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0章 清点

马上记住斗罗大陆小说网,这里有诗和远方www.douluodaluxs.com,若被转/码,可退出转/码继续阅读,感谢支持!

“师弟,好了吗!”

穆紫雨被被东方墨搂住纤腰,紧紧贴在了他身上,此时双手只能搭在他的肩头,脸蛋白里透红,眼中更是柔的出水来。

她自然听到了身后阴殇的惨叫,知道东方墨是不想让她看见那血腥的一幕。

此时紧咬着温润的嘴唇,开口轻声说道。

东方墨陶醉的吸了一口少女独有的芬芳,然后脸不红气不喘的将穆紫雨从怀里松开,道:

“走吧!”

于是一招手,两根藤蔓将那柄油纸伞,以及掉落在骨堆当中的珠子卷了过来,祭出了遁天梭后,一把搂住她,便向着山下激射而去。

就在二人离去不久,谁都没有发现,在不远处的迷障当中,有一团雾气不断的蠕动,最终扭曲成一个模糊的人形身影。

那身影虽说有着人形,可给人的感觉却不是血族,更不像是人族。

看着二人离去,在原地驻足观望了许久之后,这身影才向着骨山最上方飘去。

此时的东方墨遁出了万丈,来到五万多丈的位置这才停下来。

此地唯有血族筑基期修士才能踏足,相对来说,人要少很多,不容易被发现。

虽然穆紫雨修为低下,可毕竟人族比起血族而言,在骨山上的优势更多,所以即使有不少的迷障浸入了她的身躯,想来再坚持个三五日是没有问题的。

于是将那套低阶阵旗拿了出来,布置在四周,这才微微松了口气。

“师姐,因为你身上没有任何掩饰,所以很容易就被血族认出,就这样下山的话,定然会暴露身份,不过你放心,这件事情明日就能够彻底解决,今夜就在此调息一晚吧。”

东方墨盘膝而坐,看向她说道。不过并没有跟她说明具体原因。

“嗯,一切听师弟的。”

穆紫雨水波一样的眼睛看向他,点了点头,同样也没有多问。

看到穆紫雨这幅样子,东方墨心道:“真是媚极了。”

不知为何,比起风娘皮的冰冷,以及南宫雨柔的平易,穆紫雨一颦一笑间,在那颗小小的美人痣的衬托下,似乎从骨子里都透露着一种媚惑,使人浮想联翩,心神动摇。

东方墨摇了摇头,将杂念抛开,于是问起了她为何会被抓到此地的原因。

闻言,穆紫雨就将她的事情娓娓道来,自然也包括太乙道宫如今的情况。

足足一个时辰之后,东方墨才将她一路而来,了解了个大概。

“没想到师姐经历了这么多。”

从她口中,也终于得知,此次太乙道宫由化婴境邪长老带头,内外门弟子皆出,调动了大半个宫门的势力,足足有五千人进军血族。

不过太乙道宫是从左侧路出发,并非如婆罗门以及公孙家那般,直接从正面攻打。

当初穆紫雨是在浮屠城的卫城,一座叫窟目城的城池被抓的。

夜公子安插血族探子,伪装成人族,用计将她引出来。更是不惜损失了数十个族人后,才将她生擒活捉。

从她被擒至今已经有十余日,按照目前的情况来看,窟目城应该早已被占领,至于宫门如今已经打到了哪个地方,就不得而知了。

接下来,东方墨也将自己的经历简短的说了一番,听得穆紫雨长大了嘴巴。

没想到他们这些人天资之辈居然是被血族强者,从洞天福地拘来的,东方墨更是经历九死一生,逃到了此地。

不在意穆紫雨的惊讶,东方墨继续道:

“师姐放心吧,只要明日能够顺利下山,到时候我一定想办法带你回去。”

“嗯,这次真的谢谢师弟了。”

穆紫雨心中的感激可是发自内心的,东方墨自打进入宫门,只能说跟她照过几面,没想到却愿意为她以身犯险,将她从血族筑基期修士手中救出来,这份恩情,不知道用什么才能够偿还了。

想到此处,不知为何,突然间她就想起了之前和东方墨那激情的香艳画面。

顿时脸颊滚烫,红的都快要滴出水来,只能故意转过身去,装作修炼的模样。

东方墨倒没注意她在想什么,而是毫不忌讳穆紫雨的存在,拿出了阴殇以及陈钟的储物袋。

他先是将陈钟的储物袋拿在手中,法力鼓动之下,轻而易举的就打开了。

血族修士和人族不同,大多都会在储物袋上布置一层血禁。

这种血禁有一个优点,那就是必须要自己亲自动手才能够打开。

可也有一个缺点,若是自己身死道消,那层血禁就会自动消散,那时储物袋就是无主之物,即使是练气一层的修士都能够轻易打开。

陈钟的储物袋打开后,其中东西极为简单,除了上万的血石,以及数千颗灵石,还有一些杂七杂八的东西之外,就只有陈钟那两只泛着幽光的匕首了。

东方墨将那匕首拿起来,发现这匕首上没有任何禁阵存在,所以不带有任何神通,应该是陈钟的本命法器。

见此,放下匕首又翻找了一阵,他就失去了兴趣,便将这些东西大概整理一番,全部收进了自己的储物袋中。

而后拿起了阴殇的那只黑色储物袋。

值得一提的是,阴殇的储物袋上,加了一层玄妙的禁制,那禁制就像是阵法一般,若是没有相应的破阵方式,就打不开。

可东方墨在看到这禁制时,便笑了。

当初和皂袍童子在一起的时候,他时刻都在从那小子嘴里套话,虽然始终不能套出他的身份,不过二人谈论间,皂袍童子倒是给他说了很多其他事情。

这其中就包括各种禁制,以及阵法之类的,甚至还亲自教过他如何不需要用神识,就能够将储物袋封死,使得筑基期修士破开都极为费力。

当他看到阴殇储物袋上那层禁制时,正好就是皂袍童子教给他的一种,而且似乎还被简化过,根本无法和那小子教给他的相提并论。

于是东方墨将法力从指尖释放,化作一条游丝,钻进了储物袋上的圆环当中,过了小片刻,只听一声轻响,那圆环颤了颤,便恢复了平静。

见此,东方墨嘴角一扬,于是法力鼓动,尽数探入其中。

霎时,储物袋里的东西可谓琳琅满目。

各种灵药,玉瓶,法器,还有符箓。

看样子,不少都是从洞天福地当中得到的。

其中最先引起他注意力的,是一块黑色的,足有拳头大小形似石头之物。

东方墨将此物拿起来,发现此物温凉中,软软绵绵的,可以任意揉捏成任何形状,并非如看上去那般坚硬,反而就像是一坨软泥。

“这是什么东西?”

他心中极为奇怪,此物可还从来没有见过。

研究了一阵后,也不明所以,就将其放在了一旁。

转而拿出了一根短棍,还有一颗黑色珠子。

这两件正是阴殇使用的法器。

那短棍是一把油纸伞,经过他的判断,乃是一柄高阶法器。

油纸伞的诡异程度他算是领教过的,使他极为心动,不过法器如今已经破损了,尤其是伞面上,有数十个小孔,他并不懂得炼器,所以想要修复自然不可能。

至于那珠子,阴殇能够将它收入体内,应该是他的本命法器。可如今珠子上同样裂开了一条缝隙,显然也被破损了。

如此的话,这两样他都无法使用,便摇了摇头。

又继续翻找了一阵,让他失望的是,法器虽多,可却没有一件高阶的,就连他能够使用的木属性中阶法器都没有。

“看来只要修为精深,大多数人都会祭炼自己的本命法器,而并非是继续依赖高阶法器。”

从当初南宫雨柔等人,尚在练气六阶,七阶的时候,就已经开始培育自己的本命法器,就看得出来,这些人早已有长远的目光。

本命法器跟自己的血脉以及灵根属性完全契合,而且还能随着修为的提升不断进阶,最终超过高阶法器,甚至达到法宝的层次都不在话下,所以只要是达到了能够祭炼本命法器的条件,大多数人都会选择如此。

“看来,我也必须考虑一下自己的本命法器了。”

想到此处,东方墨不禁摸了摸下巴。

心中陡然浮现出不死根,以及在洞天福地当中得到的那《三石术》,似乎这二者都是不错的选择。

不过目前的情况他自然没有时间和精力,于是将念头暂时压下。再次在一些杂物当中翻找起来。

直到小半刻后,他终于找出了一只一尺长,三寸宽的夹子。

见此,东方墨神色有些凝重的将其拿起来。

发现入手沉甸甸的,这木头应该是千年铁木。

于是扣动环扣,想要将其打开。

“卡塔!”

出乎意料的是,他并没有耗费什么力气,盖子就弹了起来。

只见夹子当中静静地躺着两件东西。

一本兽皮书,还有一块玉简。

东方墨眼睛一眯,首先拿起了那颗玉简,缓缓贴在了额头。

顿时,四个字浮现在其脑海当中。

“育虫之道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