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5章 风雨欲来

马上记住斗罗大陆小说网,这里有诗和远方www.douluodaluxs.com,若被转/码,可退出转/码继续阅读,感谢支持!

就这样东方墨二人,跟随前方的血冢军,直接来到了骨山三万丈的位置。

到了此地后,这些血冢军反而停了下来。

因为他们知道,临阵逃脱若是被长老知道,下场恐怕同样会死的很惨,便打算先看看情况。

见此,东方墨一声冷哼,豁然对着腰间葫芦拍去。

“嗡嗡嗡!”

这些血冢军只是刚刚停下来,可随即就听到了一阵让他们心生恐惧的嗡鸣声。

顿时,根本不用回头都知道是之前那些恐怖的虫子,因此加快了脚步向着山下冲去。

东方墨嘴角一扬,控制着噬骨蚕始终跟在众人身后。和南宫雨柔二人眨眼就来到了山脚的位置。

至此,四周的迷障终于变淡了,以他的眼力,能够一眼望出数百丈,甚至隐隐看见那条咆哮的血河。

同时其心中也略微有些紧张,因为此地不出意外的话,应该有诸多的血族严格把守。

“啊……怎么回事!”

……

“快退!快走啊!”

……

“统都饶命!”

……

“扑通!”

……

就在他异常警惕之时,只觉前方突然传来一阵猛烈的法力波动,以及诸多血冢军急促的呼喝,同时还伴随着落水的声响。

嘈杂的声音只是持续了片刻后,前方就一片寂静。

“怎么回事?”

南宫雨柔来到他身侧,有些疑惑的开口。

自从突破了筑基期,以及阳极锻体术达到了小成后,东方墨的耳力神通,随着肉身的强化,敏锐的程度成倍的增加。

“诸位道友可不要怪我了,这都是长老的命令,下山者无论是谁,格杀勿论。”

只见他耳朵抖了抖,顺着风向,似乎听到前方一道粗厚的嗓音,自言自语一般的说道。

而后看向南宫雨:

“好像情况有些特殊,小心一些为妙。”

语罢,就将腰间葫芦拿起,噬骨蚕尽数钻入了其中,率先往前走去。

只是前行了十多丈的距离,他就来到了数月前那条登山小径,顺着小径走了不远,就已经看到了那座石桥。

而此刻在石桥上,居然有着成列的血冢军把守于此,为首的还有一个身形魁梧的血族大汉。

“咦,还有两个!”

恰在这时,这血族大汉转过身来,发现了东方墨二人。

因为二人身着血色铠甲的原因,他未能发现他们的真正身份,不过他脸上依然闪过一丝狞笑。

随即其身形化作一股狂风,轰然而至。尚未临近,手中一把鬼头大刀,便对着二人腰斩而来。

只见一道十余丈长的刀芒,泛着血色的冷光,眨眼就已经在三丈之外。

见此一幕,东方墨神色微微一凌,却没有任何动作。

看着石桥上数百个血冢军,以及更远处还有不少的守卫,再加上他之前隐约听见似乎是这大汉的声音。

其心中思绪飞快转动。

而刀芒眨眼已经距离二人不足三尺,南宫雨柔发现方墨依旧巍然不动,其神色一变。于是想也不想的身形往前踏出了一步,就要施展某种手段将这一击抵挡下来。

可恰在此刻,东方墨动了。

只见他随手拿出了一面光滑的石镜,法力注入其中,对着那迎面而来的刀芒照了过去。

此物自然是之前血冢军手中,人手一只的骨透镜了。

一道红光从骨透镜上爆发,眨眼就笼罩在那气势汹汹的刀芒上。

“别动!”

与此同时,东方墨对着身侧的南宫雨柔豁然开口。

闻言,南宫雨柔动作一顿,不过对他的话还是言听计从,并未再有任何举动。

“哗啦!”

只见刀芒和镜光触及的一瞬间,镜光陡然被划破,刀芒威势不减半分,顺势就要斩在他二人身上。

“嗡!”

东方墨浑身不着痕迹的一震,一股肉眼难以看见的排斥之力荡漾而开,瞬间轰在刀芒之上。

“嘭!”

虽然将刀芒当下,可一股巨力传来,二人身形顿时倒射了出去。

“扑通……扑通……”

两声轻响后,就落入了滚滚的血河当中。血河只是溅起了两朵小小的浪花,便继续咆哮。

“不自量力!”

见此,不远处血族大汉脸上闪过一丝轻蔑之色。两个不到筑基期的修士,怎能抵挡住自己一刀。

虽然那二人并未被自己一刀劈成两半,可只要落入血河中,以他们的修为,又岂能有活路可寻。

可他不知道的是,刚才那一幕,乃是东方墨有意为之。尽管他修为达到筑基后期,然而东方墨又怎会如此不堪一击。

此时的他,刚刚落入水中,就一把将身旁的南宫雨柔抓住。同时一摸腰间储物袋,一只精致的叶状小舟,就落入了他的手心。

法力鼓动之下,疯狂注入其中。叶状小舟顿时膨胀起来,化作了一丈长度,周围一层无形的罡气,将带有强烈腐蚀气息的河水尽数阻挡在外。

“收敛气息!”

东方墨对着身旁的南宫雨柔低声说道,自身更是将全部的法力波动收起。

南宫雨柔心中依然惊疑不定,但还是极为听话的将所有气息收敛。

与此同时,东方墨能够感觉到数股,至少是凝丹境才有的神识,从血河上扫过。

因为二人深处血河当中,这几股神识只是匆匆略过而已,并未细查。再加上身上的盔甲,以及脸上的面具,都有着阻挡神识的作用。所以这几股神识,并未发现他们。

“呲呲呲!”

然而在看着小舟散发出的无形罡气,在河水的浸蚀下,发出一阵被腐蚀的声响,还冒出了一缕缕青烟,东方墨眉头不禁一皱。

“看来这河水当真诡异。”

之前从侃祝那里就曾打听到,血河当中尸骨无数,腐蚀之力极为强大,即使是筑基期修士也不敢轻易尝试将身躯浸入其中。

如今一看,果然名不虚传,这小舟乃是他之前在宫门坊市所得,也算是一件低阶法器,可在河水的腐蚀下,已经出现了不支的现象。

于是乎,东方墨不再犹豫,法力滚滚注入其中,控制着小舟在河水下急速向前滑行。

因为是顺水的原因,所以二人的速度极快。

约莫一刻钟之后,二人就前行了十余里路程。而眼前的罡气也已经发出不堪重负的“嘎吱”声响。

“走!”

东方墨一声爆喝下,抓住南宫雨柔手腕,身形冲天而起。

“波!”

恰在此时,那罡气碎裂开来,汹涌的河水,尽数打在二人身上。

“轰隆!”

只见波涛澎湃的河面上,两道身着盔甲的身影冲了出来,随即落在了岸边。

此时的二人,盔甲上尽是被腐蚀痕迹,血色的河水滴滴答答的落下。

那叶状的小舟,不用说已经完全报废了,东方墨临走之时,甚至没有打算将它收起来。

四下一看,此地乃是在一处河湾的位置,因为河水湍急,所以岸旁笼罩了一层略微浓郁的雾气。值得庆幸的是,周围并没有什么人在。

见此,二人连忙将盔甲卸下。

南宫雨柔因为有那丝巾的包裹,所以自身并没有受到任何伤势。

而东方墨浑身散发出一股排斥之力,河水始终被隔开在他身躯