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3章 各有计划

马上记住斗罗大陆小说网,这里有诗和远方www.douluodaluxs.com,若被转/码,可退出转/码继续阅读,感谢支持!

血族地域,在最前方和人族交战的三座主城之一的麻峪城当中。

此时城中央一座高大的石塔上,有四人正在其中。

四人以一个笼罩在斗篷当中,连面容都看不清黑影为首。

而血族三大首领,则站在其下。

“好了,血莲的东西已经准备妥当,那么此次就给人族一些厉害尝尝。”

“噬青,这两天你负责扰乱人族的视线,不要让他们发现任何端倪。”

“血莲,你将应有的阵法布置好,两天时间绰绰有余了。”

“魃魔,你实力最强,随机应变。”

只听那黑影以腹语之术开口说道。

闻言,三人神色各异。

其中妖异男子眼中微不可查的一皱,却被他很好的掩饰了下去。

而那一头白发的女子,紧咬着烈焰红唇,随即展颜一笑。

最后那腥气冲天,一脸狰狞血槽的丑陋大汉,则兴奋的舔了舔开叉的舌头,似乎闻到了什么对他极具吸引的味道。

见此,为首黑影并未再说什么,身形一晃之下,就消失在石塔当中。

而那丑陋大汉,还有白发女子,片刻后同样消失。

石塔中,只留下了妖异男子一人在此。

眼看三人都消失无踪,妖异男子看着刚才为首人影所站立的位置,眼中闪过一丝狐疑。

“他是不是已经发现了什么!”

其心中有些不确定的想到。

然而下一刻,他就突然像是感应到了什么,只见他伸手一探,手中多出了一块玉简,玉简当中还有一根红色的血丝,血丝一端正燃烧着一簇小小的火焰。此物正是血族童子的本命灵牌。

然而此时那火焰陡然熄灭,冒出些许青烟后,就再无动静。

“血童,你太让我失望了。”

“咔嚓!”

只见妖异男子俊美的脸上闪过一丝狰狞,而后一把将那玉简捏成了齑粉,散落在地上。

“罢了,此次计划实施之后,这人族小子,定然跑不出这片大地,便由我亲自出手。”

……

而此时在人族修域,最靠近血族的一股势力,南宫家当中。

南宫家主,那叫做南宫正的短须男子,正站在家族重地长明殿,也正是家族中,所有重要人物的本命魂灯置放处,看着其中一盏已经熄灭的魂灯,久久都未开口说话。

“家主,花长老应该是去救小姐的时候出的意外。”

在其身侧,一个年过半百的老者,眼中同样露出黯然的神色。

“我知道。”

只听短须男子开口。

“花长老可谓将雨柔一手带大,虽然一口一个婆婆的叫着,可这些年早已顶替了她娘亲的角色。”

“虽然她老人家大限将至,但以她化婴境的修为,能够将她斩杀的,必然是血族四大首领之一。”

“难道家主想要出手替花长老报仇?在老夫看来,只需调动半个家族的实力,加上那六大势力辅助的话,要灭了血族绝对没有问题。”

那老者再次开口。

“不用了,这次我一个人去。”

“什么?”

闻言,老者大惊失色。

“你放心,我并不是想为花长老报仇。人死则道消,到了我等这种修为,又怎能有报仇这种左右道心的思想存在。”

短须男子道。

“那家主的意思是?”

“我是要去将雨柔带回来,算算时间,上家也该来人了,她不该留在这小小的天地……”

话到此处,短须男子不禁抬头望天,神色露出一抹追忆。

而一旁的老者闻言后,眼中精光一闪,却极为识趣的没有再多问什么。

……

血族腹地,骨山之上。

东方墨看着手心四四方方的镇魔图,以及图案当中血族童子极为惊恐的神魂,眼中闪烁出奇异的光芒。

镇魔图当中的魔魂之气已经汹涌而至,将童子被禁锢的神魂不断的浸蚀。

“这……这是镇……镇魔图!”

血族童子眼中露出骇然的恐惧。

当初公孙徒的折扇,封印的是兽魂,算是仁义了。而东方墨自然不会顾及什么修行道义。

要知道此术将神魂封印之后,那么被封印之人,便永世不入轮回。图在则人在,图亡则人亡。

人不为己天诛地灭,对方都杀上门来了,自己还需考虑什么仁慈不仁慈。

“安心做我的第一个魔魂吧。”

东方墨看向手心,眼中闪过一丝兴奋。

“不……”

血族童子发出一声惊恐至极的尖叫,他当然知道被封印之后,意味着什么,因此不断的挣扎,想要逃出。

然而他的挣扎不过徒劳,转瞬就被魔魂之气给淹没,片刻后,只见他疯狂恐惧的眼神消失,脸上浮现一抹茫然。

这茫然只是持续了两三息的功夫,其眼中血红之色,就化作了漆黑。而且脸上也恢复了神采。虽然看起来依然有些诡异和嗜血,不过在看向东方墨时,已经没有丝毫的敌意了。

“血童,你是小道镇魔图镇压的第一个魔魂,若是将来能助我修行之路踏道登顶,那么一人得道鸡犬升天,小道自然给你一条活路。”

“当然,前提是你能够一直活下去。”

东方墨冰冷的开口。

闻言,血族童子似是明白其话中的意思,只见他下意识的点了点头。

东方墨眼中露出满意的神色,随即继续道:

“好了,告诉我,秘钥是什么!”

话语落下,他在看向血族童子时,眼中露出了一丝正色。

可血族童子眼中再次露出茫然,似乎对他的话,根本难以品出意思。

东方墨尝试了半响,最终才发现,这童子某种意义上,应该算是已经死去了,自然被消除了自身的全部意识。所以不管是他的术法神通,还是记忆,都被抹掉,剩下的只有被炼化的神魂。

摇了摇头后,他手掌一握,镇魔图则隐若在皮肤当中消失不见。

“嗡嗡嗡!”

此时,噬骨蚕早已将童子余下的精血全部吞噬,转而就要向着南宫雨柔扑去。

东方墨将黄色葫芦一举,顿时噬骨蚕凝聚成一片黑色的虫云,尽数钻进了其中。

将葫芦塞子盖上后,他毫不犹豫的向前几步,前血族童子化作血雾时,其身上的储物袋已经掉在了地上。

此时伸手将储物袋,以及一只黑色的石斛捡了起来,随即转过身。

这童子身死道消,只留下了空壳一般的魂魄,被封印在东方墨手心的镇魔图当中。而他的本命火焰,自然也失去了反抗意识,不再挣扎,被南宫雨柔丝巾包裹着,一动不动。

东方墨对这火焰有些兴趣,此时示意南宫雨柔将法器收走。

南宫雨柔意会其意思,连忙一挥手,丝巾化作了一道柔光,落在她手中。

而那三团黑色的火焰,依然没有任何反应,只是静静地悬浮在半空。

见此,东方墨皱了皱眉,转而看了看手中的石斛,于是将石斛一抬,对准了火焰,法力注入其中。

“咕噜咕噜!”

石斛内就像有被烧开的沸水在不断地冒泡,而半空当中的三团黑色火焰,则被一股吸力,吸进了石斛当中。

东方墨饶有兴致的,将石斛放在手中把玩了一番,就收了起来。

他暂时没有立马查看童子储物袋的意思,因为不知为何,此时他心中有一种淡淡的不安,似乎有什么大事即将发生。因此他只想尽快离开骨山这是非之地。

“走吧,先下去再说。”

东方墨看向南宫雨柔道。

闻言,南宫雨柔自然没有异议,于是二人加快了脚步,向着山下而去。不多时,就来到了骨山七万丈的高度。

至此,二人都开始小心翼翼起来。

就在达到七万丈和六万丈交接之地时,东方墨耳朵不时抖动,能够分辨出细微的声响。

其一千五百丈范围的神识早已探开。

而下一刻,数十个身着盔甲的血冢军身影,就落在他的神识范围中。

虽然这些血冢军分散开来,可细数之下,不多不少刚好五十人。此处处在骨山的东面山峰,那么按照推断的话,骨山上所有血冢军加起来,应该是两百人左右。

见此,东方墨先是神色一凌,可当发现到这些人当中,只有一个筑基初期的修士,其余之人,全部都是**阶的修为后,眼中顿时闪过一丝嗜血的光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