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9章 刻画图阵

马上记住斗罗大陆小说网,这里有诗和远方www.douluodaluxs.com,若被转/码,可退出转/码继续阅读,感谢支持!

镇魔图修炼极为凶险,是指在封印诸多魔魂的时候。若是自身不够强大的话,那么极其容易遭到巨大的反噬。

不过首先在身上刻画一副“图阵”,这第一步上,并没有什么太大的难度。

静静盘坐在温神玉上,不消多时,东方墨就睁开了双眼。

如今的他已然处在最为巅峰的状态。不仅法力充盈,神识饱满,精神也前所未有的空明。

低首看着面前的玉碗,其中一股粘稠精纯的魔魂之气,不断的荡漾。

东方墨只是沉思片刻后,就不再犹豫。

只见他伸出左手食指狠狠一咬,将指间咬破,流出殷红的鲜血。

随即立马将淌着鲜血的食指,放进了玉碗,浸入魔魂之气当中。

“嘶!”

顿时一股阴冷的气息从手指上传来,东方墨感觉浑身一个激灵。

至此,他立马将手指拿出,同时伸出了右手,手掌摊开。

以鲜血蘸着魔魂之气,开始在右手手心不断的勾勒。

奇怪的是,当混合他鲜血的魔魂之气,触及在他的手掌时,就光晕一闪,竟然融入了皮肤当中消失不见。

见此,东方墨反而心中一喜,因为这证明他并没有出错。只要照此步骤来,那么一切应该都会水到渠成。

要知道原本镇魔图的刻画,可以在身体上任何一个位置。

根据竹简上的描述,古往今来,绝大多数人都选择刻画在胸膛。

因为胸膛可以看做是整个人身体的中心,就像是阵法的阵眼一样,起着绝对镇压的作用。

毕竟此术如此凶险,即使有自视甚高的人修炼,也会选择一个稳妥的位置。

可思来想去后,东方墨却决定将其刻画在右手手心。

而他这样做的唯一目的,是因为在他看来,刻画在手心,斗法时更方便。

或许是因为血脉之力的原因,自从突破筑基期之后,他心中对自己有一种盲目的自信,所以他才不会考虑是否安全稳妥呢。在他看来,这镇魔图刻画在哪个地方,对他来说都一样。

随着一缕缕魔魂之气融入手掌当中,东方墨手心上光芒不时闪耀。他甚至能感觉到手掌当中,似乎有一股莫名的隐晦力量,在酝酿当中。

而这般刻画,一眨眼,就是三天。

三天时间,东方墨已经重复了这般动作不知道多少遍。

直到此时此刻,他终于到了勾勒图阵的最后一笔了。

只见他神色凝重,左手极为稳当的,将一股魔魂之气引导,随着他手指的勾画,浸入在手心当中。

“嗡!”

其动作刚刚完毕,突然间,他手心一股浓郁的黑光大涨,照耀在方圆十余丈的范围。

同时一股淡淡的,却极为精纯的魔魂之气荡漾开来。

“成了!”

看着掌心当中,一幅四四方方的图案显化,东方墨脸上难以掩饰一股狂喜之色。

仔细一看,那图案就像是一个正四边形,当中还有丝丝缕缕的黑色魔气游走。

虽然看起来简洁至极,但却是经过了东方墨上万次勾勒,才画出的。

接下来,只要将神魂收进其中,就能够真正的开始修炼此术了。

而这三日当中,南宫雨柔一直站在一旁,仔细的观察着他。

“东方墨,你修炼的可是镇魔图?”

直到他修炼完毕后,才有些不确定的开口。

闻言,东方墨抬头看向她,随即点了点头:

“不错,正是此术!”

当听到他肯定的回答之后,南宫雨柔还是被吓了一跳。

要知道此术的修炼极为凶险,尤其是到了后期封印神魂的时候,非常容易遭到反噬。

古往今来不少人觊觎此术的威力而修炼,可其中绝大多数,都死在了被神魂反噬上。真正能炼成着,寥寥无几。

“其实你可以将魔魂封印在法器当中,同样能修炼此术。”

南宫雨柔道。

“我知道,不过我要的是真正的镇魔图,不是投机取巧。”

东方墨解释。

见此,南宫雨柔虽然担忧,可事已至此,她也无法再改变什么。

“好了,这般修炼也差不多了,是时候下去看看那些血冢军是什么情况。若是他们已经退走的话,我们还是想办法尽快下山,和宫门的人汇合才好。”

东方墨吐了口气之后,就开口说道。

他如今已经突破了筑基期,也利用骨山上的残魂,刻画了镇魔图。所有目的既然已经达到,就不准备逗留。毕竟此地处在血族中部,以他们人族身份的话,绝对危机重重。

闻言,南宫雨柔自然没异议。

于是东方墨豁然起身,挥手间就将往日需要极为费力的温神玉,轻松的收进了储物袋中。

下一刻,他眉心当中一股无形的强悍神识,猛然爆发。呈现环形,向着骨山下席卷而去。

顿时以他为中心,方圆一千五百丈的范围,全部印入他的脑海当中。一根枯骨,一缕迷障,都“看的”清清楚楚。

就在他对这种在筑基期以前,从未有的体验感到无比兴奋时,一个小小的身影豁然踏进了他的神识范围。

在看到这身影时,东方墨先是神色一变,随即眼中闪过一丝冰冷的杀机。

……

血族童子在这三天中,身躯立在半空可谓纹丝不动。

直至三天后,他再也没有了耐心。一声冷哼,小小的身躯一晃,就消失在前方迷障深处。

当他刚刚踏进七万丈的高度后,神色就变得极为警惕,血色的瞳孔不时扫过四周。因为此地禁空的原因,是以他也只能一步一步的往上走去。

“咔嚓……咔嚓……”

每一步落下,都会将脚下的枯骨踩碎,发出清脆的声响,在这阴冷的骨山上,显得极为的诡异。

当他一路走来时,却没有发现任何残魂,还有阴灵。心中不禁感觉奇怪。要知道七万丈以上,可是阴灵的聚集之地。

不过他并没有停下脚步探查一番的打算,而是继续往上。不多时就来到了八万丈,而后是九万丈的高度。

但即使到了此地,他也没有发现阴灵和残魂的踪迹,至此他眼中一惊,开始诧异不定起来。

“你是在找我吗!”

就在他双眼无时无刻不扫过四周,警惕万分时。在前方,响起了一道突兀的声音。

血族童子大惊失色,霍然抬头,就看到迷障当中,走出一个身着道袍的小道士。

而在这道士身后,还跟着一个容貌绝美的人族女子。

在看到这小道士的瞬间,从他的气息血族童子一眼就认出了,此人就是东方墨,也就是他此行的目的。

不过如今东方墨的变化不可谓不大,不仅修为波动达到了筑基期,而且在体型上,更是高出了一大截,即使身着宽松的道袍,身躯也显得极为修长。

“不错,的确是在找你,这次看你往哪儿跑。”

血族童子裂开嘴唇,露出了猩红牙龈,以及细密的牙齿,声音有些尖锐的说道。

“笑话,我为何要跑。你追杀了小道这么久,更是在骨山下耐心苦等了一个多月,今日你我之间就做个了断,正好我也有些事情要问问你。”

一想到当初血族首领噬青,问自己秘钥的事情,东方墨就对储物袋中那圆形的石头,极为好奇。

能够让得化婴境修士都极为看重的东西,恐怕绝对不是凡物。

“大言不惭,死!”

听到东方墨猖狂的口气,只见血族童子周身爆发出一股冲天的血光,浓郁的腥味四散而开,而他小小的身影刹那逼近东方墨面前。

一只苍白的小手,指甲呈现鲜艳的红色。五指张开,对着他喉咙一把抓了过来。

见此,东方墨眼中闪过一丝狞笑。

“筑基后期,也好,便用你来试试小道的实力。”

话语落下,只听“嘭!”的一声,犹如拳掌交击的闷响。

下一刻,血族童子的身形猛然顿下。

就见东方墨同样伸出手掌,五指张开,和他的手指抓在了一起,二人十指严丝合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