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8章 欺负

马上记住斗罗大陆小说网,这里有诗和远方www.douluodaluxs.com,若被转/码,可退出转/码继续阅读,感谢支持!

此人正是壮硕青年。

如今的而他,身上有着不少的伤口,犹如被利器割破,皮肉翻卷开来。鲜血几乎将一身衣衫都浸透。

他没有想到此人只是九阶后期修为,可实力竟然如此强悍,自己等人联手都被斩杀一空。

眼看手掌距离东方墨天灵不足三尺,壮硕青年脸上终于露出了狰狞的笑容。他已经能够想象出此人的脑袋,被他一把抓爆的场景。

可当看到东方墨犹如毒蛇一般的眼神看来,其心中没由来一跳。

下一刻,就见东方墨突然抬起了手臂。从其袖口当中,一道黑光激射而来。

壮硕青年眼前一花,就感觉到手臂一紧。

待他低头看去,才发现竟然是一条漆黑的长鞭,将自己整条手臂都缠绕的死死的。

瞬间他就感觉到一股巨大的撕扯之力传来。

东方墨手臂一挥,法力鼓动之下,将此人往地上狠狠一砸。

“轰!”

漫天骨渣飘飞散落。

即便壮硕青年是体修,也感觉到体内一阵翻江倒海的难受,五脏六腑都受到了一定的损伤。

东方墨一声冷哼,将黑鞭收了起来,伸手向着腰间一只黄色的葫芦抓去,而后一把将葫芦塞子拍开。

壮硕青年刚刚抬起头,就看到黄色的葫芦中,一股黑风喷涌,发出“嗡嗡”的声响,对着他扑面而来。

如此近的距离,他根本来不及反应,黑风就已经扑在了他的脸上。

下一瞬,他就感觉脸上先是一股麻痒,随即就是噬骨一般的疼痛。

“啊!”

壮硕青年一声爆喝,虎躯一震。

“嗡!”

一股气浪从其身躯上掀起。

可黑风就像是跗骨之蛆,根本无法摆脱。

更是向着他全身上下蔓延。

壮硕青年发出凄厉的惨叫,双手不断向着脸上以及周身抓去。最后倒在地上浑身抽搐,奋力的挣扎。

撕心裂肺的叫声,随着狂风呼啸,传荡在整个骨山顶上。

不消多时,他就停止了挣扎。先是皮肤,然后是血肉,最后是骨骼,其身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缓缓消失,片刻间就只剩下了一套空落落的衣衫。

至此,噬骨蚕随风而起,扑在了余下的几具尸体上,再次开始疯狂的吞噬。

不到半柱香,所有的尸体就被吞噬一空。

东方墨举起葫芦,将所有的噬骨蚕收了起来。至此其浑身的血液都在沸腾,心中一股难以遏制的兴奋。

“东……东方墨!“

南宫雨柔被东方墨出手狠辣,以及噬骨蚕的诡异,震惊的说不话来。而此时看到他这幅样子,就像在看待一个陌生人一样。如今的他,和以前在太乙道宫那个,成天一副吊儿郎当的东方师弟,判若两人。

让她一下子就想到了,之前在洞天福地中,他斩杀了那两个剑谷的弟子后,似乎也是这般神情。

闻言,东方墨豁然睁开了双眼,此时低头正好对着南宫雨柔那一双柔弱的眼眸。

几乎是下意识,他就低下了头。一口含在南宫雨柔温润的唇瓣上。

“唔!”

南宫雨柔想要惊呼,却被东方墨一下堵住了嘴巴,此时瞪大了美眸,满是难以置信,脑海中更是一片空白。

东方墨含着樱桃小嘴,细细的品尝着,下一刻就伸出舌头,撬开了她晶莹的贝齿,瞬间就触在了一条小小的香舌上。

当尝到一股让人迷醉的香津,随即就开始不断的吮吸起来。

南宫雨柔原本身躯紧绷,被东方墨如此一吻之下,尤其是当二人舌头触及的刹那。她浑身就像是泄了气,整个身躯都软了下来,蜷缩在其怀里,双眼紧闭,任由他不断的索取。

在这种难以用言语形容的美妙当中,不消片刻,南宫雨柔面色潮红,气喘吁吁,也不知为何,开始笨拙的回应起来。

至此,东方墨浑身血液逆流而上,腹中邪火升起,伸出手掌一把抓在了南宫雨柔的胸口,开始揉捏。

南宫雨柔不过十五六岁,正值含苞待放的年龄,胸前虽说不大,可浑身上下,有着不可名状的诱惑。

“呼!”

胸前玉女峰被不断的抓揉着,她鼻息间喘着粗气,尽数喷在了东方墨的脸上。

呼吸着南宫雨柔喷出香甜的热气,东方墨再也忍不住,从她胸口的衣襟伸了进去,不断摩挲。

“嗯嘤!”

南宫雨柔发出一声撩人的鼻音。

东方墨口中吮吸,双手更是没有停下,不断的侵犯着那青涩的娇躯。

“刺啦!”

下一刻就见他一把将其衣衫撕破。左手将南宫雨柔搂住,不断往怀里挤。右手滑过破开的衣衫,从她平坦的小腹,继续往下探索。

就在手掌触及那片处女地的一瞬间,南宫雨柔如梦初醒,突然睁开了双眼,慌乱之中,一把将他的手腕抓住。

“不要!”

可她浑身疲乏,没有任何力气,又岂能抵抗的了东方墨。任由她不断反抗,都无济于事。

南宫雨柔挣扎片刻,就眼中泪花泛动,隐隐发出抽泣之声。

东方墨原本已经被身体中的那股兴奋,冲昏了头脑,当听到南宫雨柔哭泣之声后,脑海一个激灵,豁然睁开了双眼。

低头看到南宫雨柔衣衫破碎,几乎毫无遮掩的暴露在他面前,眼中早已哭的梨花带雨。

至此,他瞬间清醒了过来。

“这……”

刚才的一切,他记的极为清晰,可他却发现,之前似乎他是被身体当中的一股力量给操控而为之。

否则,即使南宫娘皮再美貌,他也相信能够把持自己。

想到此处,东方墨额头溢出了一层冷汗。

杀人他会感到亢奋,甚至沉浸其中。原本他以为或许是他心性如此。可如今已经影响到自己的心智,左右自己的行为。恐怕他身体当中,还真有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。

“难道是穆紫雨所说的那股血脉之力?”

东方墨神色一凌,心中冷了下来。

沉思片刻后,他就打定了主意,回去之后,定然要好好查查,什么是血脉之力。

“呜呜呜!”

而南宫雨柔,此时还在不断的抽泣,那模样让人忍不住,生出怜惜之情。

“咳咳……那个,南宫师姐你实在太美,小道禁不住诱惑,对不住了。”

只见他脸上闪过一丝尴尬。欺负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娘皮,的确不是正人君子所为。

可南宫雨柔将头低下,依然哭泣着,泪水滚滚落了下来。

东方墨暗自咬牙,这种情况也不知如何是好,思量片刻后,就继续道:

“其实我体内有一股力量,每当杀人的时候,我都难以控制自己,所以刚才才会有出格的举动,既然是我的错,那就任凭师姐处置。”

南宫雨柔还是充耳不闻,泪水就像断了线的珠子。

正当东方墨手足无措时,只听她哭声渐渐停了下来,抽了抽鼻子,道:

“我知道。”

“嗯?”

东方墨一愣。

“我知道你身不由己。”

南宫雨柔继续开口。

“呼!”

闻言,东方墨才算舒了口气,看来这小娘皮并没有找自己拼死拼活的,那就好,他之前担心的也正是这一点。

“你……你先放我下来。”

一想到自己蜷缩在他怀里,加上刚才二人那香艳的一幕,南宫雨柔脸色通红的说道。

“啊,这是自然。”

见此,东方墨连忙将她扶起,甚至还自作多情的,伸手帮她把胸前的衣衫裹了裹,避免春光乍现。

可他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,手掌再次碰到了南宫雨柔胸口的柔软。

“你……”

南宫雨柔双手一捂胸口,羞怒的看着他。

东方墨神色一抽,连忙缩手,更是往后退了一步。

“哎呀!”

但他刚一退开,南宫雨柔身形就站立不稳,突然栽倒。

东方墨张开手臂,便被一具如若无骨的娇躯,扑了个满怀。

竟然是她之前被一路追杀,早已耗尽了法力,加上迷障的浸入,让她再也没有了任何力气。

挣扎了一番后,最终索性就躺在东方墨怀里不动了。

“看来师姐被迷障浸入的有些严重,不过你放心,我有办法。”

语罢,只见他伸手往腰间灵兽袋抓去,从中拿出了一只眼窝冒着鬼火的骷髅头。

骨牙方一现身,就又一次看到东方墨怀里,搂着一个青涩中,还透露出绝色姿容的女子。

“东方墨,你这个畜生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