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7章 落荒而逃

马上记住斗罗大陆小说网,这里有诗和远方www.douluodaluxs.com,若被转/码,可退出转/码继续阅读,感谢支持!

(一会儿还有一章!)

阴殇口中哨声不断,虫云挥舞间,不时幻化出利剑,巨锤,弯刃等各种形状,纷纷对着午觥镇压而去。

午觥身为筑基后期修士,修为高深,法力浑厚,往往挥手间就能够将黑色的虫云击散。

可让他心惊的是,即使遭受自己全力一击,噬骨蚕依然没有任何大碍,这虫子可谓刀枪不入。

片刻间,午觥就已然失去了耐性,他完全看得出,那不阴不阳不的修士,完全是靠着这些虫子才能够和他纠缠不休。

再一次挥手,将虫云逼退的刹那,只见他身形落在远处,随即咬破指尖,洒出一缕殷红的鲜血,对着半空不断地勾画。

不多时,一只血色的大钟便被勾勒而出。

见此,午觥手指掐诀,随即对着大钟猛然一拍!

“当!”

一声浑厚的钟音鼓荡,发出沉闷的声响。

只见大钟突然涣散。

与此同时,在远处的黑色虫云之外,浮现出一层血色的光幕,不过呼吸间,那光幕陡然凝聚,化作了方才那只消失的大钟。

不过此时的大钟,已经将虫云尽数罩住,禁锢其中。

虽然噬骨蚕跗在光幕上,疯狂的吞噬,可那大钟乃是午觥施展的某种秘术,短时间内并未被破开。

午觥此时神识一放,探出五百丈距离。

不过哪里还有岳老三的影子,就连他留下的法力波动,也因为迷障的不断流动而消失。

之前就难以追上此人,以岳老三那狡猾的性格,如今他又怎能再次追上。

于是看向阴殇,怨恨至极。

若不是此人半路横插一脚,岳老三又怎会逃走。

便一声狞笑:

“你死定了!”

闻言,阴殇神色一变,用力一吹,口中木哨发出一阵激烈高亢的哨声,加快了噬骨蚕噬咬血幕的速度。

随即抬头看向午觥道:

“这位官人,你我之间定然是有什么误会,奴家并未招惹于你,你又为何为难奴家呢!”

“并未招惹我?那你这虫子是怎么回事!”

午觥眼中杀机毕露。

“这……奴家也并不知晓,可能……”

“受死吧!”

不等阴殇话说完,午觥身形化作一道残影,瞬间出现在他面前,五根手指就像是鹰爪一般,对着他喉咙抓去。

他要用最残忍的方式,将此人折磨致死。

阴殇瞳孔一缩,身形急退的同时,右手往后背一抽,摘下了一根黑色的短棍。

看着午觥五指抓来,豁然将短棍一举。

“嘭!”

短棍突然撑开,化作一面油纸伞。

“嘎吱!”

午觥手指抓在伞面上,发出刺耳的摩擦声,一击并未得手。

“哼!”

见此,其手掌上突然钻出了一颗颗细小的血珠,血珠如若蛆虫一般,蠕动间向着油纸伞上爬了上去。

“呲呲!”

伞面上突然冒出了滚滚的黑烟,似在被腐蚀。

阴殇一声娇喝,握住伞柄的手指,猛然一转。

“咻!”

伞尖上突然激射出一道乌光,直接袭向了午觥的面门。

如此近的距离之下,恐怕即使是筑基期修士,应付起来也会手忙脚乱。

可午觥粗短的脖子一扭,拧成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弧度,就像是被人生生折断一般,那道乌光从其耳畔险而又险的射出,便消失在迷障深处。

“雕虫小技!”

午觥头颅一摆,脖子就恢复了原样。

而借着这个机会,阴殇身形往后急速退去,落在了数丈之外,异常忌惮的看向他。

又转首看了看自己手中的油纸伞,发现伞面上出现了数十个黑色的小点,应该是被刚才那些血滴侵蚀之后留下的。

没想到仅仅一击之下,他的法器就差点被毁,不禁又惊又怒。

这时,午觥双眼微眯,伸手从腰间掏出了一只石斛握在手中。

“你的肉身,我收下了。”

只见他看向阴殇说道,语罢,就将石斛倾斜一倒。

“咕噜咕噜!”

顿时,一股散发着血腥味的粘稠液体喷涌而出,化作一条数丈宽的汹涌黑河,向着阴殇滚滚而去。

阴殇神色露出惊恐,他能够从那黑河上,感觉到一股让人头皮发麻的死亡气息。

似乎河水当中还有一些没有被炼化的尸首以及骸骨。若是被这大河吞噬,不用想,他也会成为其中的一具尸体。

于是不再犹豫,张口就吐出了一颗圆形的珠子,此物正是他的本命法器。

珠子凌空大涨,化作了人头大小。

阴殇口中念念有词,眼看黑河汹涌而至,此时口中最后一个音节落下。

“剁!”

霎时,颗珠子光芒大放,犹如一颗小太阳一般,照耀在黑河之上。

一股无形的威压从珠子上散发而开,黑河滚滚而来,却被那股威压挤开,从阴殇两边流过。而他就像是黑河上的一座孤岛,巍然不动。

“不自量力!”

午觥眼中不屑,自己用数千人的肉身,以及血液炼化而成的至宝,怎可能是这个还不到筑基期的修士能够抵挡的。

果然,其话语刚刚落下,只见阴殇两旁的河水忽然猛烈激荡,不断向着他挤压。

阴殇牙关紧咬,他能够感觉到四周一股阴冷的气息扑面而至,不仅气势上,还有心神上,给他带来一股巨大的压迫。

在这种压力下,他的血液流转都变得迟缓起来。

更主要的是,他的本命珠子在不断地颤抖,之前被皂袍童子一刀劈出的那条小小裂缝原本已经被他修复,如今再次裂开,而且裂口还有越来越大的趋势。

见此,其眼中骇然之余,立马咬破了舌尖,将木哨放在嘴中,鼓足法力豁然一吹。

“啾!”

哨音落下,一股血色的音浪从木哨中,向着四周席卷而开,顿时落在被血色小钟包裹的噬骨蚕上。

“嗡!”

一声如若雷鸣的震响鼓荡耳膜,让人胸口一沉。

与此同时,血色的大钟猛然颤抖,随即“波!”的一声,噬骨蚕终于将其吞噬了一个大洞。

黑色的虫云汹涌而出,快速向着阴殇而去。

“嗡!”

全部的虫子扑在了阴殇身上,使他看起来,全身上下就像是披了一层黑色的轻纱。

“今日这事儿,奴家记下了,改日再来请教!”

阴殇眼中阴沉,不过只要噬骨蚕在手,他心中怡然不惧。

语罢,其身裹噬骨蚕冲天而起,就要向着骨山更高处夺命而逃。

“想走!”

午觥眼中一冷,石斛对着阴殇猛然一拍。

“哗啦啦!”

霎时,波涛汹涌的黑河方向一转,化作一条数十丈长的黑色蛟龙。

蛟龙活灵活现,就连身上的鳞片都栩栩如生。

“嗷!”

一声剧烈的咆哮,便对着阴殇张口吞了下去。

阴殇根本来不及反应,整个人就被一张血盆大口吞噬。

霎时,蛟龙再次化作了滚滚大河,淌在半空。

见此,午觥嘴角一扬。

不过下一刻,一道黑色的身影从河水中冲了出来,正是身裹噬骨蚕的阴殇。

其方一出现,在噬骨蚕的嗡鸣声中,便向着骨山上激射而去,眨眼就消失在迷障当中。

午觥陡然一惊,没想到被黑河吞噬之后,阴殇还能逃出来。

看着此人就要消失在前方,他本欲追上去,可一想到超过六万丈就会有一些即使是凝丹境修士,都极为忌惮的东西,便放弃了这个打算。

刚才他看的清楚,阴殇虽然逃出,但是其身上已经被河水给侵蚀,以他九阶后期的修为,若是不及时驱除的话,恐怕就是死路一条。就算能够侥幸活下来,也会给自身留下极大的隐疾。

是以他并不打算以身犯险。

唯一遗憾的是,他对那些蚕虫有些兴趣,自己全力出手都对其无可奈何,还能无视河水的侵蚀,着实有些匪夷所思。

片刻后,他便抛开了杂念,看向岳老三逃跑的方向,眼中阴翳至极。

“午某就在山下守株待兔,不信你能在骨山上待一辈子。”

说着,午觥将黑河一收,然后速度极快的向着骨山下而去。

在他看来,以岳老三的修为,能在山上强忍十天半月应该就是极限了。

所以在山下,一定能够守住此人。只是可惜了那两个小娘子,落在岳老三手中,恐怕也是被糟蹋的份。

就在他前脚离去不久,不远处的迷障当中,两个隐若在一层青色光罩当中的人影走了出来,正是东方墨还有穆紫雨。

看着阴殇逃走的方向,东方墨眼中闪过一丝杀机,于是看向穆紫雨道:

“师姐在此地等我片刻,我去去就回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