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1章 急中生智

马上记住斗罗大陆小说网,这里有诗和远方www.douluodaluxs.com,若被转/码,可退出转/码继续阅读,感谢支持!

东方墨浑身颤抖不断,周围那种冰冷几乎将他的法力冻结。

而“穆紫雨”话语中那种不容置疑,以及无法置疑,让他身躯一顿,不敢再有任何动作。

“噗嗤!”

看着东方墨如此紧张,就在这时,“穆紫雨”忍不住捂嘴娇笑了出来,温润的嘴唇微微张开,露出一口整齐的贝齿。

其凌厉的容颜就像是冰雪一般融化,展现出妩媚的笑容,那样子犹如一朵动人的妖姬花。

“师姐跟你开玩笑呢。”

“穆紫雨”伸出青葱手指,抚摸着东方墨的脸颊,帮他将额头的汗珠拭掉,如兰的气息尽数喷在了他脸上。

霎时,那种冷入骨髓的寒意驱散开来,被冻结成黑冰的迷障也汽化,再次流动。

“只是师姐刚刚醒过来,还有些倦意而已。”

说着,“穆紫雨”还打了个哈欠,又往东方墨怀里钻了钻,找个了舒服的位置躺下。

看着怀中那美得不可方物的佳人,东方墨非但没有对艳福的享受,反而就像是面对一只择人而噬的凶兽一般。

再次咽了口唾沫,他强忍着恐惧,颤声说道:

“前……前辈……”

“还是叫我师姐,亲热些。”

东方墨话还未说完,“穆紫雨”立刻将他打断。

“师姐记得,以前你好像也对我说过这种话呢,师弟真是坏死了,咯咯咯……。”

“当……当时……只是在跟前……”

“恩?”

“穆紫雨”看向他,神色微微一变。

“嘶……当时只是在跟师……师姐开玩笑而已。”

东方墨倒抽了一口冷气,立马改口。

“这还差不多,记住要叫我师姐,你要是再叫我前辈,师姐就生气了。”

“穆紫雨”嗔怪的看着他,还用手刮了一下他的鼻子。

“是是是……”

东方墨虽然怀抱一具如若无骨的娇躯,但却如坐针毡一般,在她玉手摸来时,身躯不断的颤抖,口中连忙应是。

“咯咯咯,师弟不要紧张,可以跟师姐叙叙旧情呀。”

“穆紫雨”撅着嘴巴,那副模样可谓媚到了骨子里。

东方墨自然明白,这些话都是当初他用来调戏穆紫雨的,没想到今天他能遇到今天这种情况。

此时真是恨死了自己当初嘴贱的举动,眼前这个“穆紫雨”说不定会怎样对付自己呢。

“师弟不敢!”

一想到此处,他连忙低下了头。

“不敢?”

“穆紫雨”白了他一眼。

“你还有什么是不敢的!”

一个字比一个字凌厉,最后一个字落下,“穆紫雨”话语中充满了浓烈的杀机。

其身形化作了一道紫光,瞬间消失,出现时已经站立而起,低头俯视着他,妖魅的容颜冰冷至极。

同时,一股不可抗拒的威压自上而下,滚滚而来。

“轰隆!”

只见二人所在的九阶石台生生被压到了骨堆之下,只留下了一个小小的台面。

而周围的枯骨更是呈现一圈环形,以“穆紫雨”为中心,波纹卷过,方圆数百丈全部化作了齑粉。

“嘎吱嘎吱!”

东方墨神色大变,没想到眼前这“穆紫雨”说变脸就变脸。其身躯被压得动弹不得,浑身骨骼发出不堪重负声响,几乎就快要被挤断。

若非是这些日子坚持不懈的修炼阳极段体术,恐怕今日不死也会重伤。

此时其体内木灵力疯狂涌动,钻入四肢百脉当中,苦苦支撑。

但除此之外他无可奈何,因为他知道自己和这“穆紫雨”的修为差距,不是一星半点。

面对此人,他有一种比当初面对那血族妖异男子,还要恐怖的感觉,所以绝对不是他能够抵抗的。

“我想天底下应该就没有你不敢的,因为连本尊的身躯你也敢动,你是吃了熊心还是豹子胆呢。”

“穆紫雨”双手倒背,围着他缓慢踱步起来。

“我当初也是为了救你!”

东方墨牙齿紧咬,脸色一阵涨红。

从其话语中,他猜测眼前这“穆紫雨”即使不是他的穆师姐,但恐怕二人也绝对会有一定的关联,所以此时连忙开口解释。

“救我?救我需要吻我吗?救我需要用你的手在我身上乱摸吗?”

说道此处,“穆紫雨”眼中寒意更甚。

同时,东方墨身上的压力猛然大增,“咔嚓!”一声,其脚下的石台都被压出了数条裂缝。其嘴角鲜血瞬间就淌了下来。

“由于一些特殊的原因,本尊用九极封天金锁阵,将自身神识,法力,包括记忆都全部封印,是以实力和一般的炼气期修士没有任何区别。只是没想到遭到逮人暗算,而你,我的东方师弟,你却趁机占了师姐的便宜。”

“只因师姐太美,我乃血气方刚的年纪,又则能忍得住师姐这等绝色之姿,但我最后并未对师姐如何,就看得出我不是那等好色之徒。”

东方墨继续解释。

“哦?你不是吗?”

“当然不是!”

东方墨肯定道。

“那你看师姐美吗?”

此时,穆紫雨豁然来到了东方墨背后,双手搭在他肩膀上,绝美的脸颊从他耳畔伸了过来。

东方墨微微侧身,就看到了那妖魅的容颜,即使身处危险当中,也不由咽了口唾沫,如实道:

“美!”

“那你还想吻我吗?”

“不想!”

东方墨口干舌燥,强忍着摇头。

“说实话!”

冰冷的声音再度响起。

“想!”

东方墨一咬牙。

“那就吻我!”

此时“穆紫雨”柳腰一扭,来到他正前。

将身躯前倾,媚眼紧闭,小小的精致下巴轻轻抬起,二人鼻尖几乎触碰,其口中甘甜的气息打在他脸上,让人心旷神怡。

看着那粉嫩、湿润的两片唇瓣,东方墨一阵神往,只想一口含上去。

不过他立马将舌尖咬破,剧烈的疼痛让他清醒,强行将头扭向一旁。

直到片刻后,“穆紫雨”才睁开了双眼,嘴角一扬,道:

“好,师姐也必须承认你的定力还算可以,当初没有趁机要了师姐的红丸,其实你应该庆幸你这么做了,不然你现在就是一具尸体。但你可知道,就算如此,师姐这辈子也从来没人任何男人碰过,也没有任何男人敢碰,你觉得这件事情,该怎么办呢?”

“穆紫雨”几缕秀发掉落在东方墨的耳朵上,一阵酥酥麻麻的感觉传来。

“师弟原意接受任何惩罚!”

东方墨瞬间听出了她并没有要杀自己的意思,于是刻意放低了姿态。

“听师姐的惩罚,那师姐就要杀了你。”

“不要!”

东方墨大惊失色。

“呵呵,怕死吗?”

“穆紫雨”抽身而起,再次围着东方墨踱步起来。

“怕!”

东方墨如实道。

“怕就好,想要师姐不杀你,那你就给我一个不杀你的理由,因为师姐现在真的很纠结,到底该不该杀你呢,虽然你好心相救,但毕竟你冒犯了师姐的身体。”

“穆紫雨”托着下巴,转首看向他,妩媚一笑。

“师姐,你我本是同门,师弟自小父母双亡,孤苦无依,我愿意认你做姐姐,从今以后你我以姐弟相称,姐弟之间有些身体接触也在常理之中,你看如何。”

虽然承受着巨大的压力,可东方墨心念急转,沉思片刻后,就说道。

“咯咯咯……”

闻言,“穆紫雨”先是一愣,随即笑的花枝乱颤,似乎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。

“师弟倒是打的好算盘呀,虽然师姐不想打击你,不过从你的修为和实力来看,似乎我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。而且师姐既然已经苏醒,就不会在此地待下去,这方天地对我来说太小,可对你来说太大,所以将来我们恐怕永远也不会有见面的时候了,这姐弟关系,又有什么用呢。”

话语虽然说的难听,可东方墨从她眼中看到的只是平静,并不是那种高高在上,对他如若蝼蚁一般俯视的态度。

是以他心中虽不认同,可却并未对她生出厌恶的感觉,最主要的是小命还在对方手里,他又怎敢如此。

“既然这样,师弟也不高攀了,我身上也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,不过我有一颗骷髅头,是个百折不扣的宝贝,就送给师姐了,望师姐笑纳。”

小命暂时无恙,东方墨心中就开始默默盘算起来,不会立马将自己身上所有的东西全部都交出,而是先将骨牙拿出去试试深浅。

他以为说出这番话后,骨牙定然会张口大骂,但当他转过身时,却发现那老东西已经不见了。

“这老匹夫!”

东方墨立马明白,定然是遇到不敢面对的人后,骨牙又开始他“装死”的本事。

骨山上到处都是骷髅头,现在鬼知道是哪一颗。

不过,“穆紫雨”豁然转身,伸手一抓之下,只见前方数丈的位置,从化作齑粉的枯骨中,飞出了一颗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骷髅头。

“道友不用再装了!”

穆紫雨将那颗骷髅头定在了半空,脆声说道。

恰在此刻。

“呼呲!”一声,那骷髅头眼窝中冒出了两股绿油油的火焰。

见此,穆紫雨先是不以为意,可片刻后就媚眼一凌,变得慎重起来,看向骨牙道:

“从你身上,我感觉到了冥界的气息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