最不可思议的是,第三片绿叶,碧绿之中还有着一丝淡淡的墨色,比之刚才两片,更加给人一种生死危机的感觉。

来不及多想,陈钟知道即使是自己的本命血火,恐怕难以将那叶片阻挡,于是双腿一曲,就要弹射而开。

这时,远处东方墨同样不好受,他已经将自己的看家本命都使了出来,入微术法,高阶灵降术,还有灌灵之术的连番使用,使其体内法力近乎亏空了九成,倘若还是不能将此人拿下,那么恐怕即使是他也凶多吉少。

眼看陈钟就要躲开,只见他嘴唇微动,轻吐出一个字:

“起!”

“咔咔咔!”

话语落下,在陈钟脚底突然钻出了一根古怪的木杖。

正是他之前藏入地底的不死根。

木杖钻地而起,陡然就化作了一颗看似干枯的小树。

小树扎根在骨堆当中,其上两根枯枝钻了出来,瞬间将陈钟的脚踝缠绕。

至此,陈钟的身形猛然一顿,身形被禁锢在原地。

与此同时,“咻!”的一声,那碧绿中带着墨色的绿叶瞬息而至,就要没入其眉心。

“喝!”

陈钟瞳孔缩成了针尖大小,一声低喝之下,只见他右手掐诀,打出了一个繁琐至极的手印。

霎时,其掌心燃烧的火焰猛然收了回来,融入其手掌,使其整个手掌都化作了血红之色。

陈钟脸上戾色一闪,血掌伸出,一把就对着那叶片抓了过去。

“嘎吱!”

血掌抓在绿叶上,发出了金属摩擦的滑动声,极为刺耳。

陈钟牙关紧咬,手臂不断颤抖。

“噗!”

不过一息功夫,他只觉到手中一轻,绿叶将其手掌穿透,向着他眉心呼啸而至。

他如何都想象不到,这绿叶的威力如此之大。

关键时刻,只来得及将头颅一偏。

但由于距离太近,他根本无法完全避开,叶片瞬间没入了其左眼当中,顿时眼窝血流不止。

“啊!”

一声凄厉的惨叫。

由于脚下被不死根缠绕着,陈钟依然动弹不得。

见此,东方墨一咬牙,手指飞快掐动,体内法力犹如洪水一般宣泄而出。

“咔咔咔!”

在陈钟脚下的不死根顿时缠绕而起,从脚踝开始不断往上,两根枯枝犹如蛇形一般,刹那将其整个人全部纠缠的死死的。

眼看陈钟被束缚,东方墨大喜,豁然一甩手。

“咻!”

一把木剑从其手心激射,直取陈钟头颅而去。

“你以为我这么容易被杀吗!”

陈钟一声嘶吼,其浑身气血鼓荡,就在木剑即将将他的头颅刺穿时,身形陡然爆开。

“嘭!”

化作了一股粘稠的血雾,血雾从束缚的枯枝缝隙喷涌而出。飘荡至半空,凝而不散,形成一个模糊的血影,从轮廓看出正是陈钟的身形。

“死吧!”

下一刻,只听半空当中传出陈钟的厉喝,血影从天而降,向着法力几乎枯竭的东方墨扑了过去。

东方墨身躯不断颤抖,他依然快是强弩之末。

不过知道此刻不容有失,于是对着远处一招手,不死根扭动间冲天而其,再次化作了一根木杖落在他手中。

随即只见他将木杖对着即将扑来的血影指点而去。

木杖一端突然激射出漫天细小的枝桠,尽数没入了血影当中。

东方墨一声暴喝,双手紧握木杖,猛烈一阵搅动。

“哗啦啦!”

顿时将血影搅散成稀稀落落的雾气。

“今日放你一马!”

雾气中,隐隐传来陈钟怨毒的声音,随即再次凝聚,化作了一道血光,向着迷障当中激射而去。

“骨牙,还不出手!”

见此,东方墨一声厉吼。

话语落下,就在陈钟刚刚逃出了数丈远后。

在骨堆当中,一颗毫不起眼的骷髅头,突然飘了起来,骷髅头眼窝当中冒出了两股绿油油的火焰,正是骨牙。

“哪里逃!”

只听他一声怪叫,随即下巴一张,一股绿色的火焰喷涌而出,将血光整个都卷了进去。

陈钟连惨叫都没有发出,就在骨牙的噬阴鬼焰之下,就化作了虚无。

“唔!”

至此,东方墨一个趔趄,差点栽倒在地。

他几乎耗尽了所有的法力,终于仗着不死根,以及灵降术的威力,将陈钟侥幸战胜。

刚才他不过是强装着没有表现出法力枯竭的一幕,不然的话,恐怕只是一个小小的火球术他都难以抵挡。

更可气的是,之前早早就将骨牙放了出来,可那老贱骨一直躲在一旁观战,直到陈钟被逼退他才出手。

此时他全部靠着肉身的力量才能够站稳,还好他修炼了阳极锻体术,才能硬撑着。

“哇咔咔……小小血道修士,焉敢在骨爷爷面前猖獗。”

骨牙一阵叫嚣,随即飘到了东方墨面前,道:

“骨爷爷一出手,一举将他烧成灰。”

对于骨牙的话,东方墨懒得理会,甚至已经没有力气将它拘来。

不过这老贱骨至少没有让陈钟溜掉,不然定然会后患无穷。

“师弟,你没事吧!”

看着东方墨一副虚弱的样子,穆紫雨连忙走了过来,将他搀住,眼中关切的说道。

“没事!”

东方墨摆了摆手。

穆紫雨哪里不知道,东方墨是为了她恐怕才会和那筑基期修士苦斗,若非如此的话,以他刚才展现的实力,要是一心想逃的话,定然轻而易举。

是以心中感动万千,却又不知该如何表达。

“走吧,此地不宜久留!”

东方墨不知她在想些什么,随手拿出了几颗丹药服下,终于感觉到腹中有一股淡淡灵力流向四肢百脉,这才好受一些。

片刻后,恢复了些许法力,就再次祭出了遁天梭,带着穆紫雨向着远处而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