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3章 鬼画符

马上记住斗罗大陆小说网,这里有诗和远方www.douluodaluxs.com,若被转/码,可退出转/码继续阅读,感谢支持!

“咔嚓!”

泥坛的泥封之上,那七窍流血的头颅图案,似乎并不是多么高深的禁制。东方墨一把就将其拍的粉碎,霎时……

静。

绝对的静。

就连四周的狂风都静止了下来,和当初发生在地底,遇到老和尚那一幕,可谓一模一样。

东方墨身躯一僵,唯有思绪能够转动。

而这般安静,只是持续了一个呼吸,就被打破。

“咕噜咕噜!”

一股浓稠的黑烟,从泥坛中滚滚而出,仿佛无穷无尽。

再看四周,无数的残魂以及阴灵,近乎疯狂一般,发出让人颤栗的尖叫,铺天盖地的卷了过来。似乎泥坛中有什么东西,对于它们而言,有着致命的诱惑。

漫天黑气,魔烟四起,一股阴冷的风暴扫荡而开。

东方墨手持解封的泥坛,站在原地,巍然不动。

并不是他不想动,而是想动也动不了,身躯近乎麻木一般。

四周的残魂以及阴灵,漫天狂舞,从其身旁不断掠过。却围而不攻,对泥坛显然极为忌惮。

“嗡!”

就在此刻,在其手中的泥坛突然颤了颤,似有什么东西在其中苏醒。

“这是……”

此时的骨牙,眼窝中火焰跳动,能够看出他的惊疑不定。似乎就连他也不敢肯定,泥坛中到底是什么。

泥坛颤抖不断,下一刻陡然一顿。

“咻!”

只见其中一道淡黄色的光芒,突然冲天而起。

直直射向了半空,在东方墨头顶数丈的高度停了下来。

“咔嚓!”

与此同时,其手中的泥坛四分五裂,散落成碎瓦片掉在地上。

“吱吱!”

就在东方墨心中惊骇时,周围的阴灵以及残魂发出有史以来最为凄厉的尖叫。

随即不受控制的,纷纷被一股巨力扯向了半空中那道黄光。

一股庞大的龙卷在山顶上形成,阴灵还有残魂被拉扯成一缕缕丝线。

那黄光就像是一口无底洞,将所有丝线吞噬。

这般景象,持续了半柱香的时间。至此,庞大的龙卷风消散,周遭迷障,以及粘稠的黑烟四散而开,再次恢复了狂风四起的样子。

不过四周的阴灵以及残魂,却全部不见了踪影。

“嘶!”

东方墨倒抽了一口冷气,发现自己终于能动了。此时极为骇然的抬起头来,向上望去。

只见一道如若鸿毛的黄光,轻飘飘的落了下来。

他下意识的伸手,就将那黄光接在手中。

仔细一看,这黄光竟然是一张巴掌大小的符箓。

此符箓极为奇特,材质就像普通的宣纸。其上仿佛由鲜血,勾画出了一些弯弯扭扭的纹路。

亦或者说,像是由鲜血,直接淋上去那般随意。

纹路看似杂乱无章,实则有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玄机暗藏,只是以他如今的实力,看以窥见罢了。

“鬼画符!”

看到此物的一瞬间,骨牙喃喃自语,眼中火焰平静,陷入了回忆当中。

“什么鬼画符?”

此时东方墨血液流动缓慢了下来,那股暴戾的心绪消散,已然恢复了平静。

于是看向骨牙,开口问道。

“这东西你不知道为好,知道了对你现在没什么用处。”

骨牙不屑。

东方墨有心想要再问几句,甚至想将自己之前脑海中出现的画面,也告诉他。可想了想后,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。

这骷髅头来历神秘,若是告诉他的话,指不定会生出什么事端。

“那此物,有什么用处!”

转而再次问道。

“此物的用处我也不会告诉你,不过你放心吧,此物害不了你,但也帮不了你。至少目前来说是这样。”

骨牙道。

东方墨暗自揣测骨牙话中的意思,片刻后,又道:

“那对你呢,恐怕应该有些什么不为人知的意义吧。”

要知道这老贱骨千方百计的将自己引上来,就是为了此物,他可不信,此物对他没有一点作用。

“对我?”

骨牙语气有些古怪的看着他。

“不错,你将我引来,别告诉我这东西对你没用。”

东方墨道。

“小子我知道你在想什么,骨爷爷噬阴鬼炎克尽天下符箓,你恐怕在想,此物如此不凡,能否将我彻底封印对吧。”

“我劝你就别费心思了,此符对我,同样没用。”

骨牙讥笑道。

闻言,东方墨嘴角一扬。

“是吗?”

“当然。”

“那我就只有试试了。”

语罢,只见他伸手一探将骨牙抓来,而后将黄色的符箓,一把拍在其眉心上。

可片刻后,骨牙眼中火焰依然在不断燃烧。

“怎么样,骨爷爷可有骗你。”

骨牙不屑更浓,心道这鬼画符的作用,又岂是你能够猜测的。

“看来,还真没有效果。”

见此,东方墨眉头一皱,连忙将符箓取了下来。

可随即又像是想到了什么,只见他法力鼓动,缓缓注入手中。

要知道,他曾经也算是研究过一段时间的画符,尽管最后以失败告终,可他对于此道也有了一定的了解。

一般的符箓无非就是攻击,防御,还有就是飞行,辟火涉水等辅助的作用。

神通更加玄妙的,就像皂袍童子手中那张遁甲符,能够隔空传送。

但这些符箓的催发,无一不是将法力注入其中。

于是他心中萌生了同样的猜测。

可当他尝试了一番之后,发现此符对他的法力,根本没有任何反应。

见此,其眼珠子一转,就咬破指尖,想要试试将其炼化。

当他的鲜血滴在符箓上,符箓看似粗糙的表面,却犹如镜面一般光滑。

“滴答!”

鲜血顺着符箓就流淌了下来,表面更是没有沾染丝毫。

东方墨不信邪,就要试试血炼之法,亦或者用神炼之法。

“你不用尝试了,骨爷爷刚才说过,此物对你没有任何作用,你也没有办法将其炼化。不就是看到此符刚才大发神威,心中觊觎吗。”

骨牙飘到了他身旁,语气中满是嘲讽。他实在是太了解东方墨的性格了。

闻言,东方墨也不显得尴尬,继续道:

“我可不信此物就没有任何作用。”

“有,当然有作用,但是我不会告诉你,嘿嘿嘿嘿。”

骨牙一阵奸笑。

东方墨神色一抽,一把将它拘了过来,装进灵兽袋中,不再听他废话。

转而再次仔细的打量,手中这张骨牙称之为鬼画符的符箓,开始自己研究起来。

能够将骨山上所有的阴灵以及残魂吞噬,这般威力,不引起他的窥视之心才怪。

……

而此时在血族地域中部某个位置。

此地荒芜贫瘠,放眼望去,全是血色山丘,以及光秃秃的岩石。

在此地的半空当中,一个手持凤头拐杖,面目慈祥,满头银发的老妪,正凌空站立。

而在老妪前方,则有一个衣着暴露的年轻女子,遥遥相对。

此女烈焰红唇,眉心还有一朵血色的莲花,开叉的裙摆近乎拉到了翘.臀的位置,一头雪白的长发,给人一种难以名状的诱惑。

“阁下应该就是血族四大首领之一的血莲吧。”

只听老妪率先开口。

“咯咯咯,老嚒嚒,您都这把年纪了还到处乱走,这是要去哪里呢。”

白发女子捂着小嘴,笑的花枝乱颤,尤其是胸口两团硕大,更是上下不断跳动。

“老身去哪儿和你无关,你还是多关心一下,你我二族之间大战的情况吧。”

老妪神色有些难看的说道。

“大战之事不急,只是小女子很奇怪,您为何会出现在我族大地深处,若是有什么需要的话,小女子原意给你提供帮助的。”

“哼,不劳阁下操心了。”

老妪一声冷哼,不为所动。

“不用见外,对了,血冢城在此地以北,再有半日的功夫就能够赶到。”

“你……老身不知道你在说什么。”

老妪神色微微一变,随即脸色彻底沉了下来。

见此,白发女子眼中闪过一丝凌厉,暗道自己猜测的果然没错,便继续道:

“您老动作可要快一点,据说骨山已经被数千血冢军包围一个月有余,其中不少人族天资不凡的后辈被围杀,如今恐怕没剩下几个了。”

“什么!”

闻言,老妪终于脸色大变。

其手中凤头拐杖一跺。

“咔咔咔!”

面前虚空,陡然被撕开了一道裂缝,下一刻,就要闪身钻入其中。

见此,白发女子妩媚一笑,可这笑容当中却满是寒霜。

其身形一花,妖娆的身姿陡然出现在老妪身前,伸出纤细的手指,如若闪电一般,对着老妪面门抓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