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9章 打赌

马上记住斗罗大陆小说网,这里有诗和远方www.douluodaluxs.com,若被转/码,可退出转/码继续阅读,感谢支持!

“这次这小娘皮总没有被下药了吧,啊!”

骨牙围着他飘飞起来,张口喝到。

上次就搂住穆紫雨又亲又摸,这次又换了一个。而且年龄这么小。

“老子最看不起你这种衣冠禽兽,伪君子,我呸!”

骨牙毫不掩饰自己的唾弃。

闻言,东方墨眼皮一抽,一把将他拘来,恶狠狠的说道:

“我是什么人用不着你来评判,快帮她将体内的迷障清除。”

“啊呀呀呀,不急不急,这小娘皮一时半会儿没事,你何不趁着她虚弱之际,赶快办了她,骨爷爷给你护法,绝对不会偷看。”

骨牙被他抓在手中,依然叫嚣不断。

当南宫雨柔看到一只会说话的骷髅头时,原本眼中满是惊诧。但听到这骷髅头所说的话后,就紧咬着贝齿,低下头去,神色红的就像熟透的苹果。

“你个老贱骨,动作快一点。”

东方墨脸上闪过一丝凌色。

“龟儿子真没用。”

骨牙嘲讽的说道。可最终还是张口吐出了一口绿焰,向着南宫雨柔卷了过去。

看着一股滔天绿焰喷涌而来,南宫雨柔脸上露出一丝惧意。

“不用怕。”

可东方墨将她的手腕微微一握,示意她不用担心。

南宫雨柔虽然还是有些惊慌,可最终并没有什么动作,任由那火焰卷在身上。

“呲呲!”

霎时,在其体内响起了一阵奇异的声响。

不过片刻后,其脸上的黑气,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散。

可对于她,骨牙却没有在其体内留下噬阴鬼炎。

虽然以这小娘皮的见识,铁定是看不出自己的道行,但小心驶得万年船。

东方墨这蠢货自不必说了,自己都落在了他手中,知道和不知道,又有什么区别。

感觉到体内血液开始流动起来,并且吸收周围的灵气,再也没有了迟滞的现象,南宫雨柔脸上闪过一丝喜色。

稍微恢复了些许法力之后,就从东方墨怀了起身,随即盘膝而坐,开始疯狂的吸纳周围的灵气。

东方墨还有些意犹未尽的,闭眼回味了一番残余在怀里的少女体香,这才转身将之前那几人的储物袋收了起来。

只是半日的功夫,南宫雨柔就完全恢复。

豁然睁开美眸时,眼中精光闪烁,嘴角一扬,露出自信的笑容。

东方墨似是有所感应一般,从打坐当中睁开了双眼,看向南宫雨柔道:

“南宫师姐可是完全恢复了?”

“不错。已经恢复了,看你如今是否还有胆量欺负我。”

南宫雨柔站了起来,双手倒背的徘徊,一副老气横秋的样子。可说这话时,脸上依然闪过一丝不自在的酡红。

闻言,东方墨看向她,一副打趣的样子。

“我要是说有呢。”

“你……你要是再敢的话,我绝对不会饶你。”

南宫雨柔银牙紧咬。

“那你的意思就是,刚才的事情,已经饶过我了是吧。”

“你这个登徒子,你还敢再提。”

南宫雨柔脸色通红,可傲然抬起下巴,努力的直视着他。

看着她这幅娇羞的样子,东方墨下意识的舔了舔舌头。心想若是将来把这小娘子娶了,也不失为一个好主意。

“好了,我不提便是。不过之前我也算是对师姐有救命之恩,不知师姐准备如何报答呢,是否还记得小道当初说的话。”

“东方墨,你好生不要脸皮,本姑娘便宜都让你占了,你还想怎么样。”

南宫雨柔指着他的鼻子,气的娇躯发抖。

“我还想让你以身相许。”

东方墨一脸坏笑。

“你……你……”

南宫雨柔胸口不断起伏,当真是说不出话来了。

“好了,不跟你开玩笑了,知道师姐眼界高,而我有自知之明。”

东方墨摇了摇头。

“我哪有眼界高。”

南宫雨柔气鼓鼓的看着他。

“对了,不知如今山下是个什么情况。”

东方墨不愿再打趣她了,于是话锋一转,开口问道。

闻言,南宫雨柔本欲还想说什么,可张了张嘴,还是咽了回去。转而将她所知道山下的情况告诉了他。

“看来那些血冢军还真是有毅力,恐怕必须在此地避上一段时间了。”

听到南宫雨柔说,血冢军依然固守山下没有离开,东方墨眼睛一眯,开口道。

“也只有如此。”

南宫雨柔点了点头。

“正好,小道也可以借着此地地利,或许能够突破筑基期。”

感受到周围浓郁的灵气,东方墨眼中闪过一丝明亮之色。

“你竟然准备开始冲击筑基了?”

南宫雨柔伸手捂住了小嘴,眼中极为诧异。这时,她才发现,东方墨不知何时已经是九阶后期了。

她可是对东方墨的资质知根知底,虽然他是隐灵根,可筑基之前不会有任何体现。那么他就是实实在在的丙等木灵根。

可之前他一人斩杀七八个筑基期修士,虽然那些人修为难以发挥一半,可即使如此,也极为骇然了。

相信若是她同样在九阶后期,遇到这些人,要做到那一步的话,也绝对不会有他那么轻松,他可是盘膝而坐,连身躯都没有挪动一下。

“不错,你不信吗?”

东方墨反问道。

“说实话,本姑娘还真有些不信。”

南宫雨柔瞥了他一眼,撅了噘嘴。

尽管东方墨修为进步神速,但她相信应该是有什么机遇,再加上这骨山上灵气盎然的原因。

他能够在山上不被迷障浸蚀,那么此地超出寻常之地十几倍,甚至是数十倍的灵气浓郁程度,足够他突破了。

可是想要冲击筑基期,不仅仅是有着灵气就能做到的,需要的是自身的资质。

以他丙等木灵根的资质来看,南宫雨柔的确不看好他。

“那好,若是你不信,我们就来打个赌。”

“赌就赌,赌什么。”

南宫雨柔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下来。

“你说吧。”

东方墨不以为意。

“好,要是你输了的话,那你就给我当十年的随从,时刻跟在我身后。”

南宫雨柔脱口而出的说道。

“十年随从?”

东方墨古怪的看着她,没想到这小娘皮的想法这么奇特。

“怎么,十年多了吗,不行的话那就五年吧。”

南宫雨柔知道自己有些过分。

“不,只要师姐原意,我想给你当一辈子随从,永远跟在你左右。”

东方墨可是靠着说书为生,跟他磨嘴皮子,十个南宫雨柔都不是对手。

果然,听到他的话,南宫雨柔羞得不行,连忙低下头俯视着脚尖,双手都不知往哪儿放,声音小的犹如蚊呐,道:

“谁要你跟一辈子了!”

“那好吧,就十年。要是你输了呢。”

东方墨道。

“你说。”

南宫雨柔抬头。

“要是你输了就让我亲一下。”

“你就知道欺负我。”

南宫雨柔转过身去,不敢再看他。

“敢不敢答应。”

东方墨道。

“好,本姑娘答应了。”

南宫雨柔头也不回的说道,语罢就见她信步走开,离他远一点,免得难堪。

见此,东方墨嘴角翘起一丝笑容。

他当然知道自己的资质,想要突破筑基期是如何的不容易。

可当他感觉到体内一股庞大的气血似乎在酝酿之后,他隐隐知道,或许阳极段体术,终于要突破到小成的境界了。

是以他才会有如此信心。

想到此处,他就伸手一探,从腰间抓出了一只瘦巴巴的麋鹿小兽。割破其小腿,取下了三滴碧绿的血液后,张口就吞入腹中。

转而开始炼化庞大的药力起来。

然而他没有注意到,在其三十丈之外。一个身着夜行衣,全身只露出一双冰冷眼眸的身影,正暗自观察着他,似乎随时都能给予致命一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