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4章 突破

马上记住斗罗大陆小说网,这里有诗和远方www.douluodaluxs.com,若被转/码,可退出转/码继续阅读,感谢支持!

“此地血族凝丹境修士不会踏足,而一般的筑基期修士可破不开你的阵法,要不还是去看看吧。”

轻甲少年看向老者道。

“吧吧!”

可老者嘴唇开合,伸出干枯的手掌,在其面前不断的比划。

半响后,轻甲少年似是听懂了其话语的意思,于是道:

“此地阴灵于我而言没有任何威胁,而一般的残魂同样对我无可奈何,你不用担心于我。”

“吧……吧吧!”

老者再次不断比划。

片刻后,轻甲少年道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。

“好吧,既然你还是不放心,那就等我冲破筑基期之后,在去看看吧。”

话语落下,轻甲少年就不再多言,而是闭上双眼,手中法诀连连。其浑身上下气息起伏不定起来。

见此,耄耋老者身形就像是水波一样,轻轻一荡就消失在四周浓郁的迷障当中。

……

数日后。

此时的东方墨,正盘膝静坐,呼吸吐纳极为均匀的样子。

有着体内那簇小小的噬阴鬼炎存在,他能够将所有浸入的迷障尽数焚的干干净净,是以周遭雾状的灵气,就像醍醐灌顶一般,全部被他疯狂的吸入。

而且似乎是修炼阳极段体术的原因,他体内的经脉坚韧程度,以及肉身的强度,达到了之前的一倍有余,这着实让他极为诧异,又惊喜。

再加上这些日子,他也算是经过了不少的苦战,体内法力疯狂消耗,灵海不断的巩固。

是以这一日,只见他周遭的灵气一顿。

“嘶!”

东方墨深深吸了口气。

随即周围灵气就像是潮水,一波一波的对着他狂涌了过来,尽数钻进其身躯当中。

其浑身颤抖,额头隐隐见汗。

这般景象,持续了半柱香之后,下一刻,只见他颤抖的身形一正。

“呼!”

一口浊气长长的吐了出去。

“轰轰轰!”

其体内一阵轰鸣声响起,灵海以及浑身经脉,被拓宽了一倍之多。

体内灵气奔涌,竟然能够听见潺潺溪水声,足以见得其灵气是多么的充沛。

东方墨陡然睁开了双眼,漆黑的瞳孔中闪过一丝精光。

“比我想象的容易得多。”

原本他以为会像之前在地底灵脉那样,花费大量的时间才能够突破,可没想到只是几日的功夫,突破九阶后期就像是水到渠成一般,他甚至没有感觉到什么太大的阻碍。

仔细想了一番后,最终认为应该是那阳极段体术将他的体质提升了太多的原因。

要知道那化形鹿茸根,已经成精,其浑身的精血堪比难觅的宝药。一滴精血都极为珍贵了,更不用说他每天数滴连续服用。

想到此处,东方墨不禁对此术充满了信心,若是突破小成,恐怕还会给他带来一种翻天覆地的变化。

“啧啧,不错,虽然大都是靠着此地灵气充沛的原因,不过以你的资质能够突破还是极为难得了。”

骨牙飘了过来,看向东方墨上下打量着。

闻言,东方墨倒是没有反驳他,因为即使是他,也觉得自己能够走到这一步,有些运气的成分。

丙等灵根的资质,若是靠着平日正常打坐修炼的话,想要达到了九阶后期,恐怕需要数十年。

而他靠着一条灵脉中源源不断,比寻常之地浓郁数十倍的灵气,硬是将修行的速度同样提升了数十倍。

加上那鹿茸根将其肉身改造,是以如今才能突破到九阶后期。

“不过即便如此,你想要突破筑基期的话,可不仅仅是灵气浓郁就能够做到的了。”

骨牙再次开口。

“哦?那你觉得还需要什么!”

东方墨不由诧异的问道。

要知道他也是修行中人,是以对于筑基期,那道被称为修行的真正门槛,还是有所了解的。

他知道,想要突破筑基期,说难不难,说简单也不简单。

只需要用灵气冲击,将灵海打破,从而铸成道基,使得浑身经脉全部连通,从四肢百脉流动,形成大的循环的即可。

说简单是因为方法简单,谁都明白。

说难,那是因为做起来,就不是人人都能够做得到的了。

“当然是资质。”

骨牙毫不犹豫的说道。

“资质?”

“不错,你们人族修士修行,好像是要将灵海打破,从而形成一条自身修行的根基,也称道基,如此就算达到筑基期的修为。这看似简单,可想要将那固若金汤的灵海打破,不只是无尽的灵气就行,需要的是你的资质。”

“这资质,说的便是你**,你的灵根,是否有那条件将灵海打破。”

“举个例子,给你一把钢刀,要你砍掉一棵大树,或许你能够做到。”

“可我要是给你一根木棍呢,你是否又能够做得到?”

“那大树就是你的灵海,而钢刀,或者木棍,就是你的资质。资质好坏,很大程度上决定了你能否筑基成功。”

语罢,骨牙还饶有打趣的看着东方墨,他可是清楚知道这小子的资质有多么的差。

“原来如此。”

东方墨点了点头。可随即他一声轻笑,反而不以为意。

因为在他看来,若是阳极段体术达到小成,将身体改造一番,说不定他就有筑基的可能。

于是不再多问,反而一挥手,拿出了一捆有些破旧的竹简。

此物正是当初从杀了公孙徒之后,从其身上得到那叫做镇魔图的术法。

之前他倒是想过修炼此术,因为从公孙徒施展出来的威力来看,就让他极为心动。可奈何时间上并不允许,而且他也没有那种条件。

如今身在骨山上,他反而再次心动起来。

因为此术修炼之初,必须在身上刻画出一副“图阵”,将来用以封印凶魂。而这“图阵”的刻画,就必须用到大量的魔魂之气。

这骨山上别的没有,阴灵以及残魂绝对有不少,这些都可都是用来炼制魔魂之气的最佳材料。

之前他就想到了这一点,只是为了救穆紫雨,加上发生了如今这一幕,才耽误下来。

“咦!这是镇魔图!”

这时,一旁的骨牙,看向东方墨手中竹简,语气中满是惊讶。

“怎么,你也知道这术法?”

“岂止是知道,骨爷爷当初就是被人用这术法给打伤,那秃驴才能将我囚禁的,没想到你还有这等机缘。”

“哦?这术法威力这么强?”

东方墨极为诧异。虽然不知道骨牙的真正身份,可在他看来,这老贱骨也绝对大有来历。

“当然强,而且不是一般的强。这术法并不算是什么不传之秘,相反很多人都知道。可修炼之人却极少,能够将其修成的则更少。因为此术非大毅力者,难以练成。”

“可只要一练成,威力嘛,啧啧……不是骨爷爷吹嘘,当年打伤老子那人,若是由他施展此术,能够将你所在这片星域所有生灵,全部屠戮一空。”

“嘶!”

东方墨骇然的倒抽了一口冷气。

“小子,你就不要想了,那人是谁?而你又是什么货色你不知道吗?他能练成,你这丙等木灵根。练吧练吧,早练早死,早死早投胎。”

看到他惊骇的样子,骨牙极为不屑,难得一次没有教唆,将他往火坑里推。

东方墨眼珠子一转,不禁陷入了沉思,可片刻后,其眼中就闪过一缕明亮之色,似是有了决定。

“嘿嘿嘿,骨爷爷就知道,让你练你恐怕还会迟疑。若是让你不练的话,你定然以为骨爷爷又在吓你,以你那狗改不了吃.屎的性格多半会去试试。哇咔咔咔,只要一练,到时候你连收手的机会都没有,肯定会被反噬的连渣都不剩,那时骨爷爷也就自由了。”

看到东方墨眼中那缕光芒,骨牙哪里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,他几乎快大笑出声来。

而就在二人心中各有所思的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