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9章 姐弟之约

马上记住斗罗大陆小说网,这里有诗和远方www.douluodaluxs.com,若被转/码,可退出转/码继续阅读,感谢支持!

“咳……咳!”

就在此时,在其身后,一阵剧烈的咳嗽。

穆紫雨回头一看,就看到了身受重伤的东方墨。

“穆师姐!”

东方墨将一口鲜血硬生生咽了回去,此时看向穆紫雨艰难开口。

要知道,此时的他骨骼碎裂,内脏受损,也幸亏他肉身比起常人坚固得多,否则如此伤势,必然早已身死。

其体内的血液飞快流动,发出“哗哗”的声响,不断淌过内脏以及骨骼,进行着滋养。

“咦!”

这时,穆紫雨略显诧异的声音响起,同时来到了东方墨身前,紫色的瞳孔在其身上不断的打量。

片刻后,其嘴角一扬,露出一个让人陶醉的微笑。

“有点意思,没想到你身上居然还有血脉之力,即使这血脉已经被凡血同化的不足万分之一二,却依然能有如此自愈的奇效。看来你祖上似乎也不简单呐。放心吧,即使不用我出手,你也死不了。”

“这……”

东方墨对穆紫雨的话有些不明所以,不过念头只是一转,他就能够隐隐猜出其话里的几分意思。而当听到自己不会有生命危险后,终于松了口气。

“那师姐,师弟刚才的表现,是否能够保住这条小命了。”

于是立马开口相询。

刚才他可是拼掉了大半条命,两次落在那耄耋老者手中,差点就身死道消。

这舍命守护的一幕,穆紫雨定然是知道的,想来保住自己这条小命应该是没有问题了,可还是必须问一下才能放心。

“咯咯咯……师弟还真是怕死呢,别以为师姐不知道你在想什么,方才要是你有把握从那老奴手中逃走,说不定就扔下师姐不管了呢,还不是因为你知道逃也是死,这才留下放手一搏对吧。”

穆紫雨俯下了身子,双手托着下巴,打趣的看着他。

绝美的脸颊落入了东方墨的眼中,让他呼吸急促,更是不敢直视。

连忙低头解释道:

“师姐临危,我自该奋勇向前,又岂会有那种贪生怕死的想法。”

见此,穆紫雨站起身来,看得出这小子虽然怕死,可也并非无情绝义之辈,于是道:

“好吧,师姐就姑且信你一次,念在你刚才表现,你这条小命师姐暂时不收。”

“呼!”

东方墨心中长长舒了口气,他可是清楚的知道此女的实力。一掌就能将那耄耋老者拍死,要杀了自己的话,恐怕连手指都不需要动。

“嗡!”

就在此刻,一阵嗡鸣响起,噬骨蚕在吞噬了耄耋老者还有那轻甲少年的肉身之后,似乎变得极为亢奋,此时豁然向着穆紫雨冲了过来。

“嘶!”

见到此幕东方墨倒抽了一口冷气,这些虫子没有丝毫灵智,只有嗜血的本能。在连续吞噬了两具肉身之后,恐怕已经激起了他们的凶性,因此向着穆紫雨扑了过去。

可这岂不是太岁头上动土,好不容易保住了这条小命,要是再惹得此女不高兴的话,他可就死的太冤了。

因此不顾身上的重伤,就将腰间葫芦拿了起来。

可穆紫雨动作比他更快,伸手一抓之下,虫云就化作了一团黑色的小球,被她信手拈来,隔空摄在手中。

噬骨蚕虽说异常的暴躁,却动弹不得。

“师姐,这些灵虫没有丝毫灵智,并非有意冒犯。”

东方墨连忙开口。

“我知道。”

穆紫雨幽幽开口,并未回头,而是目光灼灼的打量起这些虫子。

片刻后便再次说道:

“没想到师弟机缘不小,这些虫子已经变异了,而且似乎还有一丝异兽的气息,不错不错。”

她实在想不到这炼气期的小修士,身上宝贝还真是不少,即使入不得她的法眼,可对于一般人来说,这些东西足以招来杀身之祸了。

东方墨诧异穆紫雨能够一眼就看出这些噬骨蚕的变异,甚至连有着异兽的气息都能猜得出。

他也是从阴殇口中得知,噬骨蚕吞噬了一只具有异兽血脉的玄龟才知道这一点的,此女果然不是一般人。

“呵呵,哪里哪里,不过是些普通的灵虫而已,上不得台面,师姐谬赞了。”

于是打了个哈哈,有些敷衍的回答。

“你放心吧,我对这些东西没有兴趣。”

穆紫雨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,她又岂能看不出东方墨那点小心思,于是一挥手,黑色的小球就化作了一股黑风,向着东方墨涌了过去。

见此,东方墨连忙将葫芦举了起来,将噬骨蚕尽数收进其中。

“好了,如今我已经苏醒了过来,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处理,自然不会在此逗留,念在你我之前同门的份上,师姐可以出手帮你一次,带你离开这对你来说,有些危险的是非之地。”

穆紫雨双手倒背,看向东方墨道。

闻言,东方墨心中大喜,若是如此的话,他就能够立马回到了人族地域,而且一路上将没有任何危险。

可突然他又想到了什么,沉思片刻后,不禁陷入了两难的境地。

穆紫雨并未催促,而是静静等候他的回答。

直到盏茶的功夫过后,东方墨才抬起头,看向她道:

“多谢师姐美意了,不过师弟还有些事情并未完成,所以还需在这血族大地停留片刻。”

“随你吧,你既然做出了决定,我自然不会强求。”

“对了,刚才那小子,要是将来有机会,你就替师姐杀了他,对于一切言语上敢冒犯我的人,师姐从来不会手软。”

“当然,你应该庆幸,因为你还是第一个例外。”

说着穆紫雨一双紫眸看向他,抚媚一笑,所为一笑倾城也不过如此。

而后转过窈窕的身姿,便要离去。

“师姐!”

此时,东方墨突然开口。

“嗯?”

穆紫雨回过头来。

“咕噜!”

东方墨咽了口唾沫,硬着头皮说道:

“不知什么时候还能再次相见?”

闻言,穆紫雨一愣,片刻后便咯咯笑了起来。

“我已说过,你我本是两路人,如今一别,或许此生都难以相见。”

“不过……若是师弟有本事冲破这片天地束缚,说不定将来还真有见面的一刻。”

“要真是那样的话,到时候就如你所说,我便认了你这个弟弟,就看那时,以你人族的身份,有没有胆子敢叫我姐姐了。”

“我有何不敢!”

东方墨眼中闪过一丝精光。

“年纪不大,口气不小,若是你真能走到那一步,或许你就不会这么说了。”

“好了,师姐要走了,很多事情要做,给我的时间可不多,师弟保重。”

语罢,只见穆紫雨头也不回的走向了迷障深处。

“师姐,后会有期!”

东方墨向着那绝美的背影,一抱拳。

“希望如此!”

直到穆紫雨的身影已经消失在前方,迷障深处,才隐隐约约传来空灵的四个字。

东方墨双眼凝视她离去的方向,久久都未回过神来。

“嘭!”

就在此时,在他不远处一堆齑粉当中,一颗双眼冒着幽幽绿焰的骷髅头冲天而起,飘到了他近前。

“别看了,人都走了,让你当时办了她,你自己婆婆妈妈像个娘们儿,如今看有个屁用。”

骨牙讽刺道。

闻言,东方墨想要一把将他拘来,可却引起了一阵剧烈的咳嗽。

于是连忙拿出了几颗丹药服下,这才好受一些。

“算你龟儿子还有点良心,没有跟她一起离开,骨爷爷的东西在山上还没有取呢。”

闻言,东方墨瞥了骨牙一眼,他没有离开的原因,自然是因为镇魔图,要知道离开此地之后,可没有合适的地方能够找到阴灵还有残魂,来炼制魔魂之气了。

他也懒得解释什么,便从腰间那只最大的灵兽袋中,抓出了一只小兽,在小兽惊恐中还带着一丝麻木的目光下,割破其小腿,从其身上取下了数滴碧绿的血液后,便吞服了下去。

这小兽自然是化形的鹿茸根了。

不过此时的麋鹿小兽,以往神骏的姿态全然不复,浑身毛色杂驳,眼中萎靡不振,更是瘦巴巴的皮包骨头,全身上下没有几两肉。

这是东方墨这些日子,每一天都会从其身上取下数滴精血,来修炼阳极锻体术的原因。

要知道此兽成长上千年,才由灵药化形,浑身每一滴精血都堪比天地灵药,珍贵无比。

这小兽比巴掌大不了多少,又有多少血液供他取呢。

可东方墨对此不以为意,将小兽胡乱塞进灵兽袋后,就借助着庞大的药力,开始疯狂恢复身体的伤势。

……

此时在其数百丈之外,一个窈窕的身影迎风站立,遥遥看向东方墨所在的位置。

“疑似异兽的骸骨,有着冥界气息的骷髅头,变异灵虫,还有这化形的灵药,以及你身上连我也看不透的血脉之力。师弟的秘密还真不少呢,说实话,师姐都有些好奇,以及期待,将来有一天能够和你再次相见。”

“一切,就看你的造化了。”

语罢,穆紫雨转身,头也不回的离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