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6章 再闻哨声

马上记住斗罗大陆小说网,这里有诗和远方www.douluodaluxs.com,若被转/码,可退出转/码继续阅读,感谢支持!

(三章完毕,求票支持。)

要是东方墨在此的话,恐怕会惊骇的瞪大了眼睛。因为这虫子他再熟悉不过了,正是他从婆罗门弟子手中抢来,后来又被阴殇夺去的噬骨蚕。

此时午觥终于追了上来。

“不跑了吗!”

看向不远处的岳老三,其眼中杀机已经浓烈到了极致。在他看来,岳老三定然不敢再往上跑了。

可这时,他同样听见了一阵声响滔天的嗡鸣。

转身一看,就发现一股黑风向着自己扑了过来。

以午觥筑基后期的修为,一眼就看出了那股黑风,乃是一只只细小的蚕虫组成。

感觉到那些虫子身上嗜血的波动,午觥眉头微微一皱。

而这时,黑风已经向着他猛然扑至。

见此,午觥一抬手,一只足有一丈的晶莹巴掌,由法力凝聚而出,对着那股黑风隔空拍了过去。

噼里啪啦,犹如炒豆子的声音成片响起。

血色巴掌轻易的就将那股黑风拍的四散而开。

见此,午觥嘴角一扬,极为不屑。

但下一刻,只见那四散而开的蚕虫,再次凝聚,形成黑风,又一次对着他扑了过来。

午觥怒目一睁,没想到这些虫子身躯居然如此坚硬,以他一击之力都没能将其拍死。

见到黑风飞扑而来,午觥一声冷哼,随即双手平伸成掌,猛然合拢,对着前方一拍。

“啪!”

一记响亮的声音响起。

只见一双由灵力化作的巨大手掌,从半空当中将虫云挤在掌心。

午觥双手一搓。

半空中,那双手掌同样开始剧烈的摩擦起来,想要将掌心中的虫子给挤压的粉碎。

可下一瞬,他就瞪大了眼睛。

只听掌心嗡鸣声大作,片刻间,那双巨大的手掌瞬间崩溃。

“嗡!”

黑风涌出,继续向着他卷了过来。

“这是什么鬼东西!”

午觥大骇,刚才他可是用了八成力量,可这虫子根本无事,而且他看的清楚,那双灵力化作的手掌,是被这些虫子给吞噬了一个大洞,虫云才冲出的。

“嘶!!”

此时,不仅是他,就是远处的岳老三也倒抽了一口冷气,被这虫子的威武给吓了一跳。

“啾!”

就在二人心中纷纷震撼时,一声清鸣的哨声从远处迷障响起。

霎时,虫云一顿,极为不愿的停在了半空。

这时远处迷障当中,走出了一个高挑的身形。

此人一身黑衣,身姿窈窕。朱红的嘴唇,精致的妆容,看起来有点像当日岳老三带东方墨去逛窑子时,青楼中那些浓妆艳抹的女子。

可在此人脖子上,岳老三分明看到了突出的喉结,显然他是一个男子。

此人正是阴殇。

“你们是什么人!”

阴殇方一出现,就兰花指翘了起来,撅着嘴巴,看向午觥以及岳老三嗔怪的说道。

“死变态!”

岳老三心中一阵恶寒,不想夜长梦多,于是他扛着两人,转身就向着迷障深处冲了过去。

“休走!”

午觥哪里肯放过他,身形立马追出。

“嗡!”

可这时,那定在半空的虫云冲天而起,向着午觥席卷而至。

“找死!”

午觥不知道他已经中了岳老三的奸计,身上满是苦来香的味道。

在他看来,一定是那不阴不阳的男子搞的鬼。于是擒贼擒王,也不管那人是谁,先杀了再说,到时候,这些虫子自然就不攻自破了。

见到午觥向着自己杀来,再一感觉到其身上筑基后期的法力波动后,阴殇脸色瞬间大变。

于是立马将一只精致的木哨,放在唇边,用力一吹。

“啾!”

嘹亮的哨声再次响起。

在这哨声之下,原本毫无章法的虫云,顿时扭动间,化作了一张大网,对着午觥当头罩下。

那大网速度极快,可谓瞬息而至。

午觥虎躯一震,身上一股血光鼓荡开来,冲击在那虫网之上。

可下一瞬,只见在虫网包裹之下,其周身血光居然开始消失,若是仔细看的话,就会发现竟然是被那些虫子一口口的吞噬掉。

看着岳老三留下的波动即将消失,午觥惊怒异常。

一声暴喝之后,筑基后期的强大波动化作一股气势,猛然荡开。

以手为刀,对着虫网一斩。

“哗啦!”

瞬间将其斩成了两半。

而其身形急速穿过,对着阴殇杀去。

阴殇一咬红唇,眼中也着实憋屈,他之前突破筑基期的时候,被东方墨以及皂袍童子生生打断,坏了道基。

如今他千里迢迢的特意赶到了骨山,就是为了借助此地特有的灵力,以及其中一股对他来说有些益处的阴气修炼。

之前好不容易调息好,准备开始冲击筑基期,可让他没想到的是,那些被他从东方墨手中抢回来的噬骨蚕,突然开始暴动,更是不听使唤的向着此地飞来,而且疯狂向着那筑基后期的血族修士噬咬而去。

耽误了他突破不说,更是给他树立了一个大敌。

本想操控这些虫子退走,可那血族修士身上好像有什么东西,吸引着这些噬骨蚕,他的木哨只是临时的一种控制方法,不能将其完全掌握,就有了这失控的一幕。

虽然他对噬骨蚕极为自信,可他实力太低,面对筑基后期修士的话,恐怕难以取胜。

如今面对此人的暴怒,他只能全部依靠噬骨蚕了,于是木哨的声音不断响起,虫云对着午觥疯狂噬去。

就在二人斗得不可开交之际。

在骨山某个方位,东方墨经过了数个时辰的调息,终于恢复了大半的法力。

抬头就看着穆紫雨正一副谨慎的样子,给他护法。

不过他却发现穆紫雨脸上一些淡淡的黑气。略一思量,黑气恐怕应该是迷障的原因。

穆紫雨修为比他低得多,所以抵抗能力也没他强,若是待久了必然会被浸入心神。

因此,他就打算用和岳老三商量好的方式,找到他后就一同下山。

当初岳老三给他浑身能散发血气丹药,穆紫雨可没有,必须帮她找一颗后,让她吞下,然后才能伪装成血族下山。

就在他刚刚起身时,只见他耳朵突然抖了抖。

由于是顺风的原因,他好像听到了一声木哨的声音,那声音给他一种极其熟悉的感觉。

于是侧耳凝神。

“啾!”

片刻后,他果然听到了声音再次传来。

在听到这哨声后,东方墨眼中又惊又喜。

他怎能忘记当初阴殇用一只木哨,将噬骨蚕给夺回去的一幕。

这哨声,和当初阴殇吹响的一模一样。

“阴殇!”

想到此处,其眼中精光大放。

那噬骨蚕,绝对是好东西,他做梦都想着夺回来。

因此看向穆紫雨道:

“师姐,恐怕还要跟我受一下累了。”

说着,他祭出了遁天梭,带着穆紫雨向着刚才哨声传来的方向极速遁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