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6章 英雄救美

马上记住斗罗大陆小说网,这里有诗和远方www.douluodaluxs.com,若被转/码,可退出转/码继续阅读,感谢支持!

南宫雨柔身形向着山顶疾驰而去,根本顾不得周围迷障中是否有什么危险。☆→,

而在她身后的众人,则紧随其后,穷追不舍。

此女的容貌,已经引起了众人心中的某些邪恶的想法,加上迷障入体的催发,这种邪念越发难以控制。

最主要的是,还能借此机会向着山顶寻找出路,这种两全其美之事,何乐而不为呢。

片刻间,南宫雨柔就已经来到了八万丈的高度,更是毫不犹豫的向着九万丈疾驰。

尽管周围的迷障,浓郁程度在不断增加,其脸上黑气也越发密集,可紧要关头,早已无法顾及于此了。

“呼啦!”

壮硕青年速度最快,挥手间一只由法力凝聚的巨大晶莹拳头,就向着南宫雨柔后背轰了过去。

南宫雨柔知道若是自己闪身躲过的话,势必会被众人包围。

其银牙一咬,将手中丝巾向着身后祭出。

丝巾就像是一张撑开的帆布。

“嘭!”

巨大的拳头轰在丝巾上,将丝巾顶出一个夸张的拳印形状,震响犹如鼓鸣。

南宫雨柔身形一个趔趄,再次张嘴吐出了一口鲜血。

可她不敢停留,将丝巾收回之后,就继续往上。

而这时,余下众人手中术法激射,大多都是些缠绕,或者束缚一类的作用。

南宫雨柔前脚刚刚抬起,后脚术法就会落下,若是她慢上一拍,必然万劫不复。

此时,东方墨正盘膝坐在山顶,掌心当中最后一颗白色的珠子已经融化,分为了黑白二色。

而在他身前玉碗当中,已经有拳头大小的一团漆黑液体了。

这些,是他这近一个月来努力的成果。

只需将最后这颗珠子炼化,玉碗中魔魂之气,就完全足够他在身上刻画一副阵图了。

“呲呲呲!”

白色的液体被不断的蒸发,那指甲盖大小的黑色液体也终于显露了出来。

见此,东方墨脸上浮现出一抹难以掩饰的喜色。

可就在他最后一步即将完成时,只见他耳朵突然抖了抖。

随即看向骨山某个方向,神色微微一变。

眼珠子一转后,就像是想到了什么。其手中法力猛然鼓动,加快了提炼的速度。

“轰!”

不过数个呼吸,东方墨动作就要收关时,只见一具娇小的身形从骨山某个位置,被狠狠抛飞上来。

好巧不巧,这身影落下的位置,正好向着他当头砸下。

“找死!”

东方墨正处在最后的关键时刻,至多再有两个呼吸,他就能够将最后一颗残魂珠子提炼完毕。

可这身影从天而降,眼看已经砸来,甚至很有可能将他面前的玉碗打翻。

要是如此,这近一个月的努力就白费了。

于是豁然抬头,眼中闪过一丝冰冷的杀机。其食指中指并拢,蓦然对着身前指点而去。

“咔咔咔!”

一根手臂粗细的藤蔓,从枯骨中拔地而起,扭动间就像一条诡异的黑蛇,撕破空气,眨眼就将半空那道身影紧紧缠绕。

东方墨祭炼被生生打断,让他心中愤怒,是以那股暴戾的心绪开始渐渐攀升。

此时手腕转动,就要将藤蔓上缠绕的那道身影,从中勒成两截。

可当他无意间瞥到了此人的容貌时,却一声惊呼。

“南宫娘皮!”

霎时,暴戾的心绪就像被浇了一盆冷水。

他没想到此人竟然是南宫雨柔,不过此时的她,脸色一片苍白,嘴角还挂着一缕殷红的鲜血。浑身气息虚浮,显然受了不轻的伤势。

东方墨手腕一抖,勒紧的藤蔓陡然放松,将半空中她的身影卷了过来,然后顺势拉入了怀里。

同时只听“波!”的一声。

其身前那颗,祭炼尚未完成的残魂珠子,陡然碎裂。

东方墨神色一变,猛然伸出右手,将那珠子碎裂后,倾洒的残液一把拍散,而后手掌扣住玉碗,以免其中精纯的魔魂之气受到波及。

挥手间,就将玉碗收了起来。

尽管损失了最后一颗残魂珠子,可之前准备的那些,想来也远远足够了。

是以,东方墨并不怎么心痛。

而在其怀里的南宫雨柔,发现自己被一击之下,竟然落入了一个男子怀中。脸上闪过一丝凌厉的杀机,五指一伸,以掌为刀,瞬间对着东方墨脖子切了过去。

见此,东方墨神色一抽,手掌电射而出,一把捏住她小小的手腕。

“是我!”

更是看向她,一脸温怒的样子。

“东……东方墨!”

南宫雨柔先是神色一愣,可当看到是东方墨的样子后,随即露出吃惊的表情。

“南宫娘皮,这才多久没见就不认得我了吗。”

东方墨嘴角一扬,一副打趣的样子。

“你叫我什么?”

闻言,南宫雨柔整张俏脸冷了下来,看向他一脸的怒容。

“咳咳……我是说,南宫师姐多日不见,为何这般狼狈。”

“哼……”

南宫雨柔这才一声冷哼,正当她还要说什么的时候,只见十余道身影突然冲了上来。

其中以一个壮硕的青年为首,速度最快。

当众人登上山顶,看到此地竟然还有一个身着道袍的小道士,并且那绝美的少女,正安静的躺在其怀中,眼中无一不露出震怒的神色。

而在感觉到这小道士修为只有九阶后期时,震怒之色,陡然化作了漫天杀机。

“找死!”

壮硕青年神色一狞,身形犹如一股狂风,呼啸而来。

见此,东方墨眼睛一眯,挥手间数百把木剑激射而出。

“咻咻咻!”

霎时,壮硕青年身形一顿,同时双拳挥舞,化作了数十道残影,纷纷落在木剑之上。

“砰砰砰!”

木剑被击爆的声音响起。

直到数个呼吸之后,当最后一把木剑被他一拳轰碎,而这时,壮硕青年的身形也往后踉跄,后退了三步。

东方墨嘴角一扬,他自然看得出此人筑基中期的实力。可从他一脸黑气来看,恐怕这几个月都待在骨山上,早已被迷障浸入身躯,一身的实力能否发挥出一半都难说,是以他自然不会惧怕于他。

至此,壮硕青年才终于冷静了一些,看向东方墨,眼中浮现出一丝忌惮。

可片刻后,他就像是想到了什么,神色豁然一变,随即露出狂喜之色,道:

“小子,你竟然没有丝毫迷障入体的样子,告诉我你是怎么做到的,否则,死!”

闻言,其余众人也终于反映了过来,看向东方墨,眼中露出了炽热的光芒。

仿佛此人能够带给他们活下去的希望。

对于壮硕青年,以及众人目光火热的样子,东方墨甚至没有多看一眼,而是看向南宫雨柔道:

“可是这些人伤的你?”

不知为何,看着他凌厉的眼神,南宫雨柔心中有一种莫名的悸动。

俏脸一红,此刻紧咬着嘴唇,点了点头。

“臭道士,你都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,难不成还想英雄救美。告诉你,今日要是不将清除迷障的方法,还有那小娘子交出来,否则让你生不如死。”

壮硕青年眼中杀机爆射。

话语落下,余下众人纷纷上前,隐隐将他围在其中。

对此,东方墨依然置若罔闻。反而低头看着南宫雨柔虽说青涩,可早已透露出一股惊天出尘的姿容,一脸坏笑,道:

“南宫娘皮,今日救你之恩,除了以身相许之外,其他东西,小道一概不会接受。”

品出他话中的意思,南宫雨柔早已羞得不行,哪里还会在意他对自己无礼的称呼。

而下一刻,就见东方墨抬起头来,看向众人,眼中已然满是暴戾的杀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