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4章 血莲

马上记住斗罗大陆小说网,这里有诗和远方www.douluodaluxs.com,若被转/码,可退出转/码继续阅读,感谢支持!

老妪神色一变,豁然张口。

“哚!”

只见在其面前浮现了一面如若实质的银白色圆盾。

见此,白发女子一声冷笑,伸展的手指陡然握拳,中指曲成一个突出的凤眼锤。

“啪!”的一声。

那如若实质的圆盾,在凤眼锤一击之下,瞬间就像是蛛网一般龟裂。

白发女子的素手穿过,五指再次张开,对着老妪的脖子一把掐了过去。

“哼!”

老妪眼睛一眯,手中拐杖豁然向着白发女子眉心指点而出。

见此,白发女子手臂如若无骨,呈现蛇形,顺着拐杖缠绕了上去。

食指拇指,像是獠牙一般,就要一口咬住老妪的手掌。

老妪神色一变,手臂一震之下,一圈无形的波动荡开。

“嗡!”

顿时一股巨力从拐杖上传来

白发女子神色微微一凌,豁然撒手后退。

老妪眼中闪过一丝精光,下一刻,只见她滚滚法力没入拐杖当中。

“啾!”

一声嘹亮的清鸣之音响起。

霎时,一只七彩凤凰从其拐杖当中钻了出来。

双翅一展,足有十余丈大小。

“呼呲!”

七彩凤凰双目带煞,炯炯有神,张开的双翅一震。

“咻咻咻!”

无数的羽箭就像是细雨一般密集,纷纷向着白发女子周身四处扎了过去。

“雕虫小技!”

白发女子素手一抬,手腕转动间,掌心中浮现一朵娇艳的莲花。

那莲花含苞待放,随即白发女子对着掌心一吹。

莲花顿时飞了出去,尚在半空就突然绽放,一股血色的烟雾从花蕊当中喷涌而出,瞬间笼罩了方圆数十丈距离。

“噗呲噗呲!”

漫天的羽箭眨眼没入了血雾当中,发出一阵刺破空气的声响。

可羽箭犹如泥牛入海,没入其中之后,甚至没有激荡出一丝的涟漪。

老妪眉头一皱,手指掐诀间,对着半空当中的七彩凤凰突然指点而去。

“啾!”

这一次,七彩凤凰发出了一声更为嘹亮的啼鸣。浑身上下燃烧起了一股冲天的赤色火焰,羽翅一展,就向着那团血雾冲了过去。

“呲呲!”

赤色火焰烧在血雾之上,发出呲呲的声响。

而在血雾中的白发女子,眼中闪过一丝冷芒,下一刻,就见她挥手间,周遭的血雾突然凝聚,最终化作了一张血色大网。

大网刹那笼罩而下,将七彩凤凰束缚其中。

“啾!”

七彩凤凰奋力挣扎,大网被顶出各种夸张的形状,表面更是被焚烧出焦黑的痕迹,一缕缕黑烟冒了出来。

但那黑烟极为诡异,眨眼间就没入了七彩凤凰的身躯当中,在其体内四处乱窜,黑烟所过之处,发出一股腐蚀的味道。

七彩凤凰发出一阵尖锐的鸣叫,浑身火光大放。

可正因如此,所焚烧的黑烟就越来越多的钻入其体内。

不消片刻,七彩凤凰浑身霞光都暗淡了下来。

“尔敢!”

老妪神色大变,这七彩凤凰乃是其手中拐杖的器灵,若是被毁,将使她元气大伤。

此时身形一花,就来到了那大网之前。

其手指飞快掐动,口中念念有词,就要施展出某种凌厉手段。

可白发女子岂会给她这个机会。

“既然来了,那就留下吧。”

只见她身躯就像水波一般荡漾,最后浑身化作了一股粘稠的血浆。

血浆散发出一股浓郁的莲香,可这香味却有让人神智麻木的作用,即使闻上一口,四肢百脉都会被僵化。

“咕咕咕!”

血浆陡然蠕动,就像是一只巨大的蚕虫,瞬间向着老妪冲了过去。

见此,老妪神色露出骇然,可其动作不慢,手中拐杖一抖,对着虚空连连勾勒,不多时就在半空刻画出一张巨大的符箓。

那符箓上,有着一个太阳的图案,方一画出,就散发出一道道金色的光芒。

见此,老妪咬破舌尖,一口精血喷在了符箓上。

“嗡!”

顿时符箓光芒大涨,发出刺眼的金色。豁然照耀在血浆上。

“呲呲呲!”

就像开水浇在雪地的声音响起,金光之下,那股血浆冰雪一般融化,呼吸间就化作了青烟,飘向天空。

见到此幕,老妪非但没有放松警惕,神色反而越发凝重。

下一息,她像是感应到了什么,猛然抬头。

只见头顶之上不知何时,青烟化成了一片雨幕笼罩,下一刻,豆大的雨珠滚滚落了下来。

而且这雨珠呈现鲜红之色,散发出一股浓郁的血腥味。

关键时刻,老妪伸手一抓,从袖口当中拿出了一只精致的小碗,向着头顶祭了出去。

小碗迎风大涨,化作了一丈大小。

“叮叮叮!”

雨滴打在小碗上,发出一阵脆响,可只是片刻后,老妪心中陡然生出一股不妙之感。

“咔咔咔!”

抬头一看,那碗状法器居然裂开了七八条缝隙。

下一瞬,在其骇然的目光当中,陡然四分五裂。

密集的雨珠噼里啪啦的砸了下来,打在了老妪的衣衫,浸透之后落在其皮肤上,钻入了身躯当中。

“呲呲呲!”

一股阴冷的腐蚀之力从雨滴上传来。

老妪发出一声惊呼。

可周围剩余的雨水就像是活物一般,纷纷向着她涌了过来。不过四五个呼吸,就将她整个人都包裹在其中,化作了一个人高的血球。

血球当中,起初还有猛烈的挣扎,可片刻后就豁然静止了下来。

随即血球又开始震颤,其中似一股恐怖的力量,在不断的酝酿。

下一刻,只听:

“轰隆!”一声。

整颗血球全部炸开。

同时,一团白光冲了出去,仔细一看,正是那老妪,不过此时的她只有拳头大小,赫然是其元婴。她的肉身拼着自爆,才能冲破那血球的包裹。

其元婴方一冲出,就立马撕破空间,没入其中。

可周围炸开的雨滴突然凝聚,化作了一条血色匹练。后发先至同样伸进了空间裂缝,将其元婴一把拴住之后,就拉了回来。

匹练一凝,蠕动间化作了一个妖娆的白发女子。

此时,其手中正抓着神色惊恐的老妪元婴。

“老嚒嚒,敢以身犯险,就要做好牺牲的觉悟,对不住了。”

话语落下,白发女子豁然张嘴,将其元婴吞下,雪白的脖子微微鼓动,将其咽入了腹中。

至此,其脸上露出极为满意的神色,片刻后才伸手一招,远处一根凤头拐杖落在其掌中,同时对着前方指点而去。

只见血色大网顿时化作血雾消散。

七彩凤凰终于恢复自由,张翅就要向着远处逃去,可白发女子对着它伸手一抓。

七彩凤凰便不受控制的被一股力量强行拉扯了回来。化作了拳头大小,落在其掌心中。

老妪已死,它自然受到了波及。看着这器灵越发虚幻的身躯,白衣女子眼中闪过一丝兴趣,而后将它强行封印到拐杖当中,这才将拐杖收了起来。

恰在此刻,在其面前虚空一阵扭动,幻化一个浑身笼罩在黑袍当中的虚幻人影,此人方一浮现,就以腹语之术道:

“血莲,怎么回事,这么久了还没赶回来。”

“没什么,遇到了一个人族化婴境修士,应该是为了血冢城那座骨山上,她的某个后辈而来,已经被我斩杀了。”

白发女子道。

“化婴境?”

黑袍人影有些诧异。

“不错,不过只有化婴境初期而已。”

“原来如此,对了,让你准备的东西可准备好了?”

“放心吧,这次已经全部凑齐,定然要给人族七大势力一些颜色瞧瞧。”

话到此处,白发女子言语中满是杀机。

“那就好,尽快赶回,按照计划行事吧。”

语罢,黑袍身影就像气泡一般破碎,眨眼消失。

至此,白发女子目光闪烁,不知在想些什么。驻足了片刻后,才向着前方疾驰而去。

就在她前脚离开不久,在数百丈之外,一个瘦高的身影从一颗岩石后站了出来。

此人一身夜行衣,头上裹着一张黑布,全身上下只露出了一双冰冷的眼眸。

看了看白发女子离去的方向,转而又看向了北方,血冢城的位置。

随即其身形一晃,一股清风吹拂而过,便消失在正北方。

若是东方墨在此,定然就会认出,此人正是当初刺杀他的那个刺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